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箫/城X醉 完 07年5月出品

错过

这天晚上,冷醉看着睡在身边的男人疲惫的面容,下了决心。
6点,是冷醉起床的时间。然后是洗漱、给母亲留下的花草浇水、出去买早点顺便拿楼下信报箱中的报纸。
他今天买了萧中剑喜欢的叉烧包和新鲜的豆浆。只是,他不确定他是否现在仍喜欢它们……人心,总是善变的。
就算喜欢一样东西,看得久了,也就腻味了。
错过
这天晚上,冷醉看着睡在身边的男人疲惫的面容,下了决心。
6点,是冷醉起床的时间。然后是洗漱、给母亲留下的花草浇水、出去买早点顺便拿楼下信报箱中的报纸。
他今天买了萧中剑喜欢的叉烧包和新鲜的豆浆。只是,他不确定他是否现在仍喜欢它们……人心,总是善变的。
就算喜欢一样东西,看得久了,也就腻味了。
回来的时候,萧中剑已经起来了。而冷醉则是把他的保温杯中装满茶水,默默的把杯子和他的公文包放在门口的柜子上。
然后是像往常一样的,安静到无声的早饭。
自从冷醉第二次从戒毒所出来后,他们就没有多少话说了。
这几年,因该说是从冷醉第一次染上毒瘾,他们便一直这样了。其间,冷醉母亲因心脏病发作去世,萧中剑父亲散步因为卷入银行抢劫被打死,虽然是他们看起来越来越像患难夫妻,可是冷醉知道,萧中剑只是因为道义仍然在照顾他而已。
谁叫自己染上万恶的毒瘾……。心底凄惨的笑了。他又何尝想染上!
都是因为……都是因为……。
二进戒毒所,现在落下个不好的名声,还连累萧中剑受到鄙视。
所以说,他现在还坐在你面前,就已经很好了。
你要感谢上苍,他是个好人。
但是,还有放不下的事:三第的病,好点了没?
萧中剑看着报纸,嚼着包子,嗯了一声:还是老样子。
……是吗……。
递上文件包和茶杯,忍不住还是想说出来。
我爱你。
嗯。
萧中剑默然的拿好东西,走下楼梯——他今天还要见好几个客户,好多签几个单子赚点回扣,所天要拼业绩,应酬到很晚,现在胃中还是一股子酒精的哮味。
冷醉目送他走下歪斜的楼梯,怔了一下,又跑到窗台边,拨开海棠肥大的叶子看着,直到萧中剑消失在视线中。
唉…………。
还想和你说许多话……,你是个好人,是我拖累你了,……以后,你一个人就自由了……。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喝太多酒,我们走之后,你可以多出很多钱治三弟的病,不需要在拮据了。
天空阴阴沉沉,多云有雨。
转过头的时候,看到的是继父冷笑着的表情。
“你还对那家伙抱有希望么。这么迟钝的男人。”
“你还是直接跟我走的好。反正你继续留在这个家,只会让你们都难过。贩毒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冷醉没有答理继父,转身把海棠叶子整理了一番,同时也告诫自己。
冷静。
这个家伙是败类,是艾滋病病毒是蛀虫是害你们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是害你成为贱人成为现在这样的癌细胞……,你没有必要为将要杀这样家伙而害怕、而紧张。
深呼吸三次。
冷醉像往常一样走进厨房。
继父冷霜城向来起的晚,吃的也较为讲究。6分熟的蛋黄要流动的荷包蛋、加砂糖的再加热的纯牛奶,以及上好的全麦面包。
这些都是毒品的钱所购买的。可是却只是供冷霜城一个人享用。
无论是冰箱还是橱柜,萧中剑都没有工夫去碰,偶尔,冷醉会扣出一点给他做早餐,他也只是习惯的吃下去。
砒霜洒在切片的面包上。


