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ice 4(待补)

晚上继续。
4

空谷残声被红发的鬼在追着在大街上疾驰。他在刚天明不久的街道上逃命,比起逃命,空谷残声油门一加在加,感觉简直就是猫捉老鼠的游戏,空谷残声可是还记得和朱闻苍日初见面时那家伙是怎样干掉那些追杀他的黑道手下的,还有那种射击神经,他感到背脊上即便是在风力刮得脸生疼的高速里还是出了一层冷汗。

银鍠朱武银鍠朱武朱闻苍日朱闻苍日。到底怎么回事啊!伏婴师有病,麝姬说什么复制加强版,既然能复制为何还如此执着那个朱闻苍日,他后面不是就有一个吗!

“NO.357,命令彻底把空谷残声消灭。”NO.357在三分钟前就接到这个命令,可他并没有在三分钟内就把这个平均水平之下的人类解决完毕,他的大脑系统分析最主要的归结于那辆和他一样配置的摩托,他尝试曾射击目标,结果那目标竟然给他玩杂技一样的躲开了。NO.357把马力加到最大,试图接近目标。

空谷残声没别的什么特殊的,他不过因为从小练习体术——那是一种在地球上被叫做武术的功夫,这种体术教他看和听敌人的呼吸、空气的摩擦、风的走向来预测敌人的袭击,空谷残声早先不过因为体质衰弱才跟随老师学了体术,事实证明这个本事叫他避过了很多危险,比如他能从呼啸的厉风中听到并辨认出子弹的轨道。空谷残声惊的冷汗从额头滴落下来,那些闪避动作,下腰和扭动让早先他肩膀的伤口裂开,有一瞬间他感到猛烈撕裂的疼痛让他无法控制方向,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被他还击的子弹打碎了头盔防护罩下的杀手用一张没表情的朱闻苍日的脸逼近,他到底该怎么办?

“麝姬,他们把朱闻带进一栋大厦了,我一个人无法行动,你在哪!为什么呼叫你不回答?”麝姬的对讲装置发出声音,她急得要死,呼唤麝姬耳式便携呼叫设备没回答,想到可能是掉了也说不定(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呼叫她的机车上的装置。突然出来的声音把专注于逃命的空谷残声吓了一跳,“她死了!”空谷残声几乎脱口而出。他身上枪支弹药虽有,可也得找个地方隐蔽自己才能开打,在如此的公路上只有做靶子的份,路边的障碍物?只有还未开门的店家。

月姬隐藏在建筑的阴影中,她一路小心翼翼的跟踪断风尘等人的车,绕了好几弯来到一个航空码头附近的一个破旧大厦(摇摇欲坠),他们应该使用了迷幻药物类,朱闻苍日老老实实的被断风尘抱着,月姬不否认那个算天河手下抱着昏迷的银鍠朱武复制加强版倒很有那么搭配的味道。她无法再监视了,断风尘等人进入建筑时月姬被改良过的机械眼能看见一瞬间的粒子变化——那破旧外表是伪装吧,使用了量子立场的外围防护。月姬不敢贸然行动,她呼叫她的姐姐麝姬,怕还有地下隧道什么的或者断风尘直接把朱闻苍日带离这个星球。

然后她听到那个“她死了!”的声音。

“你说什么!你是谁车的主人呢?”

逃命中的空谷残声本来不想打理这个女人,但这辆车是麝姬的,麝姬再说了“银鍠朱武加强复制版”后被伏婴师射死,他现在手上还有那女人眼球带着的血。“她被伏婴师杀了。”空谷残声说。

月姬不敢相信。“你到底是谁!”她压低声音吼,“摩托车怎么在你手上。你在哪。”

空谷残声几乎是叫出来的。“她脑袋被伏婴师打开了花,我是目击者,所以我正在被追杀!你能不能闭嘴。”后面的杀手竟然在高速行驶的摩托车上站了起来,他想干嘛。

月姬打开追踪麝姬车辆的电子盘。她不敢相信姐姐是被伏婴师杀死的,她们姐妹俩作为露城产的基因改造人造人一直都被派监视朱闻苍日的生活,为何伏婴师要杀麝姬,为何要杀自己人。不,伏婴师连他的银鍠朱武都……他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不管是不是如同那个男人所说,她现在无法去和伏婴师对峙,先找那个男人问个清楚。什么朱闻苍日,什么银鍠朱武,我们是人造人不是机械人。月姬联想到她呼叫麝姬时的那一片寂静,电子线路的沙沙声,忍住眼角的眼泪朝姐姐的位置飞驰而去。

