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ice 01(修改版)

Break the ice
编号01是我今天就搞了这么多而已。-3-我写的超嗨啊……


他刚完成了一个任务。

如果不是他一瞬间的仁慈,他现在也不会带着碎玻璃在黎明前的城市里逃命。


还好的是那碎玻璃不是扎在腿上,但是它卡在肩胛骨里了,更要命的是难道那倒霉的小东西扎中他神经了右手不能扣动扳机。

逃命的时候,当然是双手都能用到的最好。他迅速的闪在墙边,绊倒冲在第一个的追杀者,冲他头上放了一枪,继续跑。

黎明前他到达了一个施工中的工地。他抄起一根钢筋抡向那些得意洋洋的追杀者,“为老大报仇!”他们叫嚣着,从他们背后,太阳的光辉逐渐从黑漫的夜云中渗透出来。

【你们这群找死的家伙……】空谷残生左手慢慢点着那些追杀者……。他对自己说你才没这么倒霉这么年轻就完蛋了。

“Boys!!虽然那残废的杀了你们老大但是……”一个声音出现在起吊机的顶端,全部的人都朝起吊机看去但全部的人都因为逆光只能看到一个黑黑的人影。那个人影双手叉腰,很不平的为空谷残声抱不平:“但是老大被干掉好歹是单挑失败,死掉就是自己的问题了!你们为什么要欺负人家残废的!”

空谷残声很想拿手上的钢筋掷过去:老子不是残废!!!

他还没动手,那些追杀者们就一起鄙视的朝那个打抱不平者放枪了,那个影子大叫一句:“不带以多欺少的!”纵身一跃……不见了。

【鬼?】空谷残声瞪大了眼睛不相信,他不相信有人能动作这么快弹跳力这么强,所以他以为见鬼了。可是他刚刚努力睁大眼睛看那群放了空枪瞄准的地方一张脸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快闪。”空谷残声看到那张脸上嘴唇动了但他不确定他是“听”到这句话还是“看”到这句话的。就那么一瞬那嘴唇是橙红色的脸就消失了,同一时间空谷残声几乎是下意识的向后跃去。

“啧啧啧,你很厉害嘛。不是杀手就是运动员吧?”看着一片废墟的建筑工地,那人的红发逐渐在阳光中一寸寸看的清楚出来。顺着空谷残声的目光我们能看到一双拖鞋——人字拖,然后是白色的阔腿裤,然后是夏威夷大花风格的红衬衫——这什么穿衣品味啊——空谷残声唾弃了,准确来说是酒红色的长发扎起来随之主人脑袋的晃动左摇右摆……

“赤练蛇。”

“啊?”

在空谷残声再次睁开眼睛之前,他看到……“娱乐早报”??

去死吧…………。

“喂喂喂……。”朱闻苍日叫唤着,他一手娱乐早报一手拎着热腾腾冒着热气的豆浆油条,还是尽他最大能力用胳膊驾着突然晕厥的空谷残声,怎么就突然就倒下来了兄台我不认识你啊……。额……神啊,我手酸了。

空谷残声在一间隔音效果很不好的乱房间里醒来,房间里面弥漫着泡面和……泡椒凤爪?!!!空谷残声简直要怒吼了,谁啊这!吃完了鸡爪都不丢啊!

难怪他会要怒吼,那一堆小动物的遗骸就散乱的丢在用廉价拼图塑料板当地板铺的地上的一张高度很矮的木桌上。下面还垫着……“著名女星实为变性人,G奶罩杯经常变形!!!”空谷残声沉默了,他想起来了,那个行动力异于常人的救了他的家伙,手上确实拿着娱乐报纸来着……。

电视机里放着的是一出很著名的肥皂剧,里面两个很暧昧的男主演正在唧唧歪歪说着最后的台词,什么“我和我,终究是立场的无奈……”空谷残声不小心看到了字幕,然后他那被楼下的士高舞厅震醒的神经让他太阳穴旁边的血管暴突了。

【他妈的这谁写的台词……靠……竟然还那么神情的对望……恶……】他厌恶的蹬掉身上盖的廉价化纤薄被,那被子散发着的另一个人的味道让他恶心。他的被击中的右肩胛骨上的碎玻璃竟然被取出来了,还上了包扎的很整齐的绷带。可能因为有打过麻药所以他一开始并没有知觉到已经被打理好了,不过他唯一一点感激感在看到绷带上签的“大作!朱闻苍日与X年X月X分!!”几个龙飞风舞的大字的时候被漫漫的负面破坏感消弭殆尽。

