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月之夜》07.5 完

好像是当年冷醉祭文来着……



无月之夜

是因为气温极低么?血液流动的速度减缓了。连手指甲都冰冷的感觉,身边因为相杀而上升的体温所融化的冰雪,又开始结冰了。
心也结冰了。
只剩下耳边的冷风的呼啸。
无月之夜

是因为气温极低么?血液流动的速度减缓了。连手指甲都冰冷的感觉,身边因为相杀而上升的体温所融化的冰雪,又开始结冰了。
心也结冰了。
只剩下耳边的冷风的呼啸。
我真是傻瓜……。所以,傻瓜就算是死了,也没人关心吧……。
这样想着的冷醉,终于还是闭上了眼睛。
满天的雪花,慢慢的、温柔的覆盖了他的身体……。

宵发现他变了,不再是以前古道热肠的冷醉了。
在救完萧中剑后,宵想起冷醉至今还躺在冰天雪地中便赶忙返回头去。他是除了佬无艳外另一个关心自己的--朋友啊!
冰雪的世界中,点点轻盈的雪花洒落在冷醉染满鲜血的藏蓝色棉衣上,红的白的蓝的,这就是他第二个朋友的结束吗?宵轻轻的扶起冷醉冰冷的身体。
要是有造化之钥就好了。我可以把你救活,你可以再次对我笑……。
冷醉长长的睫毛因为承受不住雪的堆积,落了下了。
宵分明看见那一小撮雪落在他的鼻子下,被气息吹偏了点……。
毒药伤害了他的五脏,极冷之气伤害了他的经脉……。
现在的冷醉,不会再笑,不能使用武功,不再说话。
他只是不停的喝着酒,曾经闪亮的双眼也蒙上了悲哀。
就算再不了解人心,宵也体会到了那份绝望的悲伤。
“你就算救活了我又有什么用呢……你叫我如何活下去……。”冷醉说过的这句话久久的环绕着他的耳边。
为什么人,要有这么多的悲伤呢?
无艳被人欺骗被人欺负……;冷醉被最信任的父亲所欺骗而几乎死去。魔物骗过自己,当时自己很不可思议很难受……。无艳和冷醉,一定更痛苦更难受。
可是要该怎样去让他不难过不再悲伤了呢?这点,没有人教会他……。
宵才发现,他学习到的,都是让人感到痛苦的东西呢。
我该怎样对你说,你的笑容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之一呢?

“冷霜城,你今日伏诛吧。”萧中剑握着剑指向完败的冷霜城。“杀害了冷醉的罪,伤害了无患的罪,今日一并偿还。”
“笑死人了。冷醉时被你一剑刺中要害,我不过是减轻了他的痛苦而以。至于金无患,我更本就没有伤害他只是让他配合了一下。”冷霜城阴冷的笑着。反正受这么重的伤,也活不成了,不如让你内疚一辈子。“杀害冷醉最主要的那剑,还是你的那一剑啊,一剑穿心呐。”
“你想想看,醉儿刺中你的那一剑多么点到即止……。啧啧啧,伤害了醉儿的人其实是你啊萧中剑。”
“不是的……是你!!听宵说是你最后杀了重伤的冷醉……。”萧中剑突然回忆起来,那天虽然冷醉好像的确是并没有很用力的刺向自己,……而自己却给了他沉重的一击。那个时候,他同样也是中毒了的……。难道真的是我……。
这样想着,连握着剑的手也颤抖了起来……
“宵救活了了他。而你有想过要去给他收尸么……。”老人阴险的居心再次挑动了萧中剑的神经。
“不要说了!!!”
血雨中的男人,因为认识到了自己内心的残酷而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宵,你救了冷醉么。”
“不,他说他死了。”非人的男人,特殊的声音说。
“他还活着!”
“身体还在动,可是他说他的心死了。”
宵的话语,无心的话语、重复的语言,让萧中剑颓然倒地。
[他……还活着……。]
“你那天之后,一直都没有去过那里么……?”
回答宵的,是一片愧疚的沉默。

“冷醉,你不要再喝酒了。大夫说,喝酒对你的身体有害。”宵看见冷醉又倚在窗口,桃花纷纷的落下像傲峰的雪一样。冷醉说过他要回傲峰配冷滟,可是现在不能使用功体的他,是无法抵挡傲峰的寒气的,于是他只能在这南方的一个小镇,孤独的看着日升月落--宵,也并不是时常也都会在的。
冷醉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远处不知什么东西,小口小口的喝着壶中的酒。
“你要是心理不舒服难受,就哭出来或者说出来吧。这样你会好受点。”宵担心冷醉的身体,他还那么年轻,却看上去那么死气。
夺走冷醉的酒壶,冷醉也没有挣扎,只是默默的看着远处不知什么。
“我不想你死。看到你还有一口气在的时候我心中舒了好大一口气。可是看到你现在这么不开心,我想我把你救活是不是做错了。”宵很诚实的说出了心中的话。
“宵,你没错。
是我想不开太笨了。“
宵看到他的影子在地上拉出好长好长的线。
他只是想抱抱他,告诉他不要悲伤。他也这样做了。
脸上感觉到宵毛毛的大衣领子,冷醉苦笑了。
“宵,你真好。”

“我不想再见他。”听完宵的转达,冷醉淡淡的拒绝了。
“就让我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吧。”
曾经打动了自己的心的人、木衲不懂变通的男人、手下并没有留情的人、连自己是否还在那雪山上都不知道的人。已经不想再看见了。
“嗯。”宵点头。虽然不知道人心是为什么,明明是心底那么重要的人,为什么在思念的同时不能相见呢?
但是,冷醉是这样说的。
他就会答应他的。

凄冷的萧声夜夜徘徊在空气中,饱含着思念与哀愁。
冷醉就伴着这无尽苍凉的萧声,夜夜饮酒无眠。

为什么明明在乎对方,却要一再的伤害对方呢?见面又会怎样呢?
“宵。叫他不要吹了。”
那是一个冬日的夜晚,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夜空中只是惨淡的乌云,一朵朵、一朵朵的缓慢的飘着,不知要飘去何方。
点点油灯,在空中伴随着萧声,轻轻的跳着舞。温柔的,如同当年的雪一样,用她的光辉抚摸着冷醉惨白的脸。

“我……这些年一直很难受。所以,叫他不要吹了……。”握着宵的手,冷醉面朝着墙壁,闷闷得说。
“不要让我在黄泉路上也听这首曲子。我腻了。他还没腻么……。”
宵无言的握着他的手,如同冰一样冷。
原来这几年你一直都不好受么?我果然是不应该把你救活么。人,为什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宵,多谢你这几年一直陪伴我。”
多谢你是唯一一个,还记得我的人……。
“告诉外面那个,自己好好活着吧。”

吹箫的人依旧,可是听萧的人,已经不在了……。
宵感觉到手中的手,没有了生命的灵气。

为什么你不想活着却仍然活着,想死却没有死呢…………?
眼睛涨得难过,可是却没有其他的感觉了。
没有人告诉他,这是什么感觉了……。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