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ice 3

补完了
3

随着抢来的小轿车一路狂飙而去,朱闻苍日明显受不了如此高的车速,他其实上班前喝了一啤酒杯咖啡,加上“一点”酒饮料,空谷残声飙车他的胃就随着空谷高超的打弯和超车一路也飙升到喉头。朱闻苍日捂着嘴看空谷残声那副“敢给我吐出来就把你踹下去”的眼神,可怜兮兮的忍耐。

空谷残声不是聋子,不是没听到朱闻苍日刚才对那个大晚上还带着超大框墨镜的男人说“是你泄露他消息给这些人”这句。那个男人他知道,那就是伏婴师,伏婴师总是带着大框墨镜,不管是什么场合,在空谷残声这3年来进行工作的时候能在望远镜或者瞄准镜里看到他,伏婴师皮肤白的像白化症患者一样相当显眼。

但,首先,他和伏婴师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泄露他的行踪给那些被他干掉的大佬的手下或者兄弟?空谷残声瞟了一眼面有菜色的朱闻苍日,那家伙为他挡了那棍子,而且,虽然他不想承认,确实是救过了他的。突然间空谷残声意识到了什么,不像他之前傻傻的什么都不懂的少年,空谷残声问:“你和伏婴师什么关系。”

恩,关系……真是个奇妙的词啊。

朱闻苍日嗯了一声转头看,天哪,脸色阴霾还带着一个恐怖的微笑的空谷残声!空谷残声一路飙车要稳住方向盘,不过他眼角看到朱闻苍日变来变去的脸色——他有那么可怕吗?

“我……是他表哥,他说的。”朱闻苍日支支吾吾边捂着嘴巴边说。这个时候空谷残声又来了个大转弯,吓得他保持了三秒僵直。

“关系。”

朱闻苍日瞅了眼空谷残声。“空谷兄,你是对我有意思吗?这么想知道我的事?”他一双眼睛在捂着嘴巴的手掌上还饶有兴趣的转来转去,看的空谷残声只想拿个楔子给它们定住。

“说。不然他无冤无仇干吗陷害我。”

“……说不定是,空谷兄你做人太失败?”朱闻苍日很严肃的帮空谷残声分析。

空谷残声感到太阳穴上暴突了一下。于是他让朱闻苍日那边的车轮碾上路边突起的人行道边缘。然后朱闻苍日果然“呜呜呜”的吱哇乱叫起来。

“坐不惯就下车啊。”空谷残声淡淡道。他估摸着也能猜到伏婴师和这家伙什么关系了。有钱人,金屋藏娇不奇怪。

朱闻苍日死命摇头。

“我下车你就更死定了。”

空谷残声愤怒的猛踩油门,这家伙有点脑子,知道自己是他小命的护身符,可是他不想无故变成让人看不顺眼的第三者。他的命是冷醉换来的,他要好好活着。

“他还说我们是恋人。”

“恩。”

“但都是他在说,我根本不记得他是不是我表弟或者恋人。他说我玩高空跳摔下来摔坏了脑子,什么都不记得了。”

“一点都不记得?”

“………………记得喜欢看女明星……。”

空谷残声瞄了他一眼,嗯……若有所思的样子,睫毛竟然是红色的啊这家伙。

“你应该知道伏婴师为什么害我吧。”

朱闻苍日点点头。

“你不想回他身边,我不想死。你说怎么办吧。”

朱闻苍日很认真的把捂着嘴巴的手拿下来。“你去干掉伏婴师……啊!”

