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之焚 2

第二章

箫中剑把孤月认出是朱闻苍日的妹妹,露城公主就是因为她那盛气凌人的嗓子。大老远就听到了,还有那身污烂不堪的粉色锦衣。“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不是一向最向着你大哥的?快回露城去!”

第二章

箫中剑把孤月认出是朱闻苍日的妹妹,露城公主就是因为她那盛气凌人的嗓子。大老远就听到了,还有那身污烂不堪的粉色锦衣。“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不是一向最向着你大哥的?快回露城去!”

就算戴着蓑帽,孤月鄙视箫中剑的神态大家却仿佛都看见了。“呦呦呦,空谷大侠什么时候成了魔界的人了,我出卖魔界的消息对你们中原人来说不是很有好处的吗?怎么你不想让我说啊?”

空谷残声一惊,他首先倒也不是在意素还真这些人怎么想的,他对自己庇护朱闻……的城,所在的魔界——朱武的魔界就是朱闻的,他到底在干什么呢!?他竟然在阻止对中原有利的消息……。但是,中原苦境会变得怎样又和我何干呢?这对“他”不利,这个狼心狗肺的女孩……。

但是素还真和其他人都看着他,空谷残声箫中剑沉默了,为了所谓的立场。

孤月的蓑帽里发出了一声很响的呲鼻声。【虚伪的东西……】她直接对素还真坦白道:“我是魔界的公主。魔界的消息我知道的很多……”

在她和素还真方面交谈的时候,箫中剑一直听着,听她说“银鍠朱武一回归魔界就取了自己弟媳。”

她说。“这个银鍠朱武,向来嚣张跋扈不顾廉耻。……我为了不让魔界的王沉迷女色进谏他竟然把我赶出魔界。哼。魔界会被他毁掉的。我高诉你们魔界的入口和火焰魔城的位置……。竟然把我赶出来,那些密道我都知道我现在给你画下来。”

“朱闻不会因为一点进谏就把你感出来,你为何会出卖你大哥。”箫中剑才不相信她那些极度摸黑的话语,他甚至有些生气。那个用自己的命救他的人怎么可能是她所描绘的暴君。事实上素还真也不信,孤月这种强烈的报复心的话语让正道人士也感到不快,毕竟也曾经是公主呐……。

女孩故作惊讶道:“啊?我出卖的明明就是银鍠朱武,朱闻已经死了啊。他竟然赶我出来我就不能给你们情报。我‘背叛’谁啊我。”

“好了好了两位不要吵了。”素还真打断这两人,心道,好啊,家务事你们就别在这里扯来扯去了回去关起门来你把这女的打一顿都没关系:“素某先代苦境人民谢过这位姑娘的好意了。空谷残声,你会助我们一臂之力的吧?”

他是照着箫中剑继承的武痴名号称呼他,而且,这个男人是曾经把本名“萧无人”和从前行走于江湖所用的名字“箫中剑”所舍弃的人,“箫中剑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空谷残声”是自他继承武痴名号之后常说的。

武痴的传人道:“是萧某害朱闻回去的,萧某自然要让他离开魔界。”

此话一出,所有在场的武林人士、素还真、孤月、以及宵——他是知道他之所以抛弃从前的原因的人,都呆住了。

“是不是要我再说一遍,朱闻苍日已经死了,现在他是银鍠朱武。”少女嘲讽他,“你们除了相杀没别的选择了。”她坏心眼的厉害,重重道:“萧 中 剑。”



伏婴师眯着眼睛看着,啧啧啧,他赞叹,太神奇太美妙太不可思议了……。主君,你的生命力如此顽强,即便是受到我那样对待还是想活下来吗?他朝俨然已经在无意识中变回了人形的银鍠朱武走去,踩着一汪一汪的半凝固液体,巨大的石壁下银鍠朱武蜷着身体,些微的夜明珠光芒下伏婴师蹲下看他,那些血污把他红色的长发粘在皮肤上。

