《花上蛇》2个版本 完


格林童话版

花上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的国王,他有血一般红的头发,血一般的嘴和比世界上最美丽的红宝石还要让人着魔的眼睛。国家间的连年征战,只是增加他王者风范的舞台,杀戮的红血溅在他白色的战袍上,人们都叫他朱皇。
格林童话版

花上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的国王,他有血一般红的头发,血一般的嘴和比世界上最美丽的红宝石还要让人着魔的眼睛。国家间的连年征战,只是增加他王者风范的舞台,杀戮的红血溅在他白色的战袍上,人们都叫他朱皇。

王的两个儿子都不幸在战争中早夭,当后再次怀孕并被告知诞下的孩子会危害她的身体健康的时候,深爱后的王说:我不要孩子了。

连续失去孩子让他更加珍惜身边的妻子。王的后很想再次需要一个孩子,她每天想着死去的儿子们小时候在她怀中吸吮奶水的样子,越想越忍不住肚子里的孩子快点长大、快点诞生,好让她再次抱住他肥白的脸蛋,喂他吃自己的奶水。她为此茶饭不思,不许王打掉她腹中的孩子,对着镜子中自己日渐镐瘦的身体抚摸缓变大的肚腹。

一天,后在王的花园里散步,突然她发现她来到了一堵墙面前,墙上满是植藤缠绕的蓝色蔷薇,散发着让人迷醉的香味,后很奇怪,花园里以前从来没看过这么美丽的蔷薇花墙,她不由得说:
阿,我希望我这次诞下的孩子像这蔷薇花香一般优雅、像养育着蔷薇的泥土一样黑、像这堵让蔷薇依附的墙一样不朽。

她刚说完,有一个声音答应了她,你很快会诞下一个如蔷薇花香一般优雅、像养育着蔷薇的泥土一样黑、像这堵让蔷薇依附的墙一样不朽的男孩。

但是,你要付出代价。

后看到蓝色的蔷薇花中,一条蓝色的大蛇昂着它硕大的头颅看着她,黄色的蛇眼如同黄金一般深沉耀眼。

后虽然害怕,但她十分想要孩子,于是她说:就算你要我的命,我也想要这样一个这样的孩子。

你回去,把第一样碰到你小腿的东西给我。

王后想,第一样碰到她小腿的肯定是她养的那之狗,于是她答应了大蛇的条件。

当她回到她的房间,却看见王再等她。

你到哪里去了,王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后坐在一张放有土耳其靠枕的椅子上,你看你的鞋子上沾满了泥巴,他扶着后的小腿把她的鞋脱下来,对侍女说,快去另外拿双鞋子过来。

于是后明白了她要把王作为代价交换那个即将诞生的孩子。她跑回花园,却再也找不到那堵墙,仿佛它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她不想失去她的丈夫,她也想要孩子,于是她把她的丈夫敲晕,命令士兵把王关在一间只有她才能进出的房间里。王非常生气,但是他爱她的妻子,当她哭泣的时候他就不再生气了。

他并不知道,每天晚上,当他们睡着之后,那条蛇会把王带到它的宫殿中,那是一座不在现实中存在的宫殿,由蓝蔷薇、冬天的雪和处女的血所建造的宫殿。

蛇每天晚上在这宫殿中缠绕王的身体,它喜欢朱皇倒在它用蜕下的皮变化而成的被褥上,血一般的红发,和血一样颜色的嘴唇。

天一亮,王就会回到自己的房间,在和后一起睡下时的床上醒来。他并不记得晚上发生的事。

就这样,一天天,一月月,白天王清醒的等待着后诞下蓝蛇答应的孩子,晚上他则在蛇的王宫中为她妻子的约定付出用自己身体为条件的代价。蓝蛇紧紧缠绕着王的身体,金色的蛇眼望着那双比红宝石还美的眼睛,它们并没有意识,它已经厌倦了没有意识的人偶,它一边进入王的身体,一边想着它马上就可以拥有完全的他了。