的士高“摇哦~摇哦~摇哦~~”空谷残声已经快魔鬼化了,凌乱的房间,乱丢的东西,一桌的鸡爪,还在唧唧歪歪的肥皂剧一切都喧闹的让喜欢寂静和高品位的空谷残声狂躁,朱闻苍日拎着一袋子啤酒回来的时候会吓得说:“抱歉我走错门了。”也就不奇怪了。

空谷残声右手坏了不见得腿脚和左手也坏了,所以他狂怒的一把冲到了门口,朱闻苍日吓得加快速度要关门,可惜比不过神经衰弱却激发了黑暗面的空谷残声。

“去把鸡爪丢掉。”朱闻苍日仿佛看到了传说中的不动明王在这个纤细的有着一张漂亮的脸的男人背后手持金刚锥出现轰隆隆的喷火……。

“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就不救你了……。”朱闻苍日嘟嘟喃喃的抱怨着,一边收拾着房间里的娱乐杂志和啤酒罐头。被子被叠的好好的放在床尾,钢丝床上因为把空谷残声拖上去而弄乱的垫单也被要求弄的齐整了,空谷残声盘腿坐在那张低的奇怪的桌子边看经济节目,对朱闻苍日递给他补营养的金华大火腿肠理都不理。他用左手在娱乐报刊干净的边栏上记着觉得有用的消息,一边冷声哼:“我要是早知道救我的人是这种德行我宁愿被打死。”

“我家明明就很正常啊。我为什么要为了你适应你的生活习惯啊。”朱闻苍日虽然这样说着,却还是把杂志理好堆在一边。

空谷残声没答他,只是用一种很嫌弃的表情缓缓看了他一眼,然后哼了一声,扭头。

“好啊你是生活品味高洁又有钱,我们生活方式不一样OK?好歹我救了你也你也说声谢谢啊!还特意给你买了火腿肠。”

“是你把玻璃取出来的?”

朱闻苍日明显在他脸上看到了青筋。

他红色的眼睛在空谷残声的注视下,先是向左看了一下,又向右看了一下,最后朝上看……:“不是……是伏婴师给你弄的。我不过签了个字……。”

“那个伏婴师?”

“嗯,那个伏婴师。”

空谷残声面无表情的说:“那我要谢你什么。”

朱闻苍日愣了一下,随即赞同的笑了起来。“不亏是挥着铁棍和杀手杠上的男人啊。”

伏婴师铁青着脸取出玻璃片丢进脚下的垃圾娄里。

“好厉害。不愧是伏婴啊。”

“挡光了。”伏婴师手上戴着橡胶手套用手肘撞朱闻苍日。朱闻苍日斜眼看了看他抱着意大利红烩味道的薯片桶绕到另一边观看私人缝合手术。

他嚼着土豆片,底下头,看起来很有意思,缝人和缝衣服样的,从这边的肉里用穿了线的针穿透过去,在带着那根线扎进另一块肉里,啧啧啧,伏婴的手真灵巧,可惜啤酒喝完了,不然薯片佐啤酒很美味啊。

伏婴师看他蹲在那里老实的啃薯片,低下头继续手上的活计。

“这家伙你怎么搞来的?”伏婴师靠着床边喝矿泉水,“我觉还没睡醒你就是叫我来给你缝人?”电视机里八卦节目在报道被偷拍的某明星偷情现场,那种摇晃的镜头让空腹的伏婴师感到一阵愤怒。

“喂,回答我话阿!”他扯过在一边端详伤者的朱闻苍日,后者状况外的“阿”,伏婴师他那双眼睛,那是他的眼睛,金红色的,湿润着,刚喝完水的嘴唇。

他按住那颗红色脑袋吻他,阿,他的表哥。

他的表哥把他打倒在地了。朱闻苍日皱着眉头:“我没允许你吻我吧。”

你的摇晃得头发、眨着的眼睛、正在说话的嘴,对我来说就是诱惑。伏婴师按了按嘴角:“不要用拳头打我啊,我们是恋人,你还没习惯吗?”痛。

朱闻苍日本来紧绷的身体突然又放松下来。“噢,对不起,我总是忘记了……你没事吧。”

他心底想着不管他也无所谓吧,可是“恋人”这个词语让他上前去询问伏婴师。

“你要对我温柔点啊,知道在你昏迷时候我有多担心么?你不过是烧坏了脑子而已,没关系,我们重新来过。”伏婴师抱住那僵硬的靠着他的身体,那身体的主人心底一片茫然,和当时蹲在起吊机上的感觉一样,什么东西都模糊不清,越想那些本浮浅上来的目标就越沉入意识的深海。他喜欢在高处,只是朝霞那么好看,看这个城市的黑暗被阳光一点一点照亮起来,壮丽无比。