宛若在母腹中的婴孩一样沉睡着复苏着。

箫中剑那样的人,就算主君手下留情,他也可以用那个婴尸杀了他。或许,他伏婴师还能目睹一番所谓的“人性的挣扎”……

“哈哈哈哈哈。”他大笑起来。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中。主君这次怎么可能会把自己冰封起来女后还期望着呢哈哈哈哈哈。他用他那精美的披风把他重创的主君赤裸的身体包裹起来,唤出水的式神幽女吩咐它把这件房间弄干净,带着无法抑制的一切竟在掌握之中的微笑走进了开启的时空的缝隙中。

九祸本来想责怪她的男人怎么离开了这么些天却不告诉她原因,她要他回来不是让他消失再把事情丢给她做的,可是看到他回来之后那么惨白的面色,她终于什么还是什么都没说。其实她爱他爱的厉害,分别的时间也快来了,那么就不要在多说责怪的话了吧。

她看银鍠朱武宛若死过一回一样的脸色,却还是保持着无事的样子,有那么一瞬无比的孤独涌上心头,并不是因为自己。

正道这边,由于孤月报复的举动,一张不能说很完全——因为在伏婴师的命令下一些军事要地她也不知道具体位置——但是却是唯一一张魔界的地形图被画了出来。

悬挂在中原精神领袖素还真家的一面墙上,通往魔界主城火焰魔城的几条小路被标示了出来。素还真摸着拂尘光溜溜的木杆子想着是否该去魔界看看虚实。他眉头皱的快打结,有点担心魔界现在还不趁火打劫是有大动作,或许会等着中原和东瀛两军对阵的时候突然杀出来来个魔威大震把两军统统扫没?这不是没有的事吧……。素还真越想越冷汗,他活的不是很久但也听说过千年前那场震撼天地的道魔大战……太惨了……,苍道长和佛尊等虽然在魔界断裂损失了银鍠朱武和鬼族那些战斗力强大的武将之后最终还是封印了魔界,却陪上了整个玄宗和大半个圣域。天呐,素还真差点想的挠墙,现在玄宗就剩个光棍司令苍道长,哪还去给找个圣域……。东瀛人简直自寻死路来了,他们更本不知道真相,如果苍道长说的是真的,面对银鍠朱武我们更本没有胜算。

叶小钗还在那里。他最好的战友叶小钗阿,

苍道长说,魔界其实更本不该叫做魔界,他们的子民继承了上古的神的血液,应该算神的遗族。

苍道长说,我们的祖先害怕他们的力量,把他们放逐到了另外一个空间。人是会害怕比他更强的人的,于是才会有互相陷害和背叛。

苍道长曾和银鍠朱武交手过,那并不是人间的力量。苍道长淡定极了,那些被放逐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连人类都争斗不休的世界,如果魔物也参与进来的话,那还不如把他们封印了。

素还真挣扎着,想去救人,

箫中剑过来了,他说他要去魔城找他那个身不由己回去当银鍠朱武的好友。

“他本来就是银鍠朱武。”素还真觉得这人怎么就这么不开窍阿。

“我要去把他带回来。”

“得,你老人家别自个去,说不定人家伏婴师还不定你到门口就给你使坏,不如留下来和我们一起配合吧。”

被这雪男刺激了,素还真还是决定要去魔界探个虚实。然后顺便,顺便找找叶小钗就好。

果然是伏婴师最先感觉到有人进入魔城范围的。

他正在制作那个婴尸的标本,要用不同的药水浸泡几天,保持皮肤和肉的柔软,他努力保持住那东西皮肤的颜色栩栩如生,所以比一般的标本更废心力。他光是看着它就觉得是一种小小的成就。那是多么可爱的胎儿的尸体阿。在他使用药水细心淋着它时候,魔城附近的结界发动了。

来的是素还真,真龙妙道的教主六祸苍龙和手下。孤月真可爱,果然背叛了。素还真的目的是叶小钗,六祸是帮手,来探虚实的吧。

朝露城的结界也发动了。伏婴师催动术法,还会有谁知道朝露城的位置,空谷残声箫中剑你好大的胆子!他尚还没咬牙切齿完,朱皇的军令就在魔界传达到了需要部署的人员所在了。

他并没有安排伏婴师对战,甚至连话都没和他说,消息传达如此之快伏婴师刚想命令吞佛童子等人出战的时候,吞佛童子、月漩涡两魔将就已经化光而去了,稍过了一会,,魔化的叶小钗也出动了。