“怎么了,戒毒所把你脑子戒坏了?”冷霜城先用的是荷包蛋。他这个继子,皮相好身体好,简直就是天生的勾引人的妖精。不幸的是,不久之后,冷醉就与萧中剑结婚了。
虽然可惜不是处子,却更加有那么一种妖媚感了。
当他第一次强行进入他的身体的时候,他就知道果然还是做对了,那种清纯哭泣的艳丽表情,是很让人振奋的。比上一条死鱼好多了。
虽然这种关系还是要瞒着他母亲,而对他的小洛丽塔的爱,却一天需要强过一天。
让他染上毒瘾,让那女人看到他们交和的场景而气到心脏病发,只不过晚一点叫了救护车,他可以把受他宠爱的继子带回他黑暗的毒品皇宫的后院中。
可是,冷霜城眯起了眼睛,他的洛丽塔一样不听话。
戒毒,真是个愚蠢的办法。
只要你还在,你就是我的毒,我就要把你缚在我身旁。
冷醉回避着继父赤裸裸的目光。那目光让他感觉冷霜城是古罗马的总督,正在打量他全身赤裸的女奴,好决定是否该买下她丢到床上。
当然,冷霜城不是古罗马总督,他冷醉也不是毫无反抗的女奴。
他把番茄酱倒在面包上,抹开,盖好递给继父。
他合该死。用毒品害了那么多人,还了自己害了母亲,甚至连抢银行的匪徒也是为了买他的货……。
“怎么不说话。你这样消极反抗不好。你知道你还是会再次吸的。而且白粉能让你更加美丽。”吃着西式早餐却用着筷子,冷霜城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不时舔掉塞进牙缝的残渣。一双象牙筷子在空中指着。

你为什么就一定要我呢……你做这行,会有很多女人送上门的……
因为我喜欢玩弄有夫之夫。而且,你真是意外适合纯真与艳丽。

我就是要把你弄到手,你就配合一点,说不定我腻味了,就放了你了。

求你不要再呆在我们家了,我答应你……。不要伤害中剑……。

我答应你不伤害那男人,没有说不伤害他三弟阿。拿去吸吧,只有这样你才能赶到快乐的。戒毒辛苦了。

[你最好死后不要超生。]冷醉想着,镇定的把用番茄酱盖住砒霜的面包递了过去

“昨天给你的分量有没有全部用完。”拿着面包,嚼了一口“你们要是直接离婚,也不会这么多事。当然
你要跟我走。“
冷醉别开了眼睛。
“他不签字。”是的,萧中剑他不签字,所以也没有办法离婚,就算现在外面关于他妻子吸毒且和继父搞在一起的谣言满天飞。
他对萧中剑说,他已经配不上他了。
那个男人也只是疲惫的摇了摇头而已。

你的包容让我喘不过气。

吃完早餐,仍旧没有听到想要的回答,冷霜城竟然因为冷醉倔强的态度而兴奋起来。
疑惑砒霜到底有没有效果的冷醉,有点心惊胆战了起来。
想收拾餐盘,却被命令“不要动”
“转过身来。”
害怕。
“你昨天并没有吸是不是!”
同时还有剧烈的抽搐。
而他隆起的下体却坚硬如铁。
冷霜城这男人,竟然在毒发时仍然想要侵犯冷醉。
可是他的手在打抖,牙关虽然努力的想要说出话来也只是像患疟疾一样咳咳嗒嗒起来,隐约能听见“你要离开我,竟然…”。
即使是这样,他却还是努力要扒下冷醉的裤子。
他的眼白和瞳孔不停的上翻下翻,看起来到像老虎机一样旋转,只是,伴随着这老人严重的面部肌肉抖动和嘴边溢出的口延。确实可怕又恶心。
而且即便这样,这老人却仍然执著于他的身体。
冷醉摸到身后没有来得及拿走的,盛蛋用的磁碟,用力的朝这癫狂的男人脑袋上砸了下去。
冷霜城并没有当即死去。
他花白的发见淌下细细的涓流,已经开始吐出白沫了,瞳孔扩大。
他见不能扒下继子的裤子,在死前完分不甘的用力把自己下体在冷醉大腿上摩擦数次,其间是第二个磁碟砸上他的脑袋,这毒枭才猛烈的泄了,跌落在地板上。
全身抽动了几下,如同被割喉血放光后的鸡。
好歹,鸡终于死了。
冷醉大气也不敢出了。
他不能呼吸了好一阵子,然后大口的喘了一口气。才失控的滑落在了地板上。




