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之焚1

武之焚

第一章 出卖

“箫中剑,你怎么了。”宵问前面走着突然停下的箫中剑。

“好痛苦……”
武之焚

第一章 出卖

“箫中剑,你怎么了。”宵问前面走着突然停下的箫中剑。

“好痛苦……”

“你怎么了?那里受伤了吗?”

“冷……快死掉……很黑……”箫中剑轻轻的、轻轻的道,从他绿色的眼睛里,宵看见从那里流下透明的泪,眼泪从箫中剑那白暂的脸上滑落,在它即将掉落下来的时候宵伸手接住了。

那一滴水反射了一道光。接着,第二道光掉落在地上。

箫中剑喉部抖动着,他不能压抑心里那股悲伤……:“很痛…………太冷了……没有人……”

宵紧张了起来,难道是疯病还没好?怎么哭了呢?又看见了冷醉的幻影?戒备的想摸刀,突然他被箫中剑抓住胳膊,白发绿眼的男人湿润的眼睛看着他:“他很痛,……一个人在黑暗中。”

“谁?”宵问,箫中剑看了看他:“谁?”迷惑的皱了皱眉,放开了抓着宵的手。

“我不知道……。”

对阿,是谁?到底是谁在痛苦?谁在黑暗冰冷中孤零零的痛苦着?为什么我会感到这些?这是谁的感觉?“我走着走着,心里突然越来越强的感到冷、黑、痛苦……是那种受伤很重的痛,好像告诉我什么一样。但是我不知道这是谁的感受。然后我就觉得自己仿佛也非常难受,也受了这痛苦一样……。”箫中剑奇怪道。

“有谁在向你呼救吗?”宵问。

“不像,那个人并没有呼救,只是自己承受痛苦。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却不呼救,为什么呢?”

“因为不想让人看见他这个时候很脆弱吧。”宵想了想:“受了很重的伤呼救的话,如果来的是敌人,那么便很危险。”

箫中剑抬头看向西移的太阳:“问题是。宵。为什么我能感到这个人的痛苦。太阳快下山了,我们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吧。”


冷。

太黑了……。好痛。

我不会因为堕胎而死掉的这太难看了,但是……太疼了……太难看了,不如杀了我也比这样好一点。为什么……冷。

婚礼房间里,被伏婴师用最原始的方法堕下胎儿的银鍠朱武在自己的血液中挣扎着。每一次的呼吸震动腹膜,都把那掉落了肉胎的地方所有断裂的神经的痛楚和被伏婴师进入的所撕裂的下体那些被搅动、断裂、撕开、脱离的肉体的痛无限放大。伏婴师离开之后他便断断续续的从那个地方掉落块状的血糊,看到那些东西一团团碎肉……真的……很恶心。

不要睡,保持清醒,结束这件事之后便可以……。能怎样?复仇吗?他继承的是远古以来的咒术人类间不会有人比他还强的咒术师了,最重要,伏婴不是孤月他是有血缘的。可是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为什么会在我身上做这种试验?……很痛阿,快点好吧不要睡过去,快点好起来,变回人的样子。伏婴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变回人然后,为了九祸的愿望快点好起来不然她会死……。不然,回来就没有意义了。

“陛下,抱歉,我没想到是这形态的婴孩,丧失了陛下一个好身体。但是我已经证明了朱武确实可以做母体,诞生魔龙应该没有问题。”

独留下银鍠朱武消失的伏婴师带着那个基本上快烧成炭的婴尸来到天魔像前,他把那婴尸献给天魔像里面的弃天帝元魂看。他是真的对这个竟然会是人身蛇尾形态感到抱歉,所以他真心诚意地跪在天魔像前,额头放在交叠的手背上。他所忠诚的主人是弃天帝。永远的、强大的始祖,那浩瀚不知底线的力量和世界其平,在没有了女娲和伏羲的现在,弃天帝就是宇宙的帝王。伏婴师膜拜他的力量,他喜欢强者,就算弃天帝的身体已经由于战争受伤腐败,停留在天魔像内的元魂其强大的精神依然压迫每每让伏婴师宛若看到星空灿烂的爆炸……。沐浴在那强大的力量之下,就算是死,也会绚烂无比吧。他这么想着,心情依然和第一次和弃天帝对话一样兴奋。