“不愧是朱皇。”伏婴师继续手上的工作,“想来个下马威阿。”擦干净尸体,放进水晶的罐子里密封起来。伏婴师好整以暇的休息去了。

且说银鍠朱武这边,自从化为原型和伏婴师交和以求堕去莫名其妙的法术孕育的胎儿之后,实在是失血过度(还是朱闻苍日的时候也是一直受伤),整个脸色变得苍白无比,虽然已经过了段时日,功体身体都恢复了,却好像再也无法把气色调好了。每当看见自己那张脸和伏婴师,“自作孽”三个字就不停的在意识中闪烁。

回到露城城墙外,箫中剑抬头看了看青色的墙砖,城墙上几个士兵当他不存在一样继续巡逻着,箫中剑喊住那小兵:“露城士兵,可否带空谷残声通报,空谷残声欲访至友。”

空谷残声!你怎么就让人恼火呢!穿着帝王服的银鍠朱武夹杂着那股子莫名其妙的怒气出现在猛然打开的城门里,他走向空谷残声,用那把新刀葬日指着,雪白的衣服和血红的发无不散发着杀气。

“空谷残声,有失远迎。”

控股残声看见传说中的银鍠朱武的时候,其实并不相信这个一脸杀气气势汹汹举着刀向他走来的人是朱武。他也说不上来,箫中剑冷静的在心里打量着,魔将的衣服都是白色系,要么或者黑色系的嘛?怎么这么白呢,比朱闻白多了,双胞胎?……当然不可能,我怎么会想到这个,那长披风是怎么回事?透明黑纱?剪头发了阿,明明原来头发很长的。披发让他看上去脸小了不少。箫中剑一脸严肃的打量着他好友的新形象的时候,想的就是这些事。

“好友,朱闻苍日……。”箫中剑欲开口,谁知一开口就是银鍠朱武心头一个疙瘩。朱闻苍日。

银鍠朱武把葬日刀握的死紧死紧的,他想压抑对这个名字的感情,这个名字代表了太多意义,他以为他可以斩断了又这么不干不净的贴膏药一样又粘上来了:“朱闻苍日已死。”他垂下眼睛调整心态,结果没调整过来,葬日划拉起一片土向箫中剑扑去。

箫中剑还没来得及在他换装的好友给他带来的微妙感中反应过来——不知为何,银鍠朱武看上去比那个花里胡哨的朱闻苍日还……——就是这个还字没来得及接下去,一片土盖过来,顿时箫中剑脚下运功衣袖一挥,那本来就是撒气的尘土就被他一避一挥化解了开去。

“如你一样,箫中剑已成往事。”银鍠朱武的声音传来,让箫中剑再次觉得他有罪。

“好友,我这欺骗自己的行为,连你也要一同糊涂吗?”说好友那两个字的时候,脑海里晃过了一下他抱着在雪地里昏死过去的朱闻苍日的景色,就是晃了一下,箫中剑差点咬了舌头。

这话不好说,是幡然醒悟为时不晚阿,还是干脆的你就白干了这么一码糊涂事阿?可是银鍠朱武本来就是银鍠朱武,朱闻苍日到是他假名,他也从来没不认自己不是“银鍠朱武”阿。听到他那宛若过来人悉心的劝导般的语气,银鍠朱武差点没笑出来。那我还真是要谢谢你了啊。

“银鍠朱武所能做的,唯有带领魔界征战中原。”

“这是你的唯有。”箫中剑化出他的天之焱:“而我的唯有,只有彻底阻止。”

其实他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执著,但是他就是要这样做。做什么?绊着他么?箫中剑其实这会儿想的太多了,想得太多就等于什么都没想,脑子乱的,还举了个反面例子,他只是被传说中的“命运”牵引着和朱皇拔剑相向。为什么,他这会儿还没想出来。