冷霜城扭曲的尸体横陈在地板上,嘴角遗留下一串黄白的,慢慢破裂的泡泡,鲜明而真实。
冷醉瘫倒在桌边,面色煞白,掌心汗湿。
他真的死了?
那种砒霜加上敲在头上的两个磁碟,也该死了。
腿间还残留着这老家伙的精气。闷热而腥臊,被死亡放大无数倍后让人有一种恍惚的错愕感。
他真的……死了……么?
调整了一下呼吸,冷醉爬了过去。手指慢慢的伸过去……一点气息也没有。
有那么一时间的停顿。
毕竟是一个人,一个生命,是自己亲手干掉的!
可是这种道德感马上被庞大的喜悦所覆盖。
他,自由了。
自由了却不再干净。
没有关系,马上就解脱了。
冷醉笑着站起来,晃晃悠悠的走进卧室,取出想好的要穿的干净的衣服,跨过冷霜城的尸体进了洗手间。
把自己皮肤上的每一处污秽都洗掉,洗掉继父留在身上的痕迹,洗掉他沾染到的、血迹和呕吐物。用力的打出非常多的泡沫来掩盖腐败的气息。
干净清爽的白色衬衫穿在身上,樟脑的味道让他回想起他的丈夫。
那么一个五月的下午,他穿着这件同样是刚取出来的新衣,认识了萧中剑。于是他们相恋、结婚。
于是,日子就过成了这般地步。
镜子中的脸,只有葡萄柚般大小。
摸出一把剪刀,冷醉细心的把已张长的刘海修剪到那年五月的长度。
对着镜子自己笑了。
模样是当年的模样,人却不是当年的人了。
然后是给母亲上香。很郑重的从新点上三注新香。
“妈,我这样做,是对的吧。”
遗像中美丽的妇女,只是不说话的微笑着。
“妈妈,你不要怪我,我只是不能再忍受了。”
深深的跪下。磕头。
“这样,大家都自由了。”
香,牢牢的插在了香炉上。
“还有爸,是我害了你们全家。如果还有下辈子,就让我做牛做马报答你吧。”

“就怕爸你会不要我这种贱人吧。”

祭拜完两位先人,冷醉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

下午两点
“萧中剑!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你家出事了你知道吗!”
一回到公司,前台小姐就一声惊呼,连带许多同事也拥了过来。
可是因为中午的饭局喝了不少酒,又搭乘下盘低的桑塔纳出租,萧中剑只是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脑中万虫噬骨。
他先冲进了单位租用的写字楼肮脏的厕所。
同事们有的同情,有的愤怒,有的着急有的看戏。
挖心掏肺的呕吐声。液体溅到坑位边的泼拉声。咳嗽声。大喘气声。防水的声音。皮鞋在积水的瓷砖上行走的声音。漱口声吐水声洗脸声。
好一会之后,萧中剑憔悴的出来了,伴随着酒臭味。
他颓唐的瘫在最近的椅子上,抽出一根红塔山点上,先是狠狠吸了几口,这才定了定神,问。
“又怎么了。”
又怎么了!无非不就是冷醉他又和他继父吸毒了,被抓了。要不就是他们通奸的事被人发现了。有什么情况会更糟呢。他的家早就乱七八糟了。
还以为他的冷醉还是会回来的。
“中午的时候,有个漂亮的男人来这里,他说要把这个信封给你,后来我们从午间新闻才发现,他就是你妻子。新闻里说他把自己继父毒死在家了,连带还送给警察局捕获一个毒品网络。”
“可是你知道么,便衣警察赶到的时候,你妻子却不见去向了。真想不到原来长得那么漂亮的人会下手杀人。”
“那是毒枭好吧。说不定人家的毒瘾也是被逼得。”
“就是,看起来那么脆弱的人。”
“你快看看信封里是什么。杀了人还是要偿命的吧。”
“傻了阿,杀这种人多杀几个都没问题。”
“可是这是杀人啊……”
模糊中的脑袋捕捉到几个关键字,萧中剑迷迷糊糊的打开同事们递过来的看起来很厚实的信封。
“喂,你们说会不会是遗书那一类的……。“
“少在这里乌鸦嘴了。人家萧夫人那里得罪你了。”
“不是传说,他和继父那个……么。”
“闭嘴吧八婆,你懂个屁阿。”