伏婴师放心的把杀死他认为小草蜢的任务交给NO.357,他的人造银鍠朱武之一,并不是他最好的复制品但对付空谷残声这种家伙还绰绰有余,他从三排做轿车的雪茄盒里抽出雪茄,身边随行的一个身穿长唐装的复制品熟练的点燃火柴给伏婴师点燃,他最重要的技术结晶,他都舍不得取出脑观察的朱闻苍日,算天河你好大胆竟然抢走他。我给你的技术支持还算少吗!你自己折腾你的断风尘去不要打主意在朱闻苍日系列的身上。伏婴师深深吸一口烟,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科学狂人想要他恋人的脑,就算把那复制品毁了也不能让他得到。

“NO.357还没完成任务回归?”伏婴师问身边的复制品。那复制品停顿了一下查询357的状况,回答:“NO.357正准备最后一击,马上完成任务。”

伏婴师又问:“月姬呢?”

“她停止了内网联络。”

“算了,反正她已经把地点传来。等下把她清理就是了。”伏婴师说:“果然还是不能给人造人自由思考能力。”他喃喃自语。但没有思考能力的话,他又怎么和一具具木偶一起过日子呢?

“月姬发现有量子立场伪装,准备分离器。”使用伪装用到量子立场,让我们准备看你有什么“big show”伏婴师冷笑。

站起来了站起来了。空谷残声在心里大叫。伏婴师简直变态而他空谷残声又多么倒霉,不过就是被个小白脸多看了几眼就得死。不甘心啊,空谷残声向后看去,杀手站立起来了,又缓缓下蹲,他在飞驰的车上宛若在平地一般,我不想死,空谷残声估算着距离,他是想要跳过来!

在NO.357打算借力跳跃顺势把空谷残声射成蜂窝的时候,那目标突然急刹车,NO.357也计算到了他会突然停车,他准备好的扳机快速扣下可是那一梭子子弹并没有把目标射击成预料的筛子,空谷残声急停车,借停车巨大的惯性急扳方向横了过去同时压低车身在车子把他压扁之前一蹬而出。

他撞上路边水泥人行道突出的障碍上,磕到了头却清楚的看见那杀手在飞驰的车辆上来了个远距离弹跳,在发现没射中他之后,竟然在空中来了个漂亮的翻身安全降落!

杀手的着陆时,他鞋子边那些细微的灰尘在空谷残声发自心底的恐惧和头晕的嗡嗡声中无限缓慢的漂浮在空中,这人造人会杀死他不费吹灰之力之力,空谷残声撰着手中的枪把,我只有这家伙,空谷残声抹了一把脸,开裂的伤口刺激他的大脑,火辣辣,和那天凌晨一样,绝境吗?

【活下去。】脑海里,冷醉最后的摸样对他说。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空谷残声,不,是箫中剑要活下去。这就是你的人生了?默默无闻碌碌无为的就为了吃醋的科学怪人死了?空谷残声是箫中剑生命形式的另一个延续,完结了吗?无论是空谷残声还是箫中剑还是破产的荒城少主萧无人都没有完结。我要活下去。箫中剑在一片燃烧爆炸的实验室活了下来,空谷残声再次听到了子弹划破空气带来的旋流声。

NO.357丢掉手中打完子弹的轻型冲锋枪的弹匣,丝毫不在意空谷残声的挣扎逃跑,从裤子大腿处的口袋中取出新弹匣装上去,他心底有某种兴奋感,和之前的猎物不一样,这个目标虽然也很努力的逃跑着,但他比其他人更努力,这让他感觉他被赋予的杀人的生命中总算又有了一丝乐趣。NO.357露出一丝笑容,就像银鍠朱武在实验室发现有意思的化合物一样的笑容。

2004年

银鍠朱武观察着电子显微镜下的细胞质,厚重的印花白色窗帘盖住了实验室外茂密的大树和早春的啼鸟叫声,也挡住了本来可以看到楼下停车场的玻璃。一个看起来充满着贵气的少年挎着书包从打开的电梯门里跨出来,一队路过的研究员纷纷向他致敬并给他让路。

少年经过视网膜检测后,面前沉重的合金门打开,来到另一个狭长的走廊里,他上等的小牛皮鞋踏在金属的地板上,悄无声息的打开最里端的研究室的门,他看见纯白的世界里一团扎眼的红,他朝那团唯一的红走去,唯有这红色让他温暖,让他感到活着,他宛若盗取天火的普罗米修斯一般小心翼翼的伸出双手。

“是……伏婴。”他能感到掌心中他睫毛的长度。他的皮肤,他的眼眶……。

“伏婴,你要把我眼睛按炸了。”伏婴的表哥银鍠朱武笑道,他手上还调校着显微镜。

伏婴师轻轻把他的唇碰到那人耳边的头发上,然后松开了手。“想不想我?”

