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ice2

大概脑中形成了完整故事情节了。想好了就会出的快。因为并没有设定长篇。

1的最后一段加了几句话。然后才是2
朝露制药火星总公司,自太空时代到来后大力发展“细胞再生法”,不同于克隆,他还可以修正你基因的不满之处(让你的新细胞“量身定做”)他们一直遵守星际会议制止克隆或制造人类法(为了控制人口正常死亡率),其公司几代在火星下来,其大楼已高至云端,通过天顶上的数根通道接连大气层外的制药厂。
已经可以称为宇宙人类起源的企业,仰望那些连通大气层外的输送电梯,火星居民们就在它们巨大的阴影下发展了一代又一代。

2
空谷残声一步一步的步下黑漆漆的楼道楼梯,离发出噪声的门越来越近,时不时从楼上或者楼道其他的门里出来其他嚣张跋扈的人直接撞开他嗵嗵嗵跑下楼边叫着“上工了”,空谷残声看着他们打扮的“他所不能忍受”的打开那扇门,每次开门噪声就益发冲激他的耳膜,烦躁,重来没有过这种体验——那下面是什么?

对空谷残声来说仿佛另一个世界。他闻到喧闹、肉体、烟酒味。

他在推开那扇门的时候正好一阵绚丽的仿真烟花灯在他面前闪过,他被后面的人推(差点摔跤)进兔女郎和目眩神迷的世界。

回顾他活的不长但也家境丰裕的前半生,他那已死去的父母在家里生意最红火的时候生下他,不可避免的去露城医院修改了还在胚胎中的他的种种不良基因,虽然为之付了一大笔钱,但空谷残声还是惊为天人的被试管培育了出来并继续在一流的文化教育私人服务中长大。那个时候他家的荒城企业一直都因为他爸广交益友而绚丽的如同一个华丽的宇宙一样在他身边围绕,此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空谷残声,高挑、俊美、且带着一副有别于其他纨绔子弟不同的深沉表情,那副年轻绅士的做派也让他在老一辈人士中得到很好的“很有前途”的赞美。可是他太叛逆了,空谷残声沐浴在大型娱乐场所变幻莫测的灯光(现在是一场粉蓝色的流星雨,把所有人没有衣服覆盖的皮肤打上了一层发亮的荧光),他以为自己叛逆,他要求靠自己的力量去白手起家。他考得了公务员,做了档案室一名小职员。他的青年时代在那次事故前一直充满着阳光、网球和高尔夫、教会学校的唱诗声,图书馆的图书味,和这里这种乌烟瘴气的环境根本就是两条平行线。就算后来他成为了杀手,算地点和目标也没有这种地方。

乐队在场地中央一个悬空旋转金字塔型的场地中央建筑最顶端,混音师在最顶端的黑暗中,几盏微弱的灯光在电光大厅里毫无力量,旋转金字塔一边旋转着悬空的底部一边变换着灯光图案,空谷残声双手插在他借来的衣服的花裤兜里,一边漫步向前,他现在看见的是……一头大象托着旋转金字塔。他看不太清那个打碟打的忘乎所以的家伙的样子,灯光主打在主唱上,音乐他没仔细听,他还是觉得很吵,不是他喜欢的类,他喜欢有古典韵味的交响乐和歌剧,那才是音乐,这算什么啊,嘈杂且疯狂。主唱发出一声中气十足且肺活量绵长的嘶吼,空谷残声默默的塞住了耳朵,他身边的人们都面朝旋转金字塔开始振臂高呼,比主唱还疯狂的DJ开始搓碟,空谷残生堵了耳朵,就看见微弱灯光下那个金字塔顶端的家伙的手臂大幅度移动着,然后变为小范围颤动,最后灯光焰火。

众人的欢呼又让本来感叹“结束了”的空谷残声又堵上了耳朵。从背后灯光中逐渐其他灯也照在DJ身上的金字塔顶端旋转了过来,“大家晚上好!”朱闻苍日一脚踩在音响上一边兴高采烈的对着离他起码十米不止的群众大声欢呼。

……他那是什么表情,今天是什么节日嘛?怎么那么高兴。一惊一乍的。空谷残声默默在心里想。原来是那家伙,果然很有他的风格。【挥霍青春】他想。

朱闻苍日看见空谷残声,他是那么不合群,可怜的小羊羔。他在金字塔顶端冲空谷残声挥手,后者装作没看到,于是朱闻苍日在一阵爆裂的曲子前奏中跃下旋转金字塔(现在下面的是一群蜗牛),挤开人群来到空谷残声面前。“来找我啊?喝点什么?”