再看魔城这边,魂火感应到魔皇朱武烦躁的气息和闯入者,狂躁汹涌的翻腾着。这魂火看起来熊熊燃烧,火光骇人,其实它是冰冷的,燃烧得是魔界死亡的兵士和那些怀着对人类恨意的子民得魂魄——若是如同银鍠朱武九祸此等皇族就是肉身消失魔魂回归天墨池——真龙妙道教主六祸苍龙及3位属下,舞先姬、盲夫子、守墓人直朝那火焰中心的魔城而来,先开始还道这魔火不好对付,实际上他们小心走着避着,就算实在不小心擦身而过,也不过是感觉灵魂突然间被攥着丢到冰窖里,让你一点一点丧失功力而已。

那火焰魔城就是那魔龙头上那长长的角,正好建的魔城。六祸一行来到城门前,他们是帮忙来的,主要是牵制,素还真和箫中剑这两人分头去找他们要找的人才是此行的重点。

魔将吞佛童子和月漩涡。一红一黑两魔将在城前是等候多时了。

话说这吞佛童子,乃为朱皇银鍠朱武冰封之后赐名战神的武将,对开启当年被玄宗圣域自杀式封印起来的魔界有着至关重大的功劳。可自从战斗中被佛家万圣岩圣尊者一步莲华生擒,自毁记忆,宁愿洗白自己不愿由意识探问泄漏魔界的机密之后就完全成为正道安排与魔界的暗椿了。也是因为这暗椿——洗心革面的吞佛童子,魔界损失了不少魔将士兵,其中还包括吞佛童子的师尊。

月漩涡是魔和人的混血,空谷残声箫中剑的结拜三弟。为了报仇而自落魔道释放自己血中魔的力量追求强大,也因为箫中剑欲想劝其放弃魔道才在面对还是挽月公主的孤月所带领的族人前,对询问他意思准备下台阶不愿回魔界的朱闻苍日说:我也想去你的家乡看看。

月漩涡沉默寡言,吞佛童子一挥武器朱厌,倒是很恭敬道:“六祸教主,我等已等候多时了。”

话音刚落,只闻一声巨响,乃是魔城最高处一个铡刀状物体上拉起来——城门打开了。顿时魔城火焰宛若加了泼油般霎时猛然腾空宛若连接魔界那血红色的天空;火焰猛地升高之后,又四处避窜开来,从那还有断距离、包围在火焰中的魔城里一个黑点飞了过来,六祸教主定睛一看,来人赤发披肩,红蟒皮战衣上金龙甲虎虎生威,右肩火红羽毛傲气非凡,手执一杆黑色描红长银戟,骑一匹黑色似马异兽腾空塌风而来。

只见来人驾异兽自空踏在吞佛童子面前的土地上,那吞佛童子看他手拿的竟是银邪——就是那把黑色描红长银戟,心中暗道他为何选用银邪做武器,但他脸色不变,只是恭敬的对那从他身边路过的骑者施礼。

“恭迎朱皇。”

六祸等人一惊,朱皇银鍠朱武没在箫中剑所说的朝露之城?

在想着分头行动的箫中剑此去不能见到银鍠朱武的遗憾前,六祸教主不愧是能人:银鍠朱武何人?魔界战神,道魔大战中魔界压倒性胜利的主要原因。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杀气,六祸教主随即意识到他们绝对是出发前没烧高香,碰到个硬主——只求全身而退了。

那有问题了,这银鍠朱武明明是在朝露城和箫中剑相杀,怎么又在魔城出现了?其实这典故武林中人也不是不知道,分身而已嘛不是?素还真也能分,意识沉睡不清或者意识混乱还能分好几个;还有个圣踪也能分,分出个长得那是泣鬼神——脸往里凹;以前武林中有个阴阳师,还能分出和他本来性格不一样的彪悍的女体来;而银鍠朱武这分身,武体,无论样貌性格,还是他。

