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昙(苍莲袭) 完 (当年给非子夫人的礼物)07.5(H文)

点播1:巧克力………………
2:双龙进洞(= =|||)
黑昙

昙花别名琼花、月下美人。灌木状主茎圆筒形,木质。分枝呈扁平叶状,多具2棱,少具3翅,边缘具波状圆齿。刺座生于圆齿缺刻处。幼枝有刺毛状刺,老枝无刺。夏秋季晚间开大型白色花,花漏斗状,有芳香。原产墨西哥。喜温暖湿润和半阴环境。不耐霜冻,忌强光暴晒。宜含腐殖质丰富的沙壤土。冬季温度不低于5℃。





苍察觉到有人在天波浩淼的外围。
他解开封印,天波浩淼外围,在漫天的星光下、无边的草地中,他就躺在那里,脸上美丽的花纹,被旁边盛开的几朵白色的花朵衬托得妖艳了起来。
月色很美,皎洁如水。
是满月呢。
银色的纱光温柔的盖在那人的脸上,身上,在苍来到的同时撩起一片璇旎。
袭灭天来倒在天波浩淼外,睡得安然而沉稳。


说实话,袭灭天来给人总是有一种妖异的感觉,类似于一个并不想勾引谁谁却确实勾引住了谁谁的感觉。或也是因为他辛苦努力着证明自己的存在,于是所有人都知道有他这号人物;又或者因为是因为他那在于一步莲华相反的黑色兜帽下,孤独的飘扬着那缕灰发的沧桑与孤独;又或者是因为他脸上显眼的颜色,连那明明属于男性不同于一步莲华的刚毅的脸也明媚了起来……。总之,也就是说,其实,魔者有着一大堆每天对着他意淫的粉丝。至于在看不见的夜晚的手淫……,反正他也是不知道的。
苍把现在这个完全没有抵抗、熟睡的犹如婴儿一样的魔抱到床上的时候。一点也不认为,他对这个魔有欲念是什么奇怪且违背于道德的事。
人都是喜欢美丽的事物的。
所以,当一步莲华突然出现在苍的耳边,幽幽说:“好友,我让吞佛把这份大礼送到你这,你不会只想一个人享用吧。”的时候,他是很有怒气的。
“既然好友送礼物来,当然是想送给在下不是么。”
“可是我当然不是这么单纯的意思啊。”一步莲华无辜的睁开大眼睛,看着好友,“我也很喜欢阿来阿,只是一直也没有情况下手而已。”
苍受不了那明晃晃的桃花眼攻击,把眼睛眯得更小了:“那你怎么今天就有机会下手了。而且,你已经被吸收了,是灵•体。”
“谁告诉你灵体就不可以干那事了!”一步莲华委屈的撇撇嘴,递出一个瓶子。“人家好不容易有机会下了药的……还顺便偷了这个。”
打开瓶盖闻一下,那是一种绵长的醇香。
突然间精神抖擞了起来。
“听说是西域的秘药,能让人精神振奋的。很好喝。”
“于是你亢奋到想要破戒了么……。”虽然一边说着,确是走向床帐下沉睡的魔而去。
“你不先喝点么?等下阿来醒过来,可是会挣扎的很大力的。”一步莲华小步跟上,弱弱问……,虽然阿来就是他的恶体……他的身体也看过很多次了,可是,一步莲华说到底……他还是一个可怜的和尚——还是受人瞩目的高位和尚。……怎么能和经验丰富的苍相比。
空无一人的天波浩淼中,摇曳的薰香和荡漾的月色,一片幽暗的妩媚在袭灭天来那有着不很白的健康肤色的肩头在黑色衣衫下出现的时候充溢了开来。
苍微微的抽了口冷气。而一步莲华则是极力的频住呼吸。
魔,也是是佛的心所分化的东西。
所谓的神圣的诱惑。
在看到描绘诸神升天图中伴随的天女们时,她们那妖娆的身姿和庄严的法相,让一步莲华有了这样的想法。
袭灭肌肉匀称、骨骼比一步莲华也来的俊美严实,放松身子的现在,看起来就是一只睡着的猫——这现实还是无比残酷的,因为猫爪实际上是人间凶器之一……。
胸膛微微的起伏、平坦的结识的有腹肌的腹部、有着褐色毛发的双腿之间的地区以及曲起的双腿。……一步莲华感动的快要哭泣。要知道他只能在袭灭洗澡的时候,小小的透窥一下。
现在和苍坦荡荡的用眼睛看着,倒显得自己猥琐了。
“怎样?”苍面对着还在均匀呼吸的魔,问好友。毕竟是好友……的……恶体……。
一步莲华轻轻的吻上了袭灭银紫红色的嘴唇。
苍微笑了,开始解开身上的衣物。
瓶子里的液体,从袭灭的锁骨上倒下去。浓稠的黑色精灵。
魔者的皮肤,一如想象中的柔韧健康。淡淡的咸味在口中蔓延,苍忍不住一口一口的咬着,恨不得把这个不自觉地妖精吞到肚子里去。
一点一点的舔着那苦涩却确实很有效果的黑色液体,黑色很适合他,神秘而美丽。
一步莲华似乎被这景象刺激了,急切的脱去自己身上洁白的僧袍。他的身体虽然看起来瘦弱,但是苍相信他绝对没有看起来那么弱。
魔无知觉乖乖的在双臂中的感觉很好,肉体的真实接触伴随着他灰色而柔软的长发,苍想马上深入他体内,被温软而潮湿的肉所包围,所夹紧,要停留在他的身体中一万年,直到他们的下体连接到一起。他们变为一体。
他是火种,落在苍和一步莲华的身上。
苍抚摸着魔健康的躯体,手指一寸寸的滑过皮肤,并不是什么柔滑的像丝绸而是就是肉的感觉。滑腻而紧绷,腹部非常令人着迷。凹陷下去的的腹部,若是一个女人的话,在何一个男人做过这事后她的这里会可以孕育一个生命的,看那个小小的肚脐,那是生命的连接点。
濡湿的舌探进那小小的、可爱的肚脐,有了这个地方,有谁会想到这个男人会是什么分裂出的恶体呢?
