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朱(完)

蘑菇朱弃朱断朱、赭衫朱、箫朱、伏朱

终于完了。偶也~~~~~~~~~~
弃朱


弃天帝把朱武从识界带走,途中朱皇的武体返回了江南雨地,把一干混战的部下都撤走。

只有华颜无道看出他的主君阿,状况比来时还要差些。直觉,她只是直觉。

————————————————————————————————————————————
魔界

“吾子,我儿,你功体已经弱到连那玄貘也抵挡不住了么?”弃天帝大笑着把他儿子裹在漆黑的旋风里带回他魔界天魔池地盘。他在旋风创造的世界里捏着他完美无缺的儿子的下巴,啧啧,骨头咯手了都,他就是旋风,透过银鍠朱武不整的衣衫化为空气轻抚由于愤怒而微热的身体肌肤。

银鍠朱武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为什么他碰见的都是妖怪类的喜欢操纵意识。你试试每天每天怀着不想睡又不得不睡的心情躺下然后厌恶烦躁的醒来,还带着浑身的疲倦和黏腻,然后还要和一群人唧唧歪歪怎么侵略世界……其实真的只是想躲在一边一起和九祸喝茶看夕阳啊。

于是他静默了。毕竟打破结界的是这位魔神,没它的话不知道还得多挨多少时间。

银鍠朱武感觉被看不见的浮动的海绵包着浮在黑色空间里,空气的分子虽然没有风还是不安分的滑进并不齐整密实的衣服里,下体还缓慢滴淌着玄貘的体液,黏糊糊的,他恨弃天帝创造的这些空间的感觉和氛围——强调它不灭的魔神地位,创造一个世界就像吹一个泡泡然后不喜欢就戳破它——好吧,其实都是因为力量悬殊太大的原因。

其实在银鍠朱武记忆力从来都没有“母亲”这种词和生物。在他那个披着小棉被到处走的小表弟自认为第一个和他表哥睡的时候,他表哥用一个微妙的笑容回答了他。那个时候他已经对每夜的梦和无上力量的认识很深了。

银鍠朱武静默了一会,然后他说:“我想去洗洗。”

“那是,既然已经脏了,当然得洗洗。”弃天帝好像很体贴的回答。

突然恢复正常的世界,眼前一片雾一般的红色,微尘漂浮在液体中缓慢移动着,液体突然涌入鼻腔里却并不感到呛人,银鍠朱武在静默的持续的下沉中在自己已经和血水融为一个颜色的发隙里看见和他离得很远的九祸。

有那么一瞬间他伸出手去,下一个瞬间他已经知道那是没用的,没有弃天帝的允许他怎么可能碰到那隔了一个世界的恋人。

不出所料弃天帝看起来保养优良的手,白净细腻,和他那表弟一样,那双手从身后抚摸过来。

“在这里洗洗吧。我的宝贝。”

“你知道不可能。”银鍠朱武面无表情的拒绝,从血池里向上游去。

“你知道你反抗不了我。”看起来纯洁无比的脸猛然间出现在朱武面前,猩红得血池里看起来格外惨白,神魔的压倒性的力量按住了他那儿子的肩头,银鍠朱武感到有什么东西钻进了他衣服的下摆钻进了本就系的不牢固的裤子里,并不是手,那是一个很滑的,活动的,冷冰冰的东西,那东西在他的腰腹上缠绕了一拳,拉着他不能上浮,触手的顶端熟练的来到不久前还被玄貘干过得地方捅了进去。

虽然触手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但时间地点不对,九祸静静的飘在他能看见的地方,弃天帝的触手却轻轻松松的向他身体里钻,而且连骂人的话也被那个传说中的始祖朱武认为是妖怪的家伙,吻住了。

说是吻不太恰当。神魔的舌头总是有那么些意外的异于常人不是,银鍠朱武开始挣扎,那家伙为什么总是喜欢向喉咙里舔呢!弃天帝淡笑着挨着血池里那本就对他不痛不痒的殴打,很有精神嘛,他用额头抵住银鍠朱武的额头:“我的好宝贝,我这都是为你好啊,血池有助于你疗伤。”

触手到过的地方除了近乎麻木的撑涨感,还有一种仿佛要从内部腐蚀掉内脏的灼热。

这感觉并不好。【他又在消磨我的意志解闷】银鍠朱武忍耐着,蠕动的不明形状的活物在体内缓缓的向前进,不是不恶心或疼痛,实在是——就像无法抗拒天会下雨或者太阳的温度一样。

但要在九祸面前这样吗?

最下面的肋骨好像被弃天帝的触手勒碎了,而接着倒数的那排肋骨,好像也撑不了多久,弃天帝不会把朱皇彻底的搞坏让他自然冰封的,他喜欢漫漫折磨他。

“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吾儿啊……。”弃天帝温柔的脸心疼的抚摸着银鍠朱武血池里的脑门,轻啄他儿子的面颊。

银鍠朱武受不了这种孩子气的举动一般,倦怠的说:“这里不行。你若是想玩,我不介意,不过这里不行。”他每说一句,嘴里就不受控制的涌出血来,挤压到了肺了。

弃天帝在血池里微微一笑。“我亲爱的儿子啊,我就是想在这元魂的羊水里抱你,你能反抗吗?”