和银鍠朱武那个冰封时化出的朱闻苍日一样,武体也是银鍠朱武的一部分精神力。是当年朱武达到了魔界武将的顶峰之后无人过招化出来解闷的,就是和自己过招。不过武体虽然功体样貌都是银鍠朱武,不过因为是分离的精神力,受到的是朱武本体的指挥,也就是说,朱武要他怎么攻击怎么打就怎么打,要它说话才能说话——传达语言费力气,所以朱武一般就不让武体说话了。当年的击断断层,朱武就分出了武体帮忙。现下,朱武人是在露城修养,箫中剑来叫阵出来的是本人,那么魔城那边的六祸教主只好让武体去对付了。

“现在,你知道你们的失算吗?”位于魔龙尾脊的朝露城,位于魔龙头部的火焰魔城所燃烧的火焰一直只是隐约看见些火头而已。当银鍠朱武的武体出现的时候,魔城为他魔气所动魔火盛旺,露城这边远远的就看见涨起的火苗宛若盛开的花朵。箫中剑吃惊:为什么朱武在露城火焰魔城那边魔气还如此之重?银鍠朱武看他的惊异,淡淡道。

只听箫中剑倒显得极为语重心长一般道:“空谷残声不过是我逃避过去所用之化名而已,难道你也如我过去一般糊涂,舍弃自己的本性吗?”

闻言,银锽朱武先前种种郁闷悲哀却全化作了一股自嘲。自己的本性。魔界的朱皇仰头大笑:“朱闻苍日的本性就是银锽朱武。”他心中道:现在你倒是想开了,早前我化作朱闻苍日之时百般想让你面对自己,只为了不想看一个武艺如此之高的青年成天只是沉闷后悔默不作声;现在倒好,我回归了魔之本体,你到来口口声声劝我莫要舍弃本性。银锽朱武只觉造化弄人,又觉自己真是多管闲事,早知道就不和他搭讪或者,或让伏婴师让他入魔疯掉,朱皇笑道:“银锽朱武心中最重要的,是家人。”

伏婴师只在水镜里看了发笑,主君阿,这箫中剑多么执著于你啊,六祸教主这已经被你之武体打得只有招架之力,你也乐意把火气发泄到教主身上,只管和这箫中剑磨嘴皮。哼哼,我魔界堂堂朱皇,什么时候也犹豫起来了?

罢了罢了,与其看你们斗嘴,我不如去把那叛徒办了,也好早日成殿下之大事。

而仿佛是银锽朱武听到了他这番心声似的,箫中剑一语“总之,我就是来带回我之好友朱闻苍日。”未毕,魔界朱皇已运转魔元,手持葬日气势汹汹直刺而来。银锽朱武刀剑枪戟样样精通,而他最出名的是枪法,挑拨勾刺切断斩,式式雷霆万钧,王者之风伴着电闪雷鸣,招招致命。而前面所说,朱皇武体已前往火焰魔城对战六祸教主,骑的是黑魔马,使的就是那把银邪戟,正好所显朱皇之威;而他之所有最好的宝刀,斩风月,正由琅山补剑缺为了能和箫中剑的剑再次抗衡,全力再次铸造中;是以,银锽朱武之葬日虽只是夹着朱皇半成功力而来,在箫中剑所见,确是属于“朱闻苍日”的东西,勾起了他曾经和“朱闻苍日”在一起的种种过去:朱闻苍日嘻嘻笑着赖着他身后不走,多嘴多舌说东说西;摇着碎花扇盖住脸,眼睛在说“给我机会给我余地阿”;而最不能忘怀——箫中剑见银锽朱武已不愿多说抢先攻来,就是那狼藉的雪地里他怀里的那一片血红的妖冶——他还是不能相信他是魔之王,不忍下手,不忍还击,只是看准时机一个伸手一下子把那魔物脚踝抓住,只盼得对方能暂消怒火好好谈谈。可他并未想到,他这一抓,抓得可是银锽朱武之脚踝,顿时两人都一震。箫中剑震的是他极力回避的入魔时强要这人的片断一下子涌上心头;而银锽朱武自然相反,他和箫中剑和伏婴师强行欢好之时皆被抓住脚踝分开双腿承受,一个怒火上升,朱皇再不控制力道恶狠狠改由上而下压顶式下刺。箫中剑一看不好,想他定是对这事有所介怀来势不好,自己一个后仰下腰,顺势把银锽朱武向下一拉借他攻势之力一甩,只见得朱皇呼啦一下被他拽着甩了漂亮的一圈。你说这箫中剑,甩吧你就干脆借力甩开,可他还是紧抓着朱皇不放,好像生怕一放手,这红发苍白的魔就会不见了。