信封里的不过是一张户头是萧中剑的存折,上面的零头尾数不少看得萧中剑又开始头昏。
几张业主是他名字的房产证。
和“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P.S 钱和房子都是干净的,你去给三弟好好治病吧。“
搞什么鬼……。
萧中剑撑住了额头。
有这么多钱的话,我这么拚死拼活是干什么的!!
妈的。
小月也不用躺在医院那么久拖延了。
对了……小月。萧中剑马上清醒了过来。硬是把东西全塞进了信封,冲出了办公室。
“他是去找夫人么?”
“不知道。这是什么?‘我走了……’看起来还是好像遗书。”
“管他呢,作为同事来说我们已经转达了就好。”
“可是……”前台的小姐非常的担心,夫人的神色,似乎很不对呢。
说不上奇怪来,却看着叫人心酸阿。

萧中剑冲进了最近的银行,仔细数了数存折上的数字,竟然也达到了百万位。
太好了,这些拖欠医院的药费可以付清了,这下要用最好的药,让小月快点好起来。
在男人喜极而泣的同时,冷醉斜斜的靠在出租车的副驾驶座上。
他还想再看一眼这个他长大,与萧中剑相遇的城市。
他孤零零的这样坐着。5月的阳光越过车窗边没有贴住玻璃纸的缝隙垂在脸上,竟然也把他的脸晒出了一丝鲜活的红晕。
女司机不停的在瞄着她沉默的顾客,她只要绕市区一圈就好,真是怪人。
“可以听收音机么。”
冷醉看着窗外不停掠过的商店和人,默默的点头。
腻歪的港台情歌在车中充斥了起来。这也没有办法选的,所有的电台不是在放情歌就是在放治疗节目。
不知道萧中剑回公司了没有。
花了不少时间帮继父洗钱,这下正好转到萧中剑账下。加上几栋房子,呆子你收房租都可以不用愁吃穿了。
于是唇边漾起一丝笑意。
“哈哈哈。”
是女司机的轻笑,引起了冷醉的回神。
“怎么?”
“没,新闻上说,有个人杀了自己继父,那老头还是个毒枭。自己却也是两次进过戒毒所的。短信平台上竟然有人说,蛇鼠一窝,都是坏蛋要快点抓住那人。还结婚了的呢。两个男人。”
微微一笑。
“还有呢。”
“还有就不厚到了,有人说其实这位夫人其实和继父有一腿呢。那么这个男人一定长得很好看。男人也都喜欢漂亮的东西。”
“揭人家底确实不厚道。”笑着摇摇头。
“那时真的了?”女司机惊奇的问。当然却也没当回事。
冷醉没说话。
“这个事情可不好说,毒品这个东西,染上了可就由不得你要自尊了。”
“大姐,你这句话可真公道。”
“哪有,也是听宣传的嘛。都说的挺可怕的。”
“是很可怕。”
女司机见顾客说话,便讨论了起来。
“可是听说这位倒是非常贤惠的样子,天天都能见起大早去准备家用。所以我想,这样的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只有逼急了才会杀人吧。”
……“大姐,你认为杀了那男人,有错嘛。”
女司机摇了摇头,“这种人就该死。”
“我还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谴责他呢。有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乱伦也要有个理由吧,如果听这些人把别人的心思和隐私乱说乱猜,我倒是宁愿听情歌阿。”
她笑,很给人一种爽朗的感觉,或许是工作环境的原因:“我们啊,只是需要静静听着就好了。”
冷醉也笑了。
“大姐,你很有意思呢。”

萧中剑从医院出来,遇上了找他的警察。
“你太太呢。有没有和你说过要去什么地方。你应该知道他杀了人后逃走了吧。”
萧中剑说他不知道,“他只说他走了,要我好好照顾我自己。”
“电话?”“字条而已。”
“那字条呢?”“我急着来看弟弟,丢在办公室了。”
两个警察神色一变。
他们打听到的资料上说,冷醉是一个温顺、乖巧的人。自从继父来了之后就开始变得少话而憔悴。
“好好照顾你自己……糟了。他是想自杀吧。”
警察的敏锐感,总是很准确地。

