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无所依1(苍朱)

苍朱现代文
老无所依

苍一直仿佛没能从那次事故中的大出血恢复过来,他把小翠兄妹的以前照的全家福挂在杂货铺他位置对面放八宝粥的墙上,每次他被客人唤醒要买冰棍或者饮料的时候猛的一抬头都能看见那张照片,他大部分时间仿佛睡着了——实在也是他天生眼睛小——他不过是在发呆,有人以为老板睡着了偷拿冰棍的时候他总是能从柜台上伸出一只手来“脆皮冰一块五毛”或者“百事可乐三块”。

这个城市很喧闹,他杂货铺的小巷却很清净,连对面的民居都是民初的样式,据说是以前民国大官的宅子,前几天连续不断的有新家具搬进去,旧家具搬出来,收废旧的收旧家具的收旧家电的捡破烂的捡小玩意的孩子全在苍店子里打歇,闹的苍睡眠不足的临时瞪着三轮去多补饮料,回来的时候就见那宅子门荫下躺着个摇着折扇的人——躺在中式摇椅上——是新邻居。苍没多看那个人,嘿呦一下起力把饮料箱子搬到店里,把小三轮放进他那栋楼楼道里,自己坐进店里他固定的老位子——柜台后面了。他怀念黄商子,以前他从来都不搬这些东西只负责收收房租而已。

新邻居也是百无聊赖的家伙。城市里高楼林立,这片区老旧房屋虽多,确是屋子挨屋子,这新邻居每天苍九、十点开了店铺,那家伙也就端躺椅出来躺着了;苍到巷子口的“炒面米粉盒饭”店拎盒饭过来,新邻居摇椅前就搁着个雕花小几,上面摆着漆盒,新邻居巴拉了几口,通常就是把通盒的牛扒好电视里见着的中式料理寿司等撂在一边了,半小时后会有个貌似是餐厅侍应的家伙穿着作古正紧的红白侍应服来收了盒子,新邻居的正餐是在下午三点的各式糕点上——糕点何来,就不得而知了,说不定是在新邻居和苍都不碰面的夜里送来的吧;呆到下午天黑,新邻居把躺椅一收,慢慢就走进屋子里再不出来了,起码苍在每天九点关门前看他出去了就再没出来。

苍去收房租,一楼一楼收过去,他总是拼命敲门,当然不是用手,他用一个捡来的钢管,他不太愿意说话了现在,见着有人开门就伸手,没人开门就继续敲。要是真的没人怎么办?半夜三点继续去敲。告他不讲理?这片区的公安局是年轻有为的赭杉军局长,赭杉军当年从小赭一直受苍家照顾,连刚上任时候小赭被队伍里另一个小头头欺负,都是苍兄妹六人给半夜把小头头堵起来一顿修整,修整成了公务人员知法犯法聚众赌博,是所以赭局对苍哥还是很照顾的。

说道这日苍去收房租,开始敲家家户户的防盗铁门。

“苍哥,苍哥,你知道那个人是干吗的吗?”

苍把钞票放进腰包。“啊?谁?”

“哎呀苍哥你天天在铺子里做生意,没和人家说过话吗?”

“啊?”

“唉,算了算了,就知道问你也没什么好问的。”

苍心想你知道没什么好问的还问什么。一边敲下一家。

“苍哥,你可来了,你真的一句话都没和人家说过哎呀人家好歹是我们的邻居啊人家成天躺在那里你都不和人家说话,唉,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我都说了我没和他说过话。苍默默抄起铁棍向那个女人门上敲了一下,结果下一户出来了,又是女人。

不是苍是租给特殊服务业,全是女性OL和女大学生,她们异口同声的赞过一句:“房东你真是个好人。”
不是因为苍真的人好,而是他租金低,为什么低?他已经没有弟弟妹妹要养,不需要给他们零花钱不用担心学费了。

“苍哥苍哥,我等下再给你啊出来了出来了。”

从她的窗户看出去,新邻居正搬出他的躺椅,在房荫下展开,躺上去。

也许苍看到的东西没有女性深刻,苍一回头看见他的房客宛若看见韩剧男主角一般手指交叉置于胸前。猛然间苍打了个寒颤,感情新邻居每天都被他的房客们看着……。

“上次搬家,我有听到银煌这个名字。唉你看他一头红发,该不会就是那个吧……?”

“啊?”

“想不到银鍠朱武会住到这种小地方来……和杂志上一样啊就是他啊。”

“啊?”

“要是能嫁给他……。”

“切,我看见大半夜的伏婴师来了啊,一早又出去了。”

“难道是真的?啊你怎么看见的?”

“苍哥,给房租,老娘熬夜上网不行啊。”

“这么说我也看见过算天河啊……。”

“……加上我看见的段风尘呢?也是半夜来大早上离开。”

苍在三姑六婆中挤出来。

“苍哥啊,拖鞋啊!拖鞋……。”

苍看看自己不知为何掉了的人字拖,单腿跳了两下,然后走过去套上走开了。

“……苍哥实在是现代人际交际的悲剧……。”他听到这句话,他知道是一个顶着黑框眼镜有着很浓黑眼圈的女孩说的。

苍走下楼来,楼道里轻轻吹拂着凉爽的过堂风,墙壁上贴满“疏通下水道”“招聘”“公安认证急开锁”“治疗淋病梅毒”“办各式证件”,苍拖着脚步从楼上一步一步的挪下来,开铁卷门,用力向上一推。啊……银鍠朱武?他回头看了一下,老房子的房荫下看起来就觉得凉爽,他还是头一次看清:嗷,原来是红发的——他看见一个后脑勺。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断苍朱无感,倒觉得这篇很有爱=W=
原来我也回归清淡了啊

我突然有一种……
苍那群房客是我们一伙人客串来的(喂)
目的就是为了提醒苍哥
你好去跟人家交际交际了啊!

另,突然发现我对苍也不是完全没心没肺的
你这个设定,那句没了弟妹要养
突然觉得心里难过的要死了

No title

啊啊!果然如我所料,苍朱……
这对其实会很萌,编剧似乎有意的说
于是讨个链接走了-v-方便以后找
不介意吧~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