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之七日(耶纪)再补(会很快的)

是冰恋。
不知道某人还看的惯吗?
恋之七日
第一日
耶修度在目标住的高级住宅小区埋伏了2天,终于在第三日凌晨一点多发现目标带着一身烟酒味出现,他跟着目标上了楼,蹑手蹑脚的,待目标打开门的一瞬间扑了上去。他准备充分自我演练多次,纪子焉或许真的喝多了,真的掐死了他,耶修度却猛然觉得名为空虚的大锤往他脑门上来了一下,而死人连抽他耳刮子都不可能了。

耶修度巡视了一下房间,把死去的纪子焉拖到卧室并把他搬上去,他怀抱里的纪子焉温顺美好,死人很沉,不是死人的话他可连碰都碰不到纪老师,这么想着死人软趴趴的质感就被减轻了点。其实要干,现在就可以在地板上干了,想干多少次都可以。怎么能把子焉放在这硬邦邦的复合地板上呢?耶修度拖着比想象中重一点的尸体把它扛到床上,可惜他天天卷棉花糖卖的胳膊,他本来想抱上去的。耶修度把安安静静的纪子焉摆好,一个睡美人,但永远不会为谁的吻而醒过来。

耶修度亲吻那尸体的嘴唇,闻到一股子浓度很高的酒精味,他不知道纪老师还会喝酒,他想象中的纪老师绝对只喝矿泉水,咂了咂舌尖里的味道,唾液和酒精混在一起,衣领上有烟味儿,耶修度把他衣服裤子解开,看到那个苍白的身体完全展现的时候,他没能控制住扒开他的双腿进入那个梦想已久的后穴。

他没干过死人,活人他干的也不多,差别暂时没感觉出来。只是想到他进入的是那个不可一世的纪子焉的身体,耶修度觉得全身的血液都灌进了两腿之间。纪子焉毫无反抗,没有言语,默默的把他美丽的让人嫉妒的双腿放在杀死他的男人肩膀上,在他的身体死后变得僵硬的近两个半小时里,他的身体被注进了三次滚烫的精液,因为肌肉已经松弛下来,它们缓缓的如同蔓延的岩浆一般在深蓝色的床单上漫漫蔓延。耶修度把汗湿的脑袋放在纪老师的下腹处,颈部的血管静静的感受着死人私处静霾的冰冷。

第二日

尸体变硬了。有点麻烦。无法从正面看着那漂亮的脸,而背面也开始出现难看的斑点。在睡了一觉起来的“晨起”下耶修度看着身边那个平静的宛若深眠在海底两万公尺的脸庞,柔顺的刘海和轻阖的眼皮,他几乎不敢相信纪子焉在他身边陪了他一晚。在一个虔诚的早安吻之后,耶修度把那个水泥板一样的尸体翻了过来,被压的扁平的大小腿肚上被留下了一串疼惜的吻,一双几乎是膜拜的手试图把臀部的肌肉推成原来挺翘的摸样,一根带着死亡的颤抖的阳物再次探进前一天进入过的地方,前一天干涸的精液和无法收缩的肌肉让他几乎落泪。

他把他杀死了。永远死了。死的彻底了。

耶修度把光溜溜却依然美丽着的尸体拖到纪子焉的卫生间,打开水去洗它,为它抹沐浴露,用毛巾去擦它,试图活动它的四肢,最后他看着在铁的花洒下那尸体上蔓延的濡湿的头发,狠狠的抱着那身体在浴室的瓷砖上又来了一次。那种花洒的力道太大了,打的他浑身都疼。

他最后还是把纪子焉弄的干净,香喷喷,带着爽身粉的滑溜劲儿,他给它吹头发,吻那白的近乎透明的耳垂。他看它的嘴唇那么白,咬破了自己的舌尖用舌头给纪子焉抹上了层鲜活的颜色。啊。多美,几乎可以看见下班时泯着它们带着那种轻蔑的神情看每个人的纪子焉了。现在纪子焉只属于他。

中间他出去吃了份牛肉拉面,回去看了看他的棉花糖铺子,孩子们看见他开门,一窝蜂的涌了进去,他不得不拿多了点钱赶紧的关了门。他再也不想卷棉花糖了。他要回去抱着他的子焉直到地球破裂。

纪子焉在家静静等他,长长的睫毛下盖着眼球的眼皮,多么可爱,多么乖巧,可惜去按按,塌进脑里去了。下午耶修度靠着床垫看电视,那尸体一直陪着他,他的晚饭取了纪老师家冰箱里的一盒鸡肉香菇方便盒饭微波炉热了吃了。垃圾箱里还有冷掉的咖啡袋子。尸体持续着冰冷僵硬,而就算这样,就算纪子焉的身体肌肉已经被耶修度摆弄的变形,就算硬的椰修渡连翻都不太能翻动(因为他翻了太多次了),如果现在再去亲吻他的嘴唇,会闻到仿佛深渊之下的烂泥味,耶修度还是在入睡前抚摸了纪老师发白的脸,幻想他们是同床的恋人。

想要体验平淡的感觉,入睡前没有做爱。星星难得的在落地窗前宛若近在眼前,天鹅绒的窗帘微微摩挲着地板,三个世纪远的下水道传来马桶隆隆的声音。

第三日

他醒来被死人的肤色吓了一跳。

无法再用心理安慰。死人就是死人,慢慢腐烂在他身边躺了两个夜晚。

耶修度先去纪老师家的卫生间吐了,然后他回转回卧室,他本想在那尸体上留下一个亲切的吻,可是他发现他做不到,他抚摸过那比平常人高的额头,乳头的颜色已经变成了酱紫色,他想到他竟然和已给死人做爱多次,亲吻这句尸体的私处,把舌头伸进它的喉咙深处……唉……他不应该嫌弃纪老师已经死了不是吗?