无论是心脏还是肚脐,甚至那温暖的双腿之间的地方,人该有的地方他同样都有。
他简直要感谢一步莲华把他分裂出来。
一步莲华从后面抱住袭灭天来。手指越过他的灰发,一手温柔的扳过他的脸吻他,一手急切的抚摸着他的分身的身体。
吻咬。
一步莲华带着满满的爱分开袭灭银紫红色的嘴唇,它们柔软、肉感且相当的柔嫩。一步莲华多咬了几口,越过并不是很紧的牙关,缠上袭灭的舌。
缠绕、吸吮、齿咬。他能看见袭灭他低垂的睫毛静静的倒映在他美丽的脸上。而同时,一步莲华贪染的抚摸着手下的躯体。线条优美的颈、性感的,残留着点点黑色液体的锁骨——那里深深的凹陷令他着迷;像果实般的乳头是诱人的紫红色,在不断的两指的揉捏、弹玩、挤压中逐渐变为深红、甚至玫红色,柔艳欲滴。
他不是不想和苍交换前后位置,可是一步莲华承认,他没有经验……。苍也看出他的不甘,分开身下人的双腿的时候,一步莲华相信他看到了好友的奸笑。
于是他泄愤般把窝囊气撒在了袭灭的脖子上。一口咬下去……
“嗯……”绵长而无力的呻吟,在撩动男人们心弦的同时,一个用力的反擒住魔的双臂,一个马上用解开的发戴腰带迅速的把袭灭的双脚大大分开缚在宽大的床柱上。
动作配合默契。所以当袭灭因为感到身体的多处被抚弄而逐渐清醒之后,他也只能愤怒的看着妖僧和妖道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而手脚不能动弹。
“一步莲华!苍!!”怒吼的高音量也不能阻止欲望薰心的男人们的继续探索,而且袭灭天来悲哀的发现,身后,他能明显的感受到有硬物在顶着他的腰;而前方……他看得很清楚。
天哪!他堂堂魔之尊者竟然被大张着双腿的绑在床上……即将被强X……。
这趴在他身上的两位……怎么看也是立场倒换吧!!!
“一步莲华……。”咬牙切齿简直是磨牙了。一步莲华果然没有看起来那么柔弱,他轻松的扣住了袭灭天来手腕上的脉门,同时又在肩膀上偷了一口香。袭灭打了个寒颤,不仅因为一步莲华恶趣味的用下身不断的摩擦他的下腰,同时苍毛茸茸的脑袋竟然探到了他的双腿中间……。
“要是对上我们两个人,你是没有胜算的。”他满意的打量着那个虽然主人极力想掩起来却颤抖着呈现在他面前的景色。圆滑的柱身埋藏在深褐色的毛发中,静静的垂着,由于主人极力的扭动现在则和下面的球体一起摆动了起来,于是,忍不住就伸手托上去了。
本来因为羞耻而脸红的袭灭,这下是脸色发青了。看出他要破口大骂,一步莲华恰着他的下巴吻住了他。
苍抬高他的臀部,仔细的端详那个他即将进入的地方,袭灭天来急切的欲运功无奈脉门被扣无计可施,一步莲华浅笑着琢着他因为愤怒羞耻而陀红的绘有刺青的脸颊,一边温柔的压制了他同源的功体,反绑上不知哪抽出来的腰带……。
“虽然阿来你有活力的时候最好,可是大家都不要受伤的最好。”人畜无害的笑,一边还催促苍:“你到底什么时候好啊……在等下去天都要亮了!。”
苍闷闷得声音从被绑住的结实修长的双腿中传来。“我不介意一起……。”
袭灭这下是彻底的僵硬了。
不要不要不要!!!你们是想搞死我嘛!!
