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梅传(增加一点)

…………………在自慰一半跑去看色情片了……=3=
片段灭文法
红梅传

1小红梅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个高僧……,他的房间后院有一颗红梅树,这可红梅因为天天听他诵经,吸收日月净化,集高僧香火精华,终于在一个红梅花开得夜里修的可以幻化人型。正当它凝聚人型的时候,恰逢明月高升、一阵夜风吹过,红梅花瓣飘落在高僧的蒲团上,红梅树精正凝结的妖力催发了红梅浓郁的香气,搅得高僧心神不宁。抬头一看,赫然见窗外那棵红梅树上飘荡这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月光盈盈,肤白似雪、发红如梅,一双眼瞳华如鎏金,一双大腿皓如白玉……,妖精见高僧向这边看来,给了他一个微笑正想说:“恩公你好”的时候。也是这高僧终于不能得道,就是这么一瞥,已经欲火升腾不能自己,连鞋子也没穿就跑到红梅树下掏出那话儿就等妖精凝型完毕好狠狠一尝风月滋味。红梅精正被高僧的行为惊吓的时候,天空一个响雷劈下,原来这天正是高僧可以得到升仙之日,可惜他却还是被妖精所惑——把高僧劈晕了。待高僧清醒,哪还有红梅精的气息!而自己百年修为也需要重新修炼。高僧深觉妖精实在害人不浅,在诵经念佛之余,从此对妖精势不两立。而这位倒霉的高僧,原名弃天,法号法海大师。

2,花月季

话说有间妓院的后院里有株月季树……。月季是红色的,枝粗花大,妓院里的姑娘们都很喜欢它,也不摘花。月季天天沐浴着莺歌艳语脂粉膏香,吸收日月精华,睹男女合欢之乐事,渐渐的也修炼成精,随意化男化女,混于姑娘们之中游戏人生。

3
“苍,你快走。”眼见是普通人的苍不敌弃天法海招式,银鍠朱武吐出一口血来,他功体受伤,且腹痛不止,还是挡在苍的面前,挥剑向弃天法海而去。

“朱武,你不要紧吧。”苍见他呕血,欲上前搀扶,却被朱武伸手拦下。“你不是他的对手,快走。”朱武背向他,厉声道。

弃天法海见红梅精如此庇护那个男人,没来由怒火上升,他看向那妖精,只见那小红梅精面色煞白唇带朱红,一双眸子只厉眼看他,伸手把那男人挡在身后……。这妖孽!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在他法海面前还敢关心那男人的死活!弃天法海一怒,越过银鍠朱武直扑向苍道长,一个十成功力把欲护朱武的苍道长扫向一边的大树。

“苍!”朱武急唤一声,急急就要飞身上前拉住他,不想弃天法海一个欺身上来,直扣住他执剑之手的命门!

“妖孽!还不跟我回去!”

“苍和你无冤无仇,为何要伤他至此!”眼见苍撞向大树呕出鲜红,朱武心疼,不由得厉声喝问这代发修行的和尚。

“还狡辩!你勾引人类,吸取元阳,和月季精害箫员外二公子差点精尽人亡,偷仙草杀仙童,闯地府修改生死薄,你说你犯错事还不多!”

“苍……。”朱武命门被握,向苍看去,他一个人类之身,就算是仙葱复活,也不能承受这么大力的撞击啊。苍见他朱武被扣,虽然内腑剧痛不止,可是与朱武的的相遇、相知、相伴仍是历历在目。即便朱武是妖精,可他对他如此情深义重,他也并不是没有感觉,怎能让他被这淫僧带走。苍再次运功向弃天法海攻去,弃天法海见这男人仍不死心,扣着红梅精朱武的命门一个转身,朱武的佩剑斩风月同时被他深厚的内力所震断,射向苍的心窝,苍一个躲避不及,正中断剑。

“苍。”朱武唤他,弃天帝带他飞至树梢,一手扣着他手腕一手掐住他下颚,残忍的逼他正视苍的挣扎。

“放开我。”朱武挣扎着,看着苍也抬眼看向他道:“朱武……我不能……”一句话还未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法海看红梅精眼眶都湿润了起来,怒火攻心,忽觉脚边鞋湿,低头一看,那妖精衣物下摆处竟然湿红一片且滴下血来,染湿了他的鞋。