他只知道他的名字是朱闻苍日,30岁,和表弟伏婴师是恋人,爱看娱乐八卦节目,可以几天不睡觉,可以看见苍蝇飞行的轨迹。

空谷残声在伏婴师靠过的位置喝矿泉水,一边朱闻苍日咬着抹了厚厚的草莓酱的土司换上衣服。

“我要去工作了。你想在这呆多久都行……反正我也没想过你会报答我,喂你那是什么眼神,总之,你想什么时候走都行。随意。”他用一根黑橡皮筋把散乱的红发扎起来。

“我说……你头发颜色是不是变了。好像和白天不太一样。”空谷残声不确定。自然光下是酒红色,灯光下还是朱红色?

“噢,伏婴说因为我用了激素类药物的原因,感光,会改变头发颜色。我去上班了。电视机下的柜子里还有方便面……再见。”在接受到一个“我才不吃方面便”的眼神下,朱闻苍日让自己消失在了门边。

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是内部而已,楼下的的士高还是轰隆隆直响,不过待了几个小时后空谷残声也习惯了。麻醉开始失效,整个右边都逐渐疼痛,很好,痛感是最棒的。空谷残声用左手作了几个勾拳动作。

打开电视机下的柜子,凤爪、鸡翅、豆腐干、花生米、饼干、巧克力、话梅、桃肉、山楂、姜丝……他哪来的这一堆一堆的零食?空谷残声在里面翻来翻去,现在还有话梅桃肉山楂?植物不是在这火星上是列为了特级保护物种了?这些东西贵的应该是吓死人才对,他怎么有这么多?

空谷残生没翻到诸如口气清新剂一类的东西,他掏了掏自己的裤袋,猛然间发现裤子上都是干涸的血,阿,床上也是。

打开门,走廊上一股垃圾的味道,地上旁边房间门口的垃圾袋里放着一只用过的安全套(急速快感,摩擦你的激情。),强力螺纹型,空谷残声把门关上,在门口站了站适应眼前的楼道黑暗,楼下的摇滚乐在黑洞尽头摇,他用过这型的套子——古老而安全的避孕方式——现在不过用来预防感染病,和冷醉。

“嗨朱闻,在发什么呆?”

空谷残声回头。他穿着从朱闻苍日那里翻出来的长裤体恤,也是长发的他在黑暗的楼道里被一个女人拍了下肩膀。

“对不起认错人了……。”金发的女人娇小、豪乳(刚从贴着空谷残声的胳膊上移开),腿长且漂亮。楼上又下来一个女人。“月姬你干吗堵楼道口,我们迟到了!”

月姬很干脆的一把把空谷残声推一边移开位置,和楼上下来的蓝发女人一起下去了。高跟鞋,咚咚咚咚。

“朱闻再见。”蓝发女人匆忙道别。“那不是朱闻麝姬。”月姬纠正,“他穿了朱闻的衣服。”

“哦……”麝姬的声音消失了。

朝露制药火星总公司 理事长办公室

“朱闻苍日,银锽朱武。为何对个陌生人感兴趣都不记得我!”伏婴师碾碎了盛着真葡萄酒的水晶杯,水晶杯厚实的碎片在他手中化为星光般的粉末。伏婴师把在手中流淌的葡萄酒滴到自己嘴里,他又要去娃娃们那里解放一下了。

2158年的火星殖民地,地球早已经不适应人类居住,事实上人类也早已遍布木星金星及太阳系里可使用的稳定轨道小行星卫星,火星作为第一个殖民地对人类来说是中有重要意义,而朝露制药被人们所铭记的,在于它某一代的总裁(“细胞再生法”发现者,某国参议员)及其夫人(著名国际影星,低迷的社会中一名真正的女权主义者),在人们质疑火星是否已经具备了殖民能力时作为第一批移民者做出了表率,在火星上住了5年已证明人类太空时代的全面到来。

朝露制药火星总公司,自太空时代到来后大力发展“细胞再生法”,不同于克隆,他还可以修正你基因的不满之处(让你的新细胞“量身定做”)他们一直遵守星际会议制止克隆或制造人类法(为了控制人口正常死亡率),其公司几代在火星下来,其大楼已高至云端,通过天顶上的数根通道接连大气层外的制药厂。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我不知道原来你这篇是写火星的……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我好像萌了火星……(殴)

对白口语
其它比较文言

=【】=……这样你都能萌出来
火星(大声喊)
有人萌上你了!!!

我写的很海皮来。
再来喊下:绝望了……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