空谷残声开出了S型。

“不管如何……空谷兄我们不能分开了,你能不能停一下我忍不住了……。”

与此同时,伏婴师在办公室发脾气。“他竟然保护那个男人!”他看桌上放着的一个相框,相框里的红发男子朝他笑,他笑的仿佛能让人忘记烦恼,伏婴师想摔掉它,又舍不得的慢慢放下——照片明显是只保留了他想要的那一半。

算天河进来。“小婴,你吃醋的越来越像痴汉了。”

“你来干嘛,河儿。你早几百年前就出局了。”

“来看你丑态啊。难为我把最好一个朱武交给你,你却让他和男人跑了。”

“我不想把他关起来。”

“那是因为你在他心中也是没分量。哈。他宁愿收集一打九祸的照片也不看你。”

“哼,得到他身体的是我。”

“哈哈哈,可是我们现在有很多朱武的身体了,脑只有一个,你也不要老是只顾着自己,别忘了新人类的标本不多。”

伏婴师冷笑:“我怎么可能会弄丢银鍠朱武。不过那个空谷残声太碍眼了而已。”

算天河耸耸肩。“随你。我只要那具身体数据,毕竟是最好的一具。死了也要拖回来。”

算天河嚣张跋扈的抬着下巴走出伏婴师办公室。伏婴师摘下眼镜坐在椅子上,他的眼瞳孔虹光流转漂亮的不像人。“宁愿和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走也不愿回到我身边吗银鍠朱武你真挑战我的怒气。就是你的好心肠害死那年轻人,你别怪我啊。”

算天河走出门外,他在思考为何明明已经把银鍠朱武脑里关于以前的记忆体都分离了,朱武还是如此抵触伏婴师,对自己的事一点都记不起来是当然的,对收集九祸照片却那么有兴趣,还好他们已经早做好了准备把关于第一代移民的银鍠朱武的照片都封锁掉了,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错让他有这些该说是本能的行为?算天河注视着冷冻在营养液中的脑(拖着数十根电极),这颗脑真是太值得研究发掘了。

朱闻苍日在街边呕吐。

“吐完了?”箫中剑看他开车门有气无力的进来。朱闻苍日嗯了一声,懒懒的瘫在座位上。

“先别装死,我要回去取衣服银行卡。”

“你去取就是了我在这等你。”

“当然是你去。”

【你抛弃我你始乱终弃你用过就丢……】——这是朱闻苍日眼神。

“……难道要我去变成靶子吗!谁害我有家不能回的!!!”空谷残声把他踹下车。“直走这条街左转第二栋八楼。给你钥匙。把床底下的熊宝宝取来。再随便拿几件衣服。”

朱闻苍日老老实实的走开。

“喂。朱闻苍日!”空谷残声又对他说。

“?”

“枪也在床底下放着,你自己拿些吧小心点。”

果然那栋楼下比普通街多出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家伙,连晚归的上班女郎都结伴走着边嘀咕着“真奇怪真么多那种人……。她们一抬头看见朱闻苍日,哇的吓得跑掉了。

我看起来很像混混吗?朱闻苍日默默仰望公寓,比一般工薪族豪华的公寓啊……。上八楼,哇,一层一户,有钱人。这是朱闻苍日的想法。他已经完全把伏婴师是全倾火星的制药之王忘记了。

很干净的房间,一切都井井有条。朱闻苍日摸到门边的灯,打开。

他吓了一跳。有个男人坐在沙发上。

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朱闻苍日受惊吓的脸。他的面前甚至还有一杯酒,看起来是就地取材的。朱闻苍日瞥了眼空谷家装修豪华的吧台,有很多很多的酒。

“你是谁?他的新欢?”朱闻苍日灵机一动,说。

男人笑了,笑得很有魅力,头上混了绿松石串编的无数小辫子扎的马尾巴晃动了一下。“你呢?也是新欢?”这就可以解释他有钥匙吗?

朱闻苍日轻松的走到他身边。“那家伙没在?”他一扇扇的打开每个门。恩,这个是厨房,这是卧室,这是洗手间,这是书房,这是客房。然后他很生气的回头对那个看着他行为微笑的男人吼:“他不在!难道你也有钥匙!”