“你就拥抱不会有反应的对象就这么有兴趣吗?”

“你是我的儿啊,朱武,你是我最完美的造物,我怎么会没有兴趣呢?”触手把他的身体在水里固定为手脚大开的姿势,衣物早不知不觉融化一般化为了血里的泡泡。银鍠朱武的身体完美的呈现在魔界的神魔面前,他噬舔着那虽然经过大小战事却丝毫没有伤痕的胸部的肌肤,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蜒液。

“让我上去,我会听你的。”

弃天帝妥协了。他把银鍠朱武从血池里升上去,回到了血池漆黑光滑的池边。上古的魔神弃天帝是一个看上去很温柔的人类男子。虽然那可能是他百变的假象而已。

他蹲下身,把他儿子瘫软的脑袋从黑石边缘揪起来。“那我们就从最基本的开始吧。”他不知从哪摸出来那根在识界里玄貘折断的石柱,他把银鍠朱武毫不客气的翻成仰面的摸样,果不其然他又呕出血沫来,弃天帝执起他儿子几乎被触手勒残的手,把石柱放上去,合拢朱武的指尖。轻声道:“我很期待,看见你自慰的样子。”

弃天帝带着一抹邪魅的微笑看见他可爱的儿子边咳着血,边看他下了很大决心一般闭着眼睛手拿石棒去碰触下体。他喜欢看他那种受了很大罪的表情,迷人且让他在漫长的时间里不觉得无聊。

银鍠朱武脑海里发木,他知道这是代价,石棒够长能碰到崔软的下身,问题是肋骨短碎,他有一下每一下的碰触着自己,一边诅咒弃天帝去死去死去死。

“我就知道你口不对心。”弃天帝任然是笑眯眯的画出一个分身,一人扶朱武坐起来,一人把他的膝盖分开,拍了拍那结实的腹部(朱武没忍住不呕出一口血来)他说。“现在应该能够到了吧。快些开始吧小可爱。”他按着那几乎哆嗦的手往儿子的阳物上按去,恶意的拖着大力的摩擦。

石头的球状面摩擦柔软的海绵体,并不舒服,而且和这老鬼做爱,且不谈亲属关系,不过是因为他冰封的太久了老鬼无聊的厉害而已,于是银鍠朱武索性让那家伙牵着自己的手搞来搞去,之前被玄貘弄脏得地方一直没洗,感觉已经很不舒服了。弃天帝自然看出了他的不耐烦,这个不耐烦得表情他看过太多太多了,但这次这家伙说会配合。那么怎样?

他在他儿子的小腿上轻轻用手挨了一下,于是银鍠朱武的腿断了,一直在身后的分身扭住朱武的手臂,动倒是没动,骨头也已经断了。

银鍠朱武大口着吸着气。弃天帝的恶癖之一就是喜欢动不动就断手断脚。

乳首被很细致的照顾起来。但是还是没感觉。估计他爸是对他清楚还是一开始就在忍耐,下体被性器插入之后也没感觉什么奇怪。

“把你那里扩大一点,”耳语传来嘻嘻的还在笑呢。“两个一起应该不要紧的。”后面的那个弃天咬着他得耳朵恨不得撕下来嚼烂。

但是被咬的是脖子上的动脉。身后的弃天帝不动声色的从那痉挛的皮肤下啜饮活生生还冒着热气的鲜血,“太美味了”他们说,血池咕嘟咕嘟冒着血泡泡,就这热腾腾的鲜血雾气里,朱武勉力移动着碎断的手臂,只要能捱过去的话就算断骨又怎样呢,反正已经习惯了。

事实上弃天帝并不是喜欢做爱,做爱要消耗体力,他喜欢的是他创造出的这个儿子的那时候的状态——肌肉匀称的肌体还有他钟爱的在他关怀下成长的性格。断裂的骨头在筋肉血管里摩擦,他弃天帝能听到骨缝在肌肉的强行带动下的摩擦,啊他那倔强的儿子啊,弃天帝从后方欢喜的亲啄朱武的锁骨,我多爱你这副身体啊。骨头发出细微的声音,还有你这次忍着断肢仍听命与我而自你上扬的脖颈中发出的强忍的呼气声,还有你被我折断,无力塔拉并在我手中分开着的腿,弃天帝在前方稍稍退出了一些范围,他低头看他们仍连接的地方,连生殖器也很完美,他舔了舔嘴角,而这个动作让他看起来像不久之前在识界的结界中让他出离愤怒的玄貘。

银鍠朱武并不想说什么“现在我的手臂被你弄断动不了”,他答应了的,而且也无法反抗,任他要求。不过是断了骨头而已吗,他竭尽全力移动着石地上的手臂,后背的腰窝从一开始就被棍装的物体磨蹭着,随他意快结束。在几乎不能呼吸中银鍠朱武这样想着一边强迫自己自尊不是什么东西,一边让自己的手指接近后庭。