[不要紧。魔和人混血,就算外表再怎么像也无法具备我们的力量的。人类的血液简直是毒药,过了这么多年我才等到一个完全形态的朱武。孕育魔龙更为重要,按照计划行事。]

弃天帝鄙视那婴尸。伏婴师见那东西凭空浮起,移动到了血池上方,扑通一下掉了下去。

“陛下。为何把这东西放进血池?这个是废物。”伏婴师问,帝王的回答依然在心里响起:

[箫中剑。]

从血池中再度浮起的本应该烧成黑色了的婴尸带着血池里的血已经恢复了刚死的状态,鲜活的苍白死婴,塌拉着尾巴。伏婴师接住它,对着天魔像点头:“我知道了。箫中剑很容易对付。”

[魔界不止一个叛徒。去把母体看好,不要再发生意外了。]弃天帝命令,天魔像发出一股强烈的气浪把跪着的伏婴师一下子推到了石门边,背部撞击到石门,伏婴师明白弃田帝的怒气,弃天帝要得母体当然是越健康越好,他不担心经历了失血和堕胎后银鍠朱武会死去——经过冰封他们都知道朱皇会自我封印避免死亡,伏婴师恭敬的跪下:“请放心。”

[快去!]弃天帝的命令在他脑中压迫着伏婴师的神经。绝对的压迫感,伏婴师甚至很喜欢这种压迫。他朝天魔像拜过之后开启石门出去了。他不担心朱武会死,先把这婴尸放好吧。

话说魔界自从魔族之王旱魃战死之后,一只都是蛰伏状态。有谁能想到魔界号称最完美的战神是那个经常赖在空谷残声身边、还赞叹素还真泡的茶很好喝很喜欢的公子哥儿。…………每次想到这里中原精神领袖素还真就忍不住要再仔细琢磨遍那个朱闻苍日当时的语气是不是在嘲讽他。可是当时那个朱闻苍日还很开心的挥手和他告别……素还真也见过了不少大场面了,告别的时候还连带挥手的高人还真没见过几个。他可以由此断定,其实,化身朱闻苍日的银鍠朱武其实是个有趣的……好人……么?

当然精神领袖不会说他的想法,他又喝了一口茶,茶已经冷掉了,涩口,一点也不好喝……。素还真就觉得,外表太热情的人呐,不是刚长大,要么就是要掩饰什么。掩饰什么?他看起来真的挺开心的,哪像我现在这样因为箫中剑这个意外而增加正在抵御东瀛的人手发愁呢?真是太浅薄了、太浅薄了!和魔界之人扯上关系就算了还要去……还推着人家不想回家的回去……。太浅薄了……。素还真端着茶杯心中波涛汹涌着,可是他不能让自己的表情波涛汹涌,所以一种在深刻思考问题的表情就是他现在的样子。

不过有些让他意外的是,有了号称最强的战神回归,为何魔界还丝毫没有动作呢?像现在这个局势,经过一段时间的交锋而修养声息的东瀛先遣军,同样因为连绵战斗而暂时苟延残喘的中原苦境,无论怎样看都是中途杀出来的好机会,可是怎么没有动静呢?

好心让交战国休息的敌人素还真从来都不认为会有。东瀛那边眼看着下一轮攻击马上就会开始,这个兵力人员到底该如何安排呢……精神领袖头大的再喝口茶。阿呸!喝到茶叶了……。

当精神领袖愁的眉头打架的时候,那个女孩的声音就显得格外的刺耳了。

“我说我有要事来找素还真。你们是聋了还是听不懂啊。难道我会杀了他不成你们这群废物。”

这是谁?如此无礼……。

“我说我有关于魔界消息啊!你们不是很想对付魔界么,我可以告诉素还真……。”

“你要出卖你的大哥吗。挽月。”

看看这是谁来了。空谷残声大侠。你恢复意识了?素还真问,箫中剑微微点点头:“朱闻对你那么好,你还要出卖他,你真是忘恩负义……”

孤月戴着一顶巨大带着面纱的蓑帽,她不屑的“看”向箫中剑:“你凭什么干涉我家的事。我要出卖的是魔界。魔界的王是银鍠朱武。我要他失败、去死。这管你什么事。”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