冷醉下了车后,来到了一个古旧的老建筑前。
他仰望着像通到了天际一样的砖房的楼顶,是解放前的建筑,法式的栏杆反射着金黄的阳光。
这是萧中剑向他求婚的地方。
登上虽然经过了修复却仍然发着刺耳响声的木楼梯,冷醉循着记忆来到了顶楼。
这栋洋楼处于一条巷子中,又因为年代久远不能居住,政府想拆掉却因为老城文明保留了下来。
8层的高度,加上阁楼,向下看去的时候,冷醉承认他害怕。
当年的木栏杆换成铁的了。
他慢慢的蹲了下来,蜷成一团,然后靠在了栏杆上。
他知道,他是希望萧中剑来找他的。
像小说中一样,担心的冲着他喊:你快下来。
于是他就算再决心要死,还是会被他所救。

太可笑了,你一个要死的人还想这么多有的没的做什么……。自己也笑了,巷子中怎么说也是有人来往,于是冷醉又开始想到自己死后,就是跳下去之后,那个脑浆血液一地……排出照片来真是一点都不好看啊……可是他第一个出现在脑子中的方法就是,跳着栋楼。
得了吧冷醉,反正你的名声也不能再坏了。

萧中剑,他真的不来找我嘛?
你一定是先去取钱去医院了吧。
夕阳的余辉抚摸在他脸上,悲悯的透露安慰。

“你怎么一点也不关心自己爱人!想想看他会去那里!”
警察同志倒是比萧中剑还要着急,如果他们推断没错,冷醉是被逼的,就法律来讲,只要做个几年牢就可以了……社会还是有同情心的。
“我们有很久都没有说过像样的话了。我怎么知道他会去哪。”萧中剑也是烦恼。他怎么就没想到“走了”有另一个含义。
这么多年都相信他了,怎么一时间着了魔,就没想到这一点上。
“像他这种感性的人,自杀前也许会去旧地重游。你想想对他来说意义最重大的是哪里。”
萧中剑沉默了。
他们结婚起码有七、八年了……他却不清楚对他最爱的人来说,什么地方最有意义。
警察也沉默了。不说这样的家庭……,就是普通人家也会有7年之痒。
“仔细想一想,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第一次约会的地方什么的。”

太阳要下山了呢……。我这样发呆,是真的在等他来么?
“这里,是我向他求婚的地方。我过去看看。”萧中剑坐着警车来到弄堂口,急切的跳下车。
我也爱你。我也爱你!!
无论你受了多大的折磨我也爱你。
无论你作出过什么事我也爱你。
我只要你能平安的站在我面前。不要死不要死!!
你要像平时一样,晚上等待我回家,早上送我出门。
你要像那些脸上生满岁月的花朵的老人一样,和我一起共度余生。
你要和我一起化成天地间的灰,永远拥抱着对方。

坐在地板上倚着栏杆的冷醉忽然间像知道了他来了一样向下方的街道上看去,萧中剑慌乱的身影印入眼帘。
中剑,你是在找我么?
“喂,你不要看下面阿,注意看看楼顶有没有阿!”警察跟在慌乱的男人身后大叫。可是萧中剑没有听到,他的心底只有……
“他不在这里。他也不在这里。”
他从冷醉的眼睛低下错过了。
错过了。走过去了。离开了。
错过了这一秒、这一分,于是错过了一世的情
而冷醉微笑了。他的世界已经没有了。
无论是分子还是原子,都突然的消失了。
他知道他的男人在找他,就够了。

“他在那里!”警察先发现了跨过护栏的冷醉。
“萧中剑先生,回来。!”可是萧中剑听不到。
“不要跳!!”冷醉也没有听到。
他只是想着,快点去死吧,干干净净的再投胎。
不对,我杀了人了,是要到十八层地狱的。
算了,我果然是一无是处的。
什么吸毒者,乱伦都听不到了。

“不要跳!你可以减刑的……萧中剑!!!!!!”警察同志仍在劝说着。
萧中剑已经没有影子了。

下落的时候,天空很美。
落日的余辉染红了天际,层层叠叠的云儿,紫的金色褐的……
而自己,像鸟一样飞翔着、像云一样轻、像风一样干净。

一声闷响。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