断风尘趴在沙发上看这个红发男子走来走去的开门,倒好象真的是质疑有新欢的情人的样子。不过他继续微笑,笑得快把朱闻苍日把持不住。

“算了算了。既然你也有钥匙,反正都是过去式。”朱闻苍日故作潇洒的挥挥手:“你别和他说我来过就是了。”他先去洗手间簌簌口,然后走进卧室。回头看,那男人果然再看他干吗。“喂。现在式,我不过是来拿我放这里的东西而已。你大可以放心,我不会一哭二闹三防火的。”

断风尘任然继续看着。

……还好真的是熊宝宝。嗯?“他妈的……竟然还有其他情人的信……。”断风尘听他咬牙切齿。朱闻苍日看着那一沓署名“冷醉”的信,竟然真的感到心中被什么击中。把信和熊宝宝放一起。哼。朱闻苍日继续自言自语“看看还有什么”的说给朝这边的人看。

枪。手枪。摸到了。我真的也需要枪吗?还是要为了空谷拿一把?最后他选择把枪插进裤腰带里。然后神经兮兮的站起来,朝门外走去。路过断风尘的时候,他看了眼那个编了小辫子马尾辫的男人。

他发出一声哀号,把手上的熊宝宝丢到段风尘面前的台几上,冲进厨房拎了一把菜刀,然后再冲进卧室。断风尘看他疯了一样打开衣橱开始砍杀主人的衣服。但他对发疯的情人不敢兴趣,断风尘到想看看那只熊宝宝。他正要伸出手,朱闻苍日就拎着菜刀冲过来。“不准动它现在式。我告诉你,老子就是要毁了这家伙所有的衣服看他明天怎么见人哈哈哈,不准动!”他挥舞着菜刀。“那是我的宝贝,当时那么甜蜜……不准动!你没听到吗!”朱闻苍日一菜刀挥过去。“我告诉你他妈的现在式,这男人是混蛋!是王八羔子!你以为他真心爱你吗?不是!呸。不是。看看我,还有那么多过去式。我他妈瞎了眼了跟了他。告诉你不准动。”朱闻苍日拎起断风尘的领子。“我只要那只熊宝宝,因为那时我送给他的。你他妈的就和他睡吧,你们一夜几次都不要紧我想到你们在床上他竟然把我的宝贝放在床下我就一肚子的火。”然后他继续冲进主人的卧室碎衣。

断风尘被他搞得一愣一愣的。这人是神经病?他继续想去看熊宝宝。朱闻苍日眼角瞄到了,他随手拽了几件衣服出来,往沙发上一丢。“哐当”一下把菜刀丢到断风尘面前。

“你告诉他,你告诉他谁来了,那个被他抛弃的可怜人,不知被他抛弃第几个的可怜人。就是我把他衣服灭了,这个衣冠禽兽,平时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上起床来简直不是人。不是人!你认为和他上床很爽吗?我告诉你他根本不会把你当人!”朱闻苍日为了逼真又把吧台的酒哐啷一下扫掉一排。“我让你喝酒,让你装情调。”

断风尘看着那个践踏着高级好酒的家伙。替那些酒可怜,那可都是真酒啊……。

“总之,你告诉那家伙,那个喜新厌旧,不,没有节操的家伙。就是我来了。没错。叫他皮绷紧点,没准老子哪次找个时间就把他废了!我不是生你的气,其实你看起来挺不错的我喜欢那个发型。噢……可怜我……。我走了。我很伤心。唉我看来喝多了……我把我的熊宝宝带走。”

于是朱闻苍日在断风尘目瞪口呆之下扬长而去。

空谷残声从熊宝宝的体侧的拉链中小心的掏出一个旧钱包。他打开旧钱包朱闻苍日就看见里面夹着一张照片。是一个有着银紫色头发的年轻人,看不透是男是女,笑起来很甜美,很让人温暖的那种。空谷残声看朱闻苍日对着那张照片很有兴趣。

“我恋人。”

“噢……。”朱闻苍日赞赏的点点头。

“已经死了。”

“………………………………冷醉是吧?”试探的问。

空谷残声重新启动车子:“你没有记忆真是好事。我倒想第二天醒来,昨天的事就永远不记得。”

“那如果你当天晚上睡了女孩呢……也不记得?”

空谷残声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这家伙除了喝酒吃零食就是女人吗?