“蒸馏水。我只是想知道哪里那么吵。受不了……拿你一套衣服,我要回去了。”

“啊?”朱闻苍日端着盛有不明液体的玻璃杯,愣了一下。“你要抛弃我了吗?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他半垂下头,长发刚好遮住半边悲哀的脸庞。伏婴师说他叫空谷残声。是这几年在杀手榜逐年上升的杀手。

“喂……。”空谷残声一口气喝掉他的蒸馏水,空空的胃好歹得到了些消化物:“我们根本没有关系好吧。别装了。”

“我会想念你躺在我床上的时间的,你睡着的时候看起来就不是这么的冷情了。”

“谢谢你的蒸馏水。”空谷残声受不了这环境,他的心脏在久违的膨胀加速跳动:“出口在哪里?”

“朱闻。”从吧台里伸出一只华美的让人羡慕的手臂:“你被人抛弃了吗?”鲜红的嘴唇熟悉的吻上朱闻苍日。“真难得。”女人哀怨的叹了口气,坐上吧台,抱着朱闻苍日脖子,一双似睡非睡的眼睛看向空谷残声。

“很美丽的年轻人。”空谷残声仿佛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晶状体的反光。

朱闻苍日抚着那女人的脖子,空谷残声有种被蛇类盯住的错觉——他原来的恋人的父亲就喜欢养那东西——朱闻苍日轻声对那女人说:“五色,就让我们享受最后道别吧,我已经伤心欲绝了。”

那女人的皮肤看起来应该是绸缎,在灯光下反光的莹莹透亮,连朱闻苍日的手也发出粉红色的光泽。

“下首歌你还得上,没你这里没气氛。”五色妖姬妖妖的轻吻朱闻苍日的鼻尖,带着长手套的手指末了又点了一下。

“年轻人,青春真好不是吗?”她趴倒在吧台上,形状美妙的上半身被挤压成了椭圆型。“我们苍日可是很纯情的啊。”

周围人和朱闻苍日本人的哄笑声代替了空谷残声的“啧。”

“来我带你出去吧,也好让我再看看你那漂亮的眼睛。”朱闻苍日拽着一脸低血压的空谷残声在人群里挤来挤去。

一路上又打了不少招呼,朱闻苍日看起来人缘很好,他怎么会和那个“伏婴师”有关系又在这下三滥的地方工作?空谷残声被他拽着穿过一条很长的只有昏黄的壁灯的长廊,视野狭窄的眼前只是一撮红发晃来晃去。如同墙壁上晃动的猫尾巴。

“你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看起来你受过很好的教育。好小伙子。”

“…………。”

“你穿着我的衣服也这么帅,我真是太高兴了,还以为你是来找我的呢,今晚可是我专场啊。看起来你又不喜欢听,我们这有几个乐队还是不错的。你沉默起来真酷,不对,是漂亮极了,娴静自若别有一番风味,你睡着了简直就像睡美人一样。怎样,有对象了没啊?……”

“有。”

“我就说你肯定有,不然这么漂亮一张脸不是可惜了,你喜欢漂亮点的还是可爱点的?男的女的?”朱闻苍日不停嘴的说,来到电梯前,猛力按开门键。“这个时候没人离开派对,我们直下八十层。”

电梯里朱闻苍日点燃一支烟:“我是真心喜欢你的脸的,还有身体。”空谷残声倚着飞速下降的电梯内壁看外面一个一个灯光的晕泡泡。他皱眉,绿色的眼睛瞄了下烟雾里的朱闻苍日。朱闻苍日“哈”的笑了。“我称赞你皮囊好错了。让我猜猜,你应该想着这家伙说话口无遮拦口沫横飞烦的要死。”

“是。吵得和母鸡一样。”

“给我机会给我余地啊老弟……。”朱闻苍日笑着带领空谷残声走出电梯。

“别忘了还我衣服啊。小美人。”朱闻苍日大力拍空谷残声的胳膊,对方虽然痛的要死却不过是咬了咬牙。

地址,火焰魔城大厦,直上八十楼,小楼梯上五楼,504。

“我会邮寄给你的,这个地址不会错?”

“你太无情了……交个朋友都不行吗?”抹眼泪。“枉费我对你一见钟情……。”

他还没表演完,凭空几声大吼:“就是那个家伙干掉了老大/老板/头目/宗主!”