随后,探入身体的感觉从脊梁骨上传了上来。
“苍……。”不要再深入了……虽然很想大声地吼出来,可是那里实在是不习惯放进什么东西……,手指在里面蠕动的感觉真不好,而且自己完全的出于劣势,怎么看今天也是破身定了。虽然什么人说过:XX就像强奸,不能反抗索性去享受。现在他只想叫说这句话的人去死一万次……你TM的有被人强奸过没有!!
虽然苍已经很温柔很温柔的开垦着处女地,无奈洞穴深且紧,到是好地,光这样的景致,想都能想到放进去后是多么欲生欲死。抬眼看看就差没直接一杆进洞的一步莲华,突然觉得还是做点好事的好。毕竟要是床单上有血,最后洗得还是他。
鼻间充溢着股间的味道,但是在这个时候却让人迷醉的不得了。一步莲华把他治的死死的,最高程度袭灭也只能扭动,而这只会让两个男人更加亢奋。
“什么时候才能好啊,我快不行了。”一步不耐得催着苍。
“下面要是用强的会出血,你实在不行就用上面吧。”虽然自己也忍到不行,可是到底是六弦之首,有无限的可能性。
“你要是放进来我会咬断它……。”袭灭天来没有威胁感的恐吓一点也不能阻止一步莲华放倒他的身体,温柔的禁锢住他躲避的下颚。
“不……。”虽然男人的东西自己不是没有,可是看到要XX自己的人的那话儿,总是很那个那个的。反抗无效,最终在下体被完全吞没一根手指的同时,嘴里被塞进了善体的阳物。
手指在体内抠挖、伸屈,感觉松弛了一点马上加入第二根手指。下腹欲裂而一步莲华竟然还在那里很享受的抽动,真的不怕袭灭咬坏么!
虽然只是被擒住张开口,口中巨大的硬物顶住喉咙口,连声音都无法发出了,只是张开口,舌头随着摩擦而卷动不已,而颤抖的频率伴随着牙齿的挂擦感即便是没有什么口技也让一步莲华狂放的深入抽出,不一会就忍不住地泄了出来,他长呼了一口气,滚到了一边去。
“你要是现在不行的话,我先进去了。”苍话也不多说,打完招呼算是通知直接挺了进去。
手指和实物是不一样的!!!!袭灭天来痛得差点没给他掉眼泪出来,连脚趾都卷曲的感觉很不好,
手臂托着绷紧了肌肉的双腿,稳重的一下一下的挺进,果然一如想象中美好的感觉,肉体的密切的结合,每一个洞穴中的缝隙都夹住了欲根上的每一个血管。每一滴精液都叫嚣着要冲出来冲到通道的深处留在里面。
“让我死在你身上。”他很想这样叫出来。
事实上不断的摩擦和肉体的拍打就很销魂了。
被压抑的痛苦的呻吟不断刺激着苍的听觉,美丽妖异的脸上的痛苦表情也相当让人怜爱,因为紧张和初经人事的后穴咬住欲根不放,每一个的抽送不得不很大力的拔出来,而腹部接触到的,袭灭的依旧软软的阳物,只会让他很有施虐的满足感。
渐渐,秘出顶端的精水润滑了甬道,于是抽插顺津了起来,那种特有的交合的水渍声开始响了起来,“噗”、“噗”、“噗”。
一步莲华再次挺了起来……。而这次,苍用手指拉开那本就窄小的洞口,对这一步莲华微笑了。
似乎可以滴出汁液来的穴口被翻起的媚肉恐惧的一张一合的,果然是很像盛开的菊花一样,而仍然还在洞里的肉棒肿胀的紫红,被迫大张的无法合拢的修长的双腿,抖动的肉眼都可看见。
这一幅美丽的景象刺激着一步莲华一举进洞。
下身被撕裂了。痛悼话也说不出来,袭灭天来差点晕厥过去。熟悉的血的味道伴随着熏香及欢爱的特殊味道洋溢在空气中。
一步莲华大力的呼出了一口气。
“真舒服。”
“挤死了,你就不能从后面进来阿。”
没有回答,回过头去看则是一幅想要哭了的表情,就连事实上是受害人的袭灭也咬紧牙关奇怪的看着一步莲华。
“我爱着他也爱着我自己。终于有一天我们能相爱的结合在一起。”
“喂,那我是不是要退出来……。”苍突然很汗。
“能遵从自己的想法和爱着的人在一起,是最幸福的事。”
“那你也考虑一下我的想法好不好!”袭灭天来毫不客气的吼回去。不要再对人做了这样的事然后说什么爱不爱的!
可是已经没有人回答他了……,徒留一室的喘息与悲鸣。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