“咳。我的意思是,你忘了别人可是别人不会忘了你的。而且你睡了她难道你没有快感?”

“这是两码事。”

“真搞不懂你们这些高深的家伙,不能忘记就说明你不想忘呗。我虽然记不起来当然也不强求,毕竟说不定以前并不是玩高空弹跳摔到头的。”

“恩。可能是嗑药磕坏了也说不定。”

“空谷兄你这玩笑真冷……恩,说不定也是啊,也说不定是伏婴师拿什么把我敲闷了也说不定,毕竟话都是他再说。我们现在去哪?”

“取钱。然后想该怎么办。”

“三个选择。”朱闻苍日和空谷残声窝在情侣旅馆里,朱闻苍日吸着空谷残声买来的桔子水(当然是人造的!):“1:你切腹,我自杀;2:我自动回去,伏婴师把你做掉;3:你把伏婴师做掉,我给你打下手。”

“为什么是切腹,等等,计划4没有?比如我送你回去,把这事撇干净?”

“首先,切腹看起来很武士道很配合空谷兄你冰清玉洁的气质。再次,没办法的,伏婴师想干掉一个人就一定会干掉他的。”

“滚你的冰清玉洁……。”空谷残声意识到自己爆了粗口……唉,和这家伙在一起没有一秒钟能平静的。“是不是意味着如果那天我死在追杀之下就不会有这么麻烦了?”

“不好意思让你活了这么久。”朱闻苍日终于感到了点疼痛,捏着手臂。他们开着电视,嘈杂的声音可以掩盖他们讨论的内容。

空谷残声把买来的枪支一颗一颗装上子弹没说话。朱闻苍日喝完了橘子水,丢进垃圾篓里。

空谷残声看了看距离不近的电视机旁边的垃圾篓。递了个包子弹的纸团给朱闻苍日:“丢掉。”

朱闻苍日丢了。丢中了。他被电视机的娱乐节目吸引,虽然丢完后又去捏受伤的手臂但已然好像忘记了他们在逃命。

空谷残声又递了一个纸团过去。“丢掉。”

又中了。空谷残声叫他丢完了全部的子弹油纸。朱闻苍日对他吼:“你干吗啊!”

“朱闻苍日你没失忆前伏婴师对你说过你是干吗的吗?”

“有钱公子哥专门花钱的。你自己有手自己丢去吧。”瞪一眼。

空谷残声把那个看娱乐节目入迷的家伙拽过来:“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能从起重机上跳下来毫发无损,你说你没摸过枪却能射中行驶的汽车轮胎,还有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把垃圾这么准的丢到垃圾篓里去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朱闻苍日歪着脑袋想了好久,然后“哇!美人啊!”他看着电视机兴奋地叫。电视机里面的是一个女星,正娇羞状掩着嘴笑,旁边的主持人介绍:“实在是很有九祸的风范,可惜你还不到九祸那个等级啦你就不要学了你就是一个嗲娘而已,九祸大姐一半英气都不到呢。”女星挥拳打主持人:“讨厌,这样说人家,人家有九祸姐一半的名气就很不错了。”

朱闻苍日看那个女星看的眼睛都发直啊。

“火星时代最经典的女星九祸,在地球就已经取得了不少的辉煌,后来更是和丈夫银鍠朱武作为第一批火星移民起到了划时代的正面意义,你以为就是化妆的像就是九祸啊哈哈哈哈哈。”主持人毫不留情在电视里吐糟,朱闻苍日也大笑起来,不着边的样子直让空谷残声想抽。“就是嘛就是嘛,胸部只有九祸的一半大小还好意思……。”

空谷残声放弃了,他觉得自己真倒霉。“我去买点吃的来。”他说。空谷残声拿着旧钱包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比他高大的浑身散发着男性魅力的扎着编了许多小辫子的马尾辫的男人擦肩而过,那个男人看了空谷残声一下,是一种蔑视的笑,然后朝宾馆里大步走去。