红梅精丝毫没有为自己身上的痛苦所吸引,他只是看着苍,继续试图挣扎开法海弃天的禁锢,法海一发功,红梅精周身表层衣物尽碎,“啊”的一声,已是全身无力倒在法海怀中,弃天一个冷笑,长袖一挥,红梅精和弃天已经全没了身影。

“朱武……。”苍在闭上眼睛前唤道。

神宫里,弃天法海一挥袖,那被他拢在袖中的妖精一个跌落在地,弃天法海只见的他一双含怨带怒的双眼扫将过来,先是骨头酥了三分:再一看那将掉未掉的外衣,下摆处扯破的下衣下的双腿(还带着红色的液体),三魂再跑了两魄;而那妖精一手撑住自己,一手拢着已掉了盘扣的领口,竟然还想和他拼命!

一声冷哼,弃天法海道:“你这妖孽,淫乱红尘,老衲今天就要以身试法。”

“你要我的灵丹,只管拿走便是了。”红梅精想到苍胸口插着断剑倒在血泊中的样子,就算苍是借助仙葱复活之身,这一击之下定是活不成了,只盼着能早日堕入轮回好追他而去,一时之间心灰意冷,负气说道。可他想不到的是,弃天法海道:“污秽的妖精灵丹,又和用处。”捉了他双手就压将下来。

“你……你要干什么!放开我!”躲避着弃天法海亲吻他的嘴唇,朱武已经难提真气,只是挣扎不已,可又哪是弃天的对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仅存的里衣被撕开。而他也仅能无谓的妄图脱离弃天法海之手,在他试图加紧双腿不让那妖僧进入时一阵腹痛排山倒海的袭击了他,就是这一阵小腹而上的疼痛,让朱武疼的全身瘫软了,原来他一直关心着苍,完全没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一动之下才察觉到。

弃天法海感觉到一瞬间身下之人那痉挛的痛苦,奇怪他并没有把朱武打到这么严重的地步,而且他一直是双腿之间流血不止……弃天法海放开那妖精,看他捂着腹部在地上呻吟,想到那个曾被他抱在怀里小儿,这妖精受了重伤也要叫月季精带走的男童,是红发的。

“妖孽……妖孽啊……”弃天声音都发抖了起来:“真是妖孽啊……。弃天法海一个耳光扇的朱武头晕眼花,不整的上衣根本盖不住白皙的身体,弃天法海掐住朱武脸颊道:“你竟然给那人类诞下子嗣……,现在竟然又怀上了,真淫乱啊……。”他看着朱武因为痛苦而睁大的双眼,去亲吻他的眼皮:“反正,不管是谁的种,你都不需要它了。”他拉开朱武的裤子,欺身而入,扳开因为不愿承认的事实和痛苦而颤抖的大腿,一手用力持续按压那妖精的腹部。

“呜……”朱武连声音都不完整了,被掐住的脸颊让他合不拢牙关,腹部活生生的在被按压,他一直每注意到竟然又有了(我雷轰了)


熄灯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乃这是在高潮处硬生生掐断……何等不道德的行为呀~~~(趴伏)

话说仙葱到底是啥?

No title

一直没注意到竟然又有了……
一直没注意到又有了……
看来妖的怀上和人不同滴~不过~~~小红梅乃一直以来都做啥去了?

No title

片段法是F好友的专利啊,你竟然一出关就剽窃……

顺便,不带这么炮灰人的,萧员外的二公子,那好歹是我家的孩子……真是……超过啊你,我心疼自家崽子了(喂,你平时欺负的少么)

果然,我还是弃朱接受无能……

其实我觉得苍和朱武能生出赦生,因为常体发色像葱,杀体像阿朱(好吧,我是来乱的,无视就好)

No title

……我没有闭关啊。只是课业很忙而已。
现在广播:片段灭文那个创始人查某啊,我剽窃你了,你如果要索要侵权费用的话……我马上补全文=___=Y
……那可是弃天法海说的!!!你竟然信他了!!!恩……认真思考了下,赦生确实不错……那不如……你来???(反正还没提到名字来~)

No title

餓。。。。。貌似之前花月季抱走的男童就是赭杉吧 然后這次紅梅精在被棄天法王以身試法的時候流了…又懷了小烏梅?

No title

MUU……我还是决定是赭仕林了……某人说的“气质像爹,头发像娘
”还是不错的……

………………是啊是啊童鞋你中了!就是要可怜小红梅了MUU……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