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歌·武之焚 3

这章拖得也够久的了啊~~~擦汗。
第三章

伏婴师时间拿捏得恰到好处,他拎着被逐出魔界的公主孤月的头,一路披着他那件被飚到血的披风,在无人正视的情况下一路畅通的来到魔城。银鍠朱武在火焰魔城召集众人商讨这次被素还贞等人来袭的事情。他踏进大厅里,正好听见补剑缺疑惑道:“即使是箫中剑知道魔界和露城的位置,六祸苍龙和素还真又是如何能接近火焰魔城的?”

“因为有叛徒。”伏婴师闲闲踱步进来。他像模像样的行礼,动作华贵而高傲,血迹斑斑的披风和手中的人头和他那恭敬的语气和优雅的姿态形成鲜明的对比。

“叛徒孤月,出卖魔界,告知素还真等人火焰魔城的方位和道路,导致我等被正道袭击,罪无可恕,属下已经把她就地正法了。”伏婴师把那刻面容毁坏、在还和躯干连接就被扯下来的脑袋(血迹已经滴干了,被拉扯的碎皮凄凄惨惨的挂在脖颈上晃动)提起来给银鍠朱武看,他故意晃动的大力了一点,于是那被折断的颈椎股头、气管、血管、肌肉组织、些微的一点黄色脂肪都“不经意”的给银鍠朱武看到。

那颗头的面容,自小就丑陋不堪的脸,扭曲的鼻子和眼睛,和伏婴师上半边脸没有面皮的脸一样,糟糕的让人想吐。可是他既然要叫这个小丑孩为妹妹,少年的银鍠朱武看着华美的织物里的女婴,他想他就不能嫌弃她长的丑,他常常去看看她,渐渐就习惯她的样貌了,他陪她玩耍给她一切她想要的东西,只是因为他是她妹妹。可就是因为她即是他妹妹,却想害他妻儿、杀邪族女后,如此心胸狭窄不识大局,才更让他气愤。

但他银鍠朱武从来没想过要把她杀了。

伏婴师你就必要活生生的把头扯下来吗?看那肉皮和血管,既然都是死,你就不能干脆点……干净点?

银鍠朱武心烦,他拂袖转身道:“既然人都被你杀了,秘密也被人知道了,唯有好好防范,加强戒备。”

“如何防范,如何戒备?”

九祸对银鍠朱武要一个新世界,那他就把这个世界给她。他知道伏婴师背后是谁。好吧,你们想玩,总比我伤脑筋的好,于是他说:“此事就交予你处理,从现在开始,任命伏婴师为魔界军师。”

“那么,集齐万血开启邪录的任务,就交予叶小钗吧。”伏婴师拎着脑袋说道。

“也好。”杀染了一万人之血后的叶小钗,素还真你会怎么办呢?银鍠朱武下得殿来,脑海中回忆着为数不多的和元祖弃天帝意识交流的片段。那种绝对的压迫感让回忆都难堪。弃天帝非常恨人类,他用鄙视来掩盖人类作为兄弟背叛他所带给他的痛苦——尝试一下被曾经疼爱的兄弟斩断双手孤独在永久的黑暗空间中流浪。他为何突然这么关心起魔界了?

银鍠朱武感到一阵轻微的头晕,身体还是没有恢复。肩上覆上一只手,这让他没来由的厌恶。

补剑缺惊讶的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如果你是被伏婴那小子搞到心情烦躁,我可以理解。”

“抱歉。……不过不止伏婴师。”

“够了够了,我知道我明白,不过现在我要告诉一个关于九祸的消息。”打断朱武的话,补剑缺伤脑筋的用手盖住额头,果然是那家伙。

“能否让属下先多言几句?”伏婴师幽灵般的出现在两人身后,一直弯腰行礼使女们手上莹莹的灯火照在他的面具上,不可否认连补剑缺都在心里不动神色的惊悚了一下。难道因为你的主人连你的力量也变强了不成?

银鍠朱武对他的表弟总是出现搅局的行为已经不耐烦到习惯:“你刚才怎么不在大殿上说。”

“私人要事。”伏婴师的右手做出了“请”的动作。

“狼叔,我马上就过去,你先走吧。”补剑缺也是无奈的点点头,目送伏婴师带着朱武走到偏远的地方。

望着远方无边无际燃烧的红色的魂火,不知以后还会有多少魔将魔兵为了这场战斗而献出燃烧的灵魂,阴霾的天空下那些在天空之上的地方的空间的摩擦所产生的巨大的爆炸就像他在人间看见的雷电,银鍠朱武说:“你还有什么要求?”