是我亲手掌握了他的死亡。你能想象纪子焉老去的样子吗?那太可怕了。又或者,想象他在其他人,不管男人女人的身边成双成对?还是死了的好。神话就让它在最美的时候终结。于是这样想着耶修度又宽慰了不少。是他让这个神话可以流传下去,他的双手还有纪子焉生命的血管的温度。

纪老师啊纪老师,你为什么苍白静止。

耶修度去商场买化妆品。在活生生的人群里钻来钻去,热的出了一身汗,直奔最好的柜台,最白的颜色的粉底,最自然的唇彩,对了,还有腮红。天气发闷。离开了那个房间又心急着要回去。

耶修度慢慢的把粉底往纪老师脸上抹,最白的色号看起来果然比死人肤色自然多了,他给它化妆,指腹的温度使那尸体的嘴唇鲜嫩欲滴。

中午他泡了方便面吃,自然是在纪老师家现拿的。不过他精心为纪老师做了他在电视上看到的什么生鱼沙拉。晚6点的时候,耶修度把那盆沙拉自己吃掉。锁门。回了自己家。

第四日

一出家门就有警察来询问关于失踪的纪老师的情况。耶修度说,我怎么会知道。警察同志说,因为你有跟踪老师被扭送派出所的前科。耶修度说,那我也不过是跟踪而已。犯得着把我当绑架犯啥的来问吗?警察同志说兄弟你想多了吧……。其实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这个纪老师啊……好像人际关系很复杂。

耶修度呆呆的哦了一下。我还以为他深居简出,他说。

警察同志哈哈大笑的拍拍他的肩膀走了,把他当可怜的同性恋跟踪者,还悲哀的不知道喜欢对象的生活环境。

耶修度返回家里,其实也就是他的店铺。他烦躁的走来走去。他知道纪老师经常被用黑布盖住车牌的汽车接走,很高档的汽车,干净的车盖都能照镜子的那种,他不知道纪老师活着属于谁,他重重坐下直拍大腿,妈的我干嘛要嫌弃那是个尸体,那是纪老师,纪老师的身体啊。他不由得仰天大笑,他实在太伟大了,干活着的纪老师有什么了不起!死去的纪子焉的第一次是属于他耶修度的。

哈哈哈。

这么一想他心情愉快,那尸体的尸斑和僵硬的躯体在他脑海里又美丽了起来。活着的纪子焉算什么!死去的纪子焉是他的。他哼着小曲来到纪老师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亲吻尸体冰冷的脚趾,如同过去的骑士亲吻女王。

耶修度开始思考他该怎样死才能配上纪老师。

割脉、跳楼、自焚、吞安眠药。耶修度脱得光光的想着。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他的脑子。为什么他要这么快的去死,作为杀了纪子焉的人,他不该被历史……或者新闻……或者,那些喜欢纪老师的人记上一笔吗?
他抱着微微软化的纪子焉幸福的笑。他几乎可以想到那些曾经拥有过这肉体或者对着肉体投注于感情的家伙们会用怎样的心情回忆他了。

同性恋凶手杀人奸尸并共度多日?

比买棉花糖一辈子都好多了。

电视机里放着午间新闻,耶修度吃了饱饱的饭,他怀中的身体开始软化,刚进门感觉到的臭味已经不那么臭了,暖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在地上嵌了一道金边。耶修度他想他明天就去自首。所以,他要睡个午觉,然后好好的最后干个几次。

干的时候,真想把阴茎留在那个冷冰冰没弹性的地方。而放在他嘴里的时候,可以幻想纪老师羞愤难当或妩媚冰冷的脸。亲吻私处的时候,竟然还出现了“纪老师会生一个我们之间的孩子”这种想法。最后耶修度也觉得他真是臆想过头了,喘着气趴在一边,恨自己不能再干一次。

第五日

因为勉强自己,耶修度觉得尿道口疼痛。冲洗的时候他痛的没了感觉,干脆握着那话儿竖起来放到那个力巨大的莲蓬头下冲,在感觉睾丸都快被打平了的时候关了水。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双眼离开显示器,
愣看窗外……
约莫持续1分钟,
前往厨房,
泡壶太平猴魁,
×杯下肚。
终于冷静下来了,期待下文……

No title

本来以为是施工大队现场且某花外出取材……想不到居然看到了耶纪—[ ]—!!得偿所望啊~~~!花花,乃真是世界之光~~+ +(狗腿看)
突然想起以前看过一个男人专门把女人虐杀之后用她们的嘴给他KJ的漫画。QAQ情不自禁想到人变成尸体后尸体的变化……啊,没写那啥啥啥和那啥来破坏美感真好。

No title

强烈召唤第五日出炉~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