终于,后诞下了一个像养育着蔷薇的泥土一样黑的黑发的男婴,她抱着这个婴孩感叹着说:并没有如蓝蔷薇一般的优雅和让蔷薇花攀附的墙一样不朽。

那孩子却从她怀里跳出来,在落地时变成了一个如同蔷薇般优雅的男子,他对着惊讶的王和后说,我是蛇之国不朽的王,我名为伏婴师,现在,我来带我的后回去了。

说完,蛇之国不朽的王伏婴师来到朱皇面前,吻住那血一般红的嘴唇,消失在了那个时候人类所在的世界。




安徒生版
很久很久以前,蛇之国的蛇伏婴师的婚姻问题成为了他们家一个很大的问题。伏婴家是蛇中的贵族,你看它们移动尾巴在地上滑动的时候那动作是多么流畅,它们抬起头,半立着身子的样子是多么富有贵族气息的华贵阿。伏婴家族有着全蛇之国最美丽的蓝色银纹皮,而且这种蓝色银纹皮肤在情动的时候会变得仿佛透明一样、身上的银纹发出蓝色的荧光非常漂亮。

这也是伏婴一族现在只剩下伏婴师一人能传宗接代的原因,它们虽然很大且有着致命的毒液,但是人们喜欢用它们的皮做女人的睡衣。如果是在交尾的时候被杀,那么那漂亮的透明皮也会永久的被保存下来。

“我知道我要的是谁。他是一个很美很美的人。”伏婴师冷冷的吐着它的舌头,它讨厌那群老蛇天天在耳边说阿说阿的。

“人类?”仅存的老蛇们尖叫着,把他们的身体竖立的高高的。

“是的。我就只要那人类,他有着血一般红的头发,血一般红的嘴唇。只要看见他,我身上的血都快沸腾了。”

“伏婴师阿,我们蛇是冷血的。”

“要是你们看见他就能明白我的感受了。”伏婴师一边说着,一边像着朱皇的皇宫爬去。

“你喜欢的是朱皇?!!”老蛇们已经快晕厥了。伏婴师沿着每天都爬一遍的路镇定的像皇宫爬去。它很快就可以有人的身体了。只要它吃掉那个人妻子肚子里现在怀有的孩子。
朱皇的皇后最近很烦恼,她的丈夫,朱皇,虽然每天晚上都和她一起睡在一张床上,为什么她发现他会梦游一样的走开呢。直接穿越墙壁、殿门、立柱、只是一条直线的走着走着,就算她叫卫兵在他每天必经之路看守着,他们所有人也无法看清朱皇最后是怎样消失的。

王之朱皇并不知道晚上会在他身上发生这么奇怪的事情。人们都害怕的私下谈论说朱皇一定是中魔了,那个样子的朱皇在漆黑的夜里飞舞的血色长发、白色的衣袍划过空气,就像老人们所说的夜魔一般,最重要事传说夜魔会夺走男人的心,“如果王是夜魔”,士兵们想:“我愿意把我的心给他。”

伏婴师唤来王的身体,封印他的灵魂,带他到它的宫殿,那宫殿并不是在这个世界的建筑,那宫殿的柱子是巨大的流动的、被术法塑造了形状的血液,宫殿里满是黑色的靠枕和蓝色的玫瑰,伏婴师这个宫殿里只生长蓝玫瑰,每天晚上它都会折下一朵新鲜的花朵,放在王被敞开的胸腹上,作为它爱他的开场白。

“玫瑰玫瑰”伏婴师说边缠绕上王完美的躯体,一边说:“我希望能快点吃到你的孩子,血缘会让我拥有身体,我要用人类的手指抚摸你,用人类的嘴唇亲吻你。”

蛇之眼看着王毫无知觉的双眼:“我希望你的眼睛里只有我,我会每天每天送你玫瑰。”它想,它简直要疯了,才会如此每天想得到他。

皇后诞下了一名男婴,王很高兴,在整个国家欢腾不已的时候,产房里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蓝色大蛇,它的皮是快透明的蓝色,上面的花纹正发着漂亮的,荧光的颜色。

王拔剑砍向蛇去,蛇却一下子扑到他身上将王压倒在地,转过头,一口吞下了还包着襁褓的婴儿。

皇后晕厥之余,看见伏在她丈夫身上的大蛇变成为一个黑发蓝衣的男子,男子压倒着王,打了一个嗝吐出婴儿的襁褓,那襁褓变化为巨大的毛绒边的披风,青年一下子就把披风披在身上包住王的身体。

“我们回家吧。”伏婴师这样说着,面上金色面具下的蛇眼闪烁着野兽的光芒。

蛇宫,华美的宫殿里,伏婴师新生的手指托着那人的头:“我的主君,现在你只是我一人的了。”

它笑,对着王露出它任然尖利的牙。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