空谷残声厌恶这种人,好像全世界都掌握在手中一样。

断风尘微笑着打开门,空谷残声算什么。他对趴在床上看节目的朱闻苍日说:“我们又见面了。”

他在朱闻苍日还没来得及大叫的情况下仿佛是瞬间移动一样捂住了朱闻苍日的嘴。

“你害的我挨了一顿骂,”他说:“反正空谷残声那种等级我出手也嫌多,倒是你比较有意思。”他的掌心里有用孔雀绿丝线绣有开头字母的手帕,手帕上当然湿润了药物。朱闻苍日看着他,在逐渐陷入的昏迷中听到:“我的名字是断风尘。”

“什么!断风尘已经把人带走了?”麝姬急吼吼的驾着摩托车从正在吃热狗朝宾馆走的空谷残声身边飞驰而过。“你监视他把朱闻带到哪里去了?他一点都没挣扎?恩。恩。我这就去和你碰头,必要的时候伏婴师说保住那颗脑。”她在前面不远刹车停下了,正准备掉头的时候空谷残声站立在面前。

“你是……。”麝姬看了几秒钟,掏出随身的手枪。

“朱闻……。你刚刚说脑是怎么回事?他被带到哪里去了!”

麝姬跨下车来:“你来的正是时候,反正伏婴师对这个银鍠朱武失望了,月姬就可以把事情办了,你就乖乖去死吧!”她黑色紧身衣下的身段撩人,但想不到她们竟然是杀手。

空谷残声一方面觉得,这事情真他妈的和他无关,但他现在又听到了关于伏婴师对于朱闻苍日的脑的什么蹊跷,他听说过露城制药那点子违规做人体试验的破事,不是说是恋人嘛!为何能不在意的取下脑袋。

他的手在发抖。空谷残声不能控制,他知道的,这双手曾亲手杀了他最珍爱的恋人。他听到伏婴师虽是朱闻苍日的“恋人”却可以满不在乎的下命令取他的脑他的回忆就一股脑涌上心头,而且没来由的愤怒。

不管怎样他都会死吗?那么朱闻苍日又为何突然也被列入可杀名单?他还来不及思考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藏身的地方就被麝姬找到了。

黑衣女子发出一声惨叫。空谷残声用过去学的体术把她的眼睛快速的摘了下来,而她明显以为胜卷在握,失去了防卫心,而空谷残声所学的古老的中华体术,他又练得那么好。

“伏婴师为何也要把朱闻也杀了。”空谷残声指着满脸是血的女子的脑袋,那女子也相当不简单,眼睛被摘了现在却相当镇定。她血红加雪白的脸上浮现出鬼魅般的笑容。

“你也爱上银鍠朱武了吗?”她跪坐在地上,任由眼眶中鲜血流过。

银鍠朱武?不是朱闻苍日吗?

麝姬仿佛任能看见面前男子的表情。她冷哼一声道:“朱闻苍日是银鍠朱武的加强复制版。伏婴师不希望他落到他的算天河手里。”

“算天河是露城制药技术部部长,权利几乎和伏婴师一样大,而且他更疯狂,因为银鍠朱武看他的次数比看伏婴师还要少哈哈哈哈哈。一群愚蠢的男人。”麝姬说着大笑起来了,在感受到空谷残声冰冷的枪管指着脑袋也不怕:“银鍠朱武的脑袋是无价之宝啊。所以伏婴师在每个银鍠朱武复制品的脑袋里都放了追踪器。”

“为什么……?”空谷残声还待多问,远处传来的子弹把女人的脑袋打崩了。是伏婴师来了,不过开枪的是……朱闻苍日?他不是被绑架了吗?

麝姬的尸体虽然孤零零可怜的横在路边,空谷残声这时候也没有应该为美女收收尸的道德了,他跑了几步跨上麝姬的摩托车就疾驰而去,而明显伏婴师对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只是挥挥手,跟随他汽车的一辆摩托就跟随空谷残声而去了

骑手头盔下的红发鲜艳如雪被速度的风吹得飒飒直响,空谷残声在后视镜里看见,不由得吐出一个字来。

“鬼。”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