银鍠朱武放下手上的工具,转动椅子朝向伏婴师。“大学还好玩吗?”

“这就是你半年没见我的第一句话吗?”伏婴师看他的显微镜。“一点都不好玩,男女都在发情。看来你的图谱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

“你不是伏婴师吗?”银鍠朱武笑。伪装的很好的伏婴师。天才伏婴师。

“有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如不上学来陪你。”伏婴师把他少年的手放在他表哥白衣的肩头。

“哈,”表哥笑着站起来,比伏婴高出一个头的银鍠朱武从桌子另一边抓过一沓纸放在少年手中:“那你帮我把他们整理出来吧。你表哥正好需要一个小助手帮他节省时间去约会。”银鍠朱武潇洒的转身离开。

“约会?和谁!”伏婴师对那个走出的人喊。

“你将来的表嫂呗。”银鍠朱武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门再次打开时,那个女人走过来,她把手从银鍠朱武的手中优雅的伸向伏婴师:“你就是朱武那个15岁就上了哈佛大学的表弟吗?你好,我是九祸。”那不过是个在电影屏幕上卖弄胸部大腿的女明星而已。伏婴师吻她的手。“见到你是我伏婴师的荣幸。”

荣幸到他看着他表哥从保温箱里抱出那个婴儿。他们的第二个孩子。

这时,人类基因图谱才公布被发现完全。

庭院里的银鍠朱武的视线从草坪上玩闹的孩子们和喝着下午茶的九祸身上转向伏婴师,他在明媚的阳光下起身迎接活在嫉妒的地狱里的伏婴师:“改造试验进行的如何?”

“很成功。”伏婴师说。

放在茶桌的点心下的报纸上的标题:人类在火星上发现大量结晶水。

空谷残声肺活量极具增加,他几乎可以听到他的心脏急速跳动的声音,那个杀手追过来了,他要找个隐蔽的地方。哪里可以躲起来?空谷残声在两天前的凌晨没有听见冷醉对他说【活下去】而现在那个时候的场景在面前真实的就像当时他依然可以抓住他的手一样。他不想这么死。他几乎无路可逃啊!

报刊亭。

“娱乐早报”几个字映入空谷残声的视网膜。

空谷残声想起朱闻苍日莫名的对娱乐新闻的爱好,娱乐娱乐娱乐,空谷残声一点都想不起来什么娱乐消息,脑海里突然出现两个字。

“九祸!”空谷残声大喊。NO.357感到自己身体深处有什么让他停住一般,这个词让他心底什么东西在动,空谷残声没有惊讶的时间,他一挥手,射击。

NO.357好歹也是改造人造人,他虽不像空谷残声一般从小训练体术,可在他眼中耳里,子弹的轨迹和风声简直就是人的絮絮私语。

NO.357在向上跳跃的同时感到他已经拖延了太多时间,于是他很干脆的打消了想先玩玩的乐趣,他眨眼间降落在空谷残声身后,连子弹还未击中那面随便那面墙之前。

空谷残声觉得这次他脖子没断绝对是上辈子烧香烧的……,可是他眼冒金星,浑身都“咔哒”响了一下。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使不上劲,在NO.357的子弹射中空谷残声的胸膛的时候,朱闻苍日猛的睁开眼。

他躺在华丽的洛可可式的豪华吊顶大床上,手脚依然酸软,转过头,那个见过两次面的绿宝石小辫子趴在床边的凳子靠背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我就说这样很适合你。果然是睡美人。”断风尘带着一贯的微笑看着朱闻苍日转过来的脸,亚裔脸型和肤色加红发,银鍠朱武原来是混血儿吧。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晚上继续到哪里去了……
人家要表弟TX表哥啊~~~
咳,不是,我是关心儿子怎样而已(你就扯吧你)

No title

我不是故意的啊~~~~偷偷上网的号码人家正主儿回来了啦>///<
我努力!!!
你扁我吧(貌似已经开始被扁习惯了)

No title

你要加油啊……
我饿死了今天就不给荒城撒土了……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