弃天帝稍微的退出那个动作迫使朱武发出了单字“嗯。”

不用看都知道手臂绝对肿的不成样子了,可是移动到了身体边缘,手指确是使不上力的,连探都探不进阳物的后穴,又怎么能撑开那里能容纳第二根呢。弃天帝兴致勃勃的看他努力了几次都无法让手指有力,专注的表情,其实他能理解玄貘,毕竟这是他的银鍠朱武。

“乖孩子,”后面一直等待的弃天帝扭过朱武的脸吻他,一边自己把两根手指缓缓插了进去,毫不顾忌的左右转了几下(同时还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儿子的表情),嘻嘻笑着“开始了。”把第二根也钻了进去。

其实他有些担心因为被玄貘干过和血池里用触手进去过,他儿子那里会有些松弛,不过他多虑了,这是银鍠朱武嘛,他玩不腻的孩子,于是他让那两个他暂时构造的身体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的默契配合的享用这幅身体。比起做爱,他更喜欢看他的朱武这幅极力忍耐厌恶透顶的模样呢,后面的手捏拽着已经前面的弃天帝咬出血的乳首,而感受着下身挺进的律动,弃天帝露出一种无聊透顶中终于发现一丝有趣的表情。

肋骨又断了一排。银鍠朱武被自己的鼻血所呛到,本来因为自暴自弃而散涣的意识开始有些正常,可惜手脚都无法动,气管里的血若是仰着头便冲进脑里了,头晕眼花,身体被大幅度顶着,下体亦仍被石柱摩擦着。弃天帝们舔食着从朱武口鼻中流淌下来的新鲜的血液,一边不忘下面两个换着花样挺进,什么双进双出,一进一退什么的,“和玄貘那混蛋好多了吧我儿啊,竟然把你锁住,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啊。”虽然说着心疼温柔的话语,手下却是大力按压朱武的下体,他喜欢双方一起达到高潮的嘛,他不是强迫谁和他做爱啊。

大力的两根东西的活动声活像两个棍子戳进了水里一样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弃天帝持久力一流,所以他(们)顶端早已泄出不少淫液,那些乳白的液体满溢得如同人类已经做爱完一样顺着粗涨的阴茎暴突的血管与进入的被扩张得后穴缝隙处留下来,因为银鍠朱武缓慢的兴奋而在血池边石板上聚集了一洼黏稠的魔精。

银鍠朱武知道他得意思。他们父子在一起这么多时间他还会不明白老鬼的想法。可是他痛的要死,气管里的血又倒流,手脚断了,他那么大力只把他摩擦的很痛,一点都无法在被弃天帝干的状况下勃起。

“想想怎么和你的九娘做爱的,她会舔你吗,会这样抚摸这里吗?我知道你不是不行。”濡湿的手掌又是紧握又是提着冠部在石柱上磨,“别玩弄我。”银鍠朱武简直是拼命要讲出话来了,“不要提她。”你以为我是为何而被你这样毫无廉耻的上着的。

弃天帝哈哈大笑,下面两根用力挺发出很大的水渍声,他说:“我要你和我一起。”

他自小就说“你是我的东西。”银鍠朱武喉部抽动着,不得不勉强被揉搓的发红的下身勃起,好尽快结束这种事。

魔界的始祖干的很舒爽,虽然没有一次尝到更多的姿势,但难得他的乖儿子配合次不是,在两个弃天帝释放了一次之后,弃天帝命令朱武舔掉石板上的那一摊白花花的粘液的时候,看着银鍠朱武在这种时候忍耐着伸出他那鲜红的舌头,弃天帝(们)忍不住来了一次又一次,直干的血池边的黑石板上一滩一滩的白渍血迹。

之后没多久,玄貘气势汹汹的攻进魔界来,银鍠朱武的武尊出现把火焰魔城炸了,魔界由断风尘断天王领导,此为后话了。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触手系倒没啥震撼感(实在是因为阿弃做什么都很正常)
但是乍一见【我的宝贝……】——i-282
喷水捶地,花月你赢了orz

排一下……
我被那声宝贝喷的声声睡意全无……
我本来预备看完关机啊!!!!!

最近对宝贝很敏感
因为我用这个称呼唤了我最受不了那个谁

= - =
触手+自慰+双龙入洞+SM。。
哦哦,拇指,太赞了,给朱武继续虐下去吧!!!

是的。我赢了。米曲宝贝和熊宝贝儿
一起来做凹凸曼战队的普斯吧~
=_________=Y

……不知道猪肉荣会否失业啊……
迷样望天,茶。
不过我会脑残。人家明明是清水系啊……=3=

我好崇拜……我好赞叹……

这个凹凸曼太棒了XD,要是早点看到,我也不会把阿弃co成那样—_,—

真是梦幻般的欺负~~~~~~~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