可这在朱皇看来简直就是侮辱了。想他征战多年,还没见过这样缓解攻击的,抓就算了,干吗还拽着自己绕那么一圈!城墙上的小兵看得目瞪口呆,银锽朱武想你怎么还不放手,一个气闷不过干脆向下激发一掌,箫中剑虽看得朱皇急怒的样子心中微有些荡漾,可这结结实实一掌而来,他不得不放开那只手蓄劲接招。一瞬间,两人分开,朱皇盘旋稳稳落地,箫中剑借劲,只站在城墙垂直的墙壁上,一个大鹏展翅,落下地来。

素还真独行与一条秘道之内,突然,一条黑影出现在他面前,二话不说只是攻击而来,素还真与叶小钗搭档已久岂会不识好友武功招式,来者虽蒙面黑衣不发一语,虽攻体里夹杂着魔的气味,但素还真能确定,这个只管攻击他的蒙面人就是他被擒的好友叶小钗!

只是这叶小钗,魔化后已完全没有了先前的记忆力,只是听指令而行,杀令他杀之人,对素还真的苦苦相劝更本不听,还深深把素还真打的吐出血来。

六祸教主本为试探而来,自然一开始未出全力,只是若他一人对朱皇武体来说,到还能勉力过个几十招,而他三个手下,面对吞佛童子与月漩涡,却不是对手,混打了一阵,竟连还手的力气也接续不上了。而朱皇早知他们为试探,猫逗老鼠一般和教主对打着,银邪左右拦路却就是不放手让他们离去,教主自知手下已尽力,只好边打边施展他那苍龙决的奥义护住手下,只见点点紫光龙鳞霞华千里在4人面前抵抗着朱皇显然无意生擒他们的攻击,边用千里传音的功夫通知素还真赶快撤走。素还真与魔化后的叶小钗正打的难分难解之时。他置个人生死与度外,连妻子儿女都不顾只为了江湖安危,几十年来叶小钗与他共度过无数难关,失去了这朋友如今再见却认他不出,素还真还是很伤心的。但他毕竟是中原的精神领袖,要顾全大局,虽还想再与叶小钗交谈沟通,却只得顾及教主情势,传声与箫中剑,唤他快走。

箫中剑听到呼唤,只见得对面朱皇赤发飘扬白衣蟒皮的帝王君袍在风中飕飕作响,一双金曈,在远离火焰魔城的朝露之城这阴暗的夜色下幽闪虹彩,朱闻苍日阿,箫中剑记起以前有一天,他曾对自己说他是魔界的王,那时候,那双眼也是在碎花扇下闪闪发光。朱闻苍日朱闻苍日,武痴年轻的传人,化名空谷残声的剑者信誓旦旦道:“我一定会唤回我之好友,朱闻苍日。”随后虚晃一剑掀起无数沙尘,银锽朱武知他要遁走,也无反应,果然待尘埃散尽,入侵魔界的所有外来人员已全数消失。

且说在这场对弈中,啥事也没有得伏婴师吧。他从来不是听命令而行事的人,就算是他服从于弃天帝,操纵魔化的箫中剑怎样对付的他的主君银鍠朱武也并没有因为弃天帝的命令而手软,或者放过他的主君。他是那种看准了目标,就会千方百计达成目标的人,不,魔。他没去管那场一看就是互相试探的游戏,自己出了魔界,来到中原,来到了一件破旧的不能算房屋的茅草屋前。

无人能见,他面具下的脸上的嘴唇先是无声的微微上抬,然后迅速调整表情,变成了极为关切的:“公主,公主你在里面吗?”