空谷残声没有回头就本能的一闪,从背后飞来半截酒瓶子,眼看着冲朱闻苍日面部砸去,朱闻苍日虽然在煽情,却精确无比得握住了酒瓶没有破裂的部分。

“我无辜的啊……。”他说。心有余悸的保持着抓住瓶子的姿势。

“杀了他!”不知从那里突然就蹦出来许多人,手持西瓜刀菜刀钢棍枪支等管制武器,冲他凶神恶煞的奔来。“喂!我和他无关啊……。”空谷残声虽然已经跑出一定距离了,但回头一看朱闻苍日有被一起围攻的嫌疑,又迎着西瓜刀钢棍又跑了回来,拉起朱闻苍日的手就跑。

路边的汽车里,伏婴师愤怒的握紧了拳头。

“我,我不叫喂啊。”空谷残声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两人逃避者追捕,在不宽广的街道上率领一群浩浩荡荡的砍杀者飞奔。“你叫我空谷残声就好。了。”

“你干吗,拖着我一起,跑啊。我不是专业级,的啊。”

“……。”空谷残声默默跑了几步,然后放手。

“喂……不要放开啊……我会跑不动的啊。”

伏婴师在汽车里想,你还会跑不动,你是我最高级别培养出来的宝贝啊。 “我要去接苍日,把车子开过去。”他对司机说,司机在后视镜里对老板点了点头,那是一张和朱闻苍日差不多的脸,但是眉眼感觉又有点不一样,朱红色的头发。

朱闻苍日明显没有跑过这么多路,才几条街就已经气喘吁吁,简直是被空谷残声拖着,空谷残声不可避免的对砍杀者动上手了,可是他有明显寡不敌众;当时发挥了异于常人的身体机能的朱闻苍日呢,只顾着捂着腰喘气了,比之空谷残声……空谷残声也是气喘吁吁的看过去,如果那家伙不是主要放在喘气上,估计不是断骨头而是直接打到内出血吧。

太奇怪了,为何一个电视机柜子里塞满了零食爱喝酒的下等社会人类会拥有比他这已经修改过基因还强悍的身体?人出生后是不能在修改了啊。

“你们还愣着干吗,有枪的统统拿出来用啊。”伏婴师打开车门不耐烦的喊。一边拽住朱闻苍日一只胳膊把他拽上车。朱闻苍日一边抵抗着一边惊觉道:

“是你泄露他消息给这些人的?”

“我不过叫他们在你楼下等而已。”

“走开!”朱闻苍日甩开他。“我不想跟你回去。绝不!”他向开始力竭的空谷残声跑过去。

“苍日!该死的。把车子开过去!”伏婴师踹了下,这次一定要带他走。不能再由着他了。

“空谷兄!”朱闻苍日一下子扑到了空谷残声背后,并且正好帮他挡下一记结结实实的钢棍。敲在手臂上,瞬间就起了很明显的红印子。

“喂。你小心点啊。”话这样说着,空谷残声还是很机灵的用夺过得西瓜刀砍回去,

朱闻苍日看着直朝他冲过来的车,一狠心抢过身边的枪,朝伏婴师的汽车轮胎打去。

“砰砰砰。”枪响过后是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刺耳声。

“你枪法真准。”空谷残声惊叹。要他在这个节骨眼上打也不间的打这么准的。

朱闻苍日自己似乎也惊奇了。“我不知道……。”然后他被空谷残声拖着拦下路边一辆无辜的汽车窜了上去,开了不久原车主被踹了下来。

“朱闻苍日!”伏婴师从路边翻到的汽车里爬出来,抹了一把脸气愤的要死。

他宝贵的汽车撞上路边五金店,司机也随后踉跄着打开车门从车子里掉了出来。他受了很重的伤,他的脸几乎和朱闻苍日的一样。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朱姑娘浑身散发着“把我带走”的气息
公主虽然很不想理,但是到节骨眼儿上还是明显表示“我带你走”的意思

拍拍刚爬出来的表弟,你平时对那些跟朱姑娘差不多一张脸的娃娃们,你都是怎么用的?

于是心满意足的准备上飞机
北京时间28日见吧亲爱的

……是啊。“把我带走”的气息没错。
而且这个公主我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的我个人很满意=V=

都说了是“娃娃”了,还用我解释么?“朱丽叶系列娃娃使用手册”发一发给你自己看看,小心不要让18岁未成年人看见就好喽。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