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梅传·月季精相关片段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萧无人终于抬头看到底是谁把磕完的瓜子壳神准无比的丢中他的脑门的。

“啊,是你……。哎呀。”朱闻一手套着装瓜子的小锦包,正等着他抬头对他招手呢,一边又重嘴里吐了瓜子壳出来砸中萧无人脑门。

萧无人有些生气了,“姑娘你可不可以不要在这么丢在下了。恩……。”朱闻本来坐在墙头,翘着二郎腿坐着,听到他说话,一下子跳了下来,萧无人看着他从高墙跳下来紧张了,伸出手去接他,结果朱闻也毫不客气的让自己也砸在了萧无人身上。

萧无人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手上接找个软软的物体,然后他的嘴唇被有着麻辣瓜子味的嘴唇盖住了。

一阵静谧的颤抖后,萧无人睁开眼睛,看着这大胆的姑娘的金色瞳孔。

朱闻又咬了一下他的鼻子,然后从萧无人身上爬下来道。“在下也是堂堂男儿,萧二少爷幸会了。”

萧无人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拼命揩着嘴唇,朱闻只是笑,“古说男女授受不亲,男男就不会有事了啊。二少爷你没事吧。”

“……你……你干吗没事亲我嘴巴啊。”萧无人听到他是男人,不由得有些厌恶。

“……我骗你的,我是女的啊。”朱闻看他脸色,又嘻嘻笑道:“我骗你玩儿呢~”

萧无人虽然还擦着嘴唇,但是脸红了,为了不让这位“姑娘”看到,他把脸转了过去。“姑娘……请你……请你自重。”

“姑娘”唉了一下,大步走上前来,拉了萧无人的手往自己胸部上放去。萧无人尖叫“不行,不要,哎呀不行啊姑娘……。”

朱闻当场笑出来,“我是男的可以了吧。哈哈哈哈。”他看萧无人接触到那一片扁平的时候,眼睛里的那个沮丧啊。太可爱了!

“你……你干吗戏弄我啊。”萧无人气愤了。可是还是努力保持他知书达理的大家公子的语气。

“因为你看起来又正值又好玩啊。”

“哼。”萧无人拂袖而去。朱闻把瓜子锦袋的口封好仍是挂在手腕上,跑过来赔笑道:“好了好了,我看你好不容易翻墙出来又站在墙角发呆很有意思嘛~。别生气了。给你赔罪,晚上请你吃汤圆吧。我不会对萧员外说看到过你的。”

两人在庙会上走着,朱闻把装糕点的纸包挂的满手,萧无人看不下去了还帮他提了不少,朱闻一边吃着画糖霜,一边对着带着面具的萧无人说:“好玩么?”

“看来你和他们混的很熟啊。”

“哪里……小意思而已。我哥那个房客才厉害呢,往街上一站都有人给他塞东西。”

“就是那个道长?”

“哈哈哈,是啊就是那个混饭吃的道长。”朱闻笑着把糖霜棍子随地乱扔,一把把萧无人的面具掀起来,看到他仍是那张看起来面无表情的脸。

“反正都给你买了面具,偶尔也笑笑吧,不然你的脸会冻住的。”

“朱闻!”听到有人唤朱闻,萧无人赶紧把面具带上,他可不敢让他爹知道他跑出来玩。来人是前几日看到的和朱闻走在一起的头发更红的那个。

“朱闻,怎么不说一句就自己出来玩了,亏我还找了你半天。”朱武同样挂着大包小包的临食过来了。他看看一边带着面具的萧无人。淡然的把目光看回朱闻。“不要太晚回家。”

身后走来永远走不快的苍道长。“朱武,那边炒板栗,我们去买点把。”

朱武挥挥手和朱闻分手了。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哦哦哦哦~~美好得小月季啊~
这时候小红梅还没被绑票这样那样啊…………

No title

是啊。箫朱闻的见面= =
我描绘不出月季姨壮烈的场面了OTZ

No title

炒板栗……555~~~继续散发平安夜的怨念。
是说这场景真生活呀~花月乃确定要让这么欢乐的小月季……那啥么?

No title

我再次确定自己很爱可爱的玩弄我儿子的小月季(咳,是小碎花)
给站在路上的松鼠喂食……那个叫有爱心(茶)
苍道长也就是靠张看上去老实可靠又皮相确实不错的脸骗吃骗喝了

No title

越寫的歡樂我就覺得后面越悲慘= =

No title

玲珑姑娘真是玲珑剔透七窍玲珑心啊!=V=
大拇指!

No title

某菌= =
当然。说起悲壮你不也彼此彼此么=_,=

No title

于是看你们一个两个干出来的事
只有我一个是好人
只有我一个永远在不辞辛劳的给他们治愈给他们幸福
只有我一个连手头的所有带有悲伤气氛的文都暂停了
只因为……你们都够残了

No title

是的。
我们都是坏人。
你是好人。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