草屋里微微有些动静,伏婴师继续唤“公主。我是伏婴师。你在里面吗?”伏婴师喊的情真意切,却并不离开,他肯定她在里面,他的咒术告诉他孤月就躲在那破屋里,蜷缩在角落里,想掀开破窗却碍于上面的青苔。

于是他仿佛是哀哀得叹了一声:“也不在这里吗……。”作势就要离去……。

一个粉红色的、脏兮兮得物体飞扑进他张开的锦蓝毛边披风里。还没待孤月开始哭泣,她却自己又推开伏婴师去,捂着脸,啜泣道:“我现在很难看,你为什么还来找我。”她用本来是白色的灰色纱袖遮住脸,可怜兮兮。

伏婴师上前,把她搂在怀里道:“公主美丽无双,怎么会难看呢。主君那是一时气愤,现在我不是来寻你回去了吗。”

孤月道:“你还哄我,我的人皮面具都被兄长撕走了。”她想到是她那非凡得兄长叫他来带她回家,又高兴起来:“真的是朱武叫你带我回去的。”

伏婴师搂着她道:“是的,主君叫属下带公主回去,给我们主持婚礼的。”

他说:“公主还记得主君曾说过,我们很配这句话么?”他怀里的孤月公主只是幸福的用她那张丑陋的疤脸靠在伏婴师漂亮的蓝披风上,随意的嗯了声。“主君那么完美的人,自是什么都看的仔细的。公主自是美丽非常,我只怕我配不上公主啊。”他边感叹边取下面具,面具下那是一张有着打眼珠里透露出邪气的上挑眼,皮肤很白很白,比孤月公主之前的那张人皮面具得脸还白。

“这不是挺好的么。伏婴,你还是那么英俊。”虽然心底说着你还没我兄长一半英俊,孤月还是努力让那张坑坑洼洼得脸看起来在笑。

然后伏婴师很自然的又从脸上撕了一层东西。孤月惨叫一声,急欲挣脱开去,伏婴师不过是一手抱着她,看似咒术师细小的胳膊里的力道却愣是让人挣扎不出——他把自己的脸皮撕下来露出了里面红的肌肉白的眼球。

“公主,这才是属下的真是面目啊,是不是和公主很相配?”他恶质的咧嘴笑,面部的筋肉一条一条的拉扯提升着,血淋淋的滴在孤月因人皮面具被撕开而愈合的疤脸上,雪白得眼球一抖一抖的,看的孤月只觉的呼吸不顺……。

“所以主君才会说我们真是绝配啊不是。这张脸公主你喜欢吗?”他看孤月双眼泛白,当然他知道一半原因是因为他的手穿透了她的后背抓住了她得心脏,但是你有必要如此惊吓嘛?你不觉得这红色得筋肉很美丽白色的眼球转动起来很灵巧吗?你不觉得,新鲜的皮被剥开而露出的皮肤下的真实景象才是事物的本质吗?

啧啧啧,真不懂得欣赏。伏婴师幽幽叹了口气,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

“真没意思,这样就吓死了。”闲闲使力,扯下孤月人头,喷薄而出得动脉血浇了他一脸。他抛着那颗头当球玩,边玩边跺回魔界去了。

他在她耳边说:你的兄长,干起来很舒服,我把他怀得箫中剑得孩子打掉了。

本来他想再描述的仔细点。可惜那个女人就死了。

箫中剑与素还真等人交换完个自所得情况后,他告别素还真。

“你要到哪里去?现在正是需要你得时刻啊?”

只见箫中剑不说多话,转身就走。他所踏之处扬起一片飞雪,雪花中,他的声音传来:“我要去傲峰,思考武痴的精神。”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於是等了快三個月了。。。乃的第二章終於完成了。。。
好感動T T

感动吧。感动就给点行动啊!!!

想他征战多年,还没见过这样缓解攻击的,抓就算了,干吗还拽着自己绕那么一圈!城墙上的小兵看得目瞪口呆……

看喷了,锤地笑

tanlin:
一下子武侠不能自己……咳咳咳。
请大声尽情的笑吧!我陪你一起笑=W=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