“主君还在因为婴孩之事生气吗?”

“如果你要说的私事是这个,那么再见。”深吸一口气,稳定了下情绪,银鍠朱武不想搭理他要走开。

伏婴师微笑,张开他的披风挡住了朱皇的去路。“比它还重要。魔皇需要新的魔龙,而孕育魔龙需要借用主君的身体。”他卑微的微弯着腰,张开的披风是迎面而来的渔网。

“你是不是被弃天帝的力量压坏了脑子。”银鍠朱武皱着眉。他不想多谈论这个话题,可是他想从左边绕开伏婴师的张开的双臂就转到左边拦住他,转到右边就在右边拦住他,伏婴师的眼睛在面具下发着光,这光芒看着让银鍠朱武气的发抖——他没在说笑,他绝对是有十足的把握,他要利用我。

“叫老不死的自己去孕育魔龙吧。”银鍠朱武拽着伏婴师的衣领狠狠的道,然后他把他推开,推的远远的。

“现今魔龙已死,魔界无处安身,后勤亦无法补给……。”

“你当我傻的吗?既然老鬼都打算亲自出马了,有中原还需要魔龙吗?”银鍠朱武咬牙切齿道。

“荣耀永远只是属于鬼族魔族的,魔龙需要新的身体。”伏婴师答道。

耳边遍野哀鸿。

“不可能。”

伏婴师耸耸肩。他整理整理被银鍠朱武拽歪的领口:“我想主君还是先去看望女后,然后在回答也不迟。”

要这副身体在腹内像女人一样孕育出魔龙的身体。银鍠朱武带着怒气离开,急步行走中他的手在宽大的白袍子里按上腹部,平坦,且有肌肉的男性的腹部……恶心……。

补剑缺说:“九祸……她腹中所怀为圣魔元胎,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情况不妙。”

圣魔元胎很罕见。魔界长久以来只出过两个圣魔元胎,元祖弃天帝、银鍠朱武。就连同为元祖的魔龙和人类之祖都不是。元胎力量强大,据说拥有和生命的起源女娲伏羲一样的力量,容貌俊美,且永生的。银鍠朱武知道自己是这种所谓的“圣魔元胎”,可是他没感到有丝毫的过人之处,除了力量的强大和不死之外,他也不觉得自己的容貌在有着远古始祖的血的魔界里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如果这所谓的圣魔元胎会夺取他心爱的女人的性命……。

“会死吗?”

“一定的。”补剑缺推了推他的墨镜。“而且绝对是母体死。”

“不可能……我的母后并没有在诞下我之后死去啊。而且为何是元胎……?”朱武想起他的母后。已故的鬼族皇后。在诞下银鍠朱武后又诞下二皇子。虽然二皇子体弱早夭但皇后并没有当场死去。而早先战死的朱武与九祸的前两个孩子,也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圣魔元胎。

其实。从以前开始银鍠朱武就一直觉得,也许他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元胎也说不定。

“你娘生你那会哪有吐血吐的这么厉害还被人咒来着。”补剑缺也有点奇怪:“难道圣魔元胎的血缘到现在才遗传下来?”

“我不信。”朱武道。“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我不会让她死的。”

“她现在是宁愿不要命也要把元胎生下来啊。你要怎么不让她死!朱武,准备面对现实吧。”

“狼叔。你还不明白我吗?除了她我还有什么能去守护的吗?如果九祸要把它生下来,我只能每天给她真气护体。”

叹了口气。补剑缺点上烟斗。

“你们爱的真累。……每天给九丫头真气。你当你自己是无底洞啊。”

叶小钗在苦境血洗中原,一个一个无辜平民的灵魂飞向万血邪录。而在同时,魔界的朱皇开启当年因为断层分开而石封的麾下鬼族四大天王。这四人的工作就是杀。杀人。杀更多的人以完成侵略和伏婴师下达的不留活口的命令。

一次一次的小规模战斗在素还真领导下的群雄和伏婴师指挥的军队之间展开,伏婴师站在高高的山头上,驱使着他饲养的式神碾压那些不知死活的侠客们,心里在大笑。

魔皇。这些都是献给您诞生的礼物。

笑声传到银鍠朱武的耳朵里,他已经不能再多说什么了。就杀吧。死吧。战斗吧。就算你们的先祖犯了罪,就算我们需要富饶的土地,这代价也高了。

他抱着九祸的身体来到血池边。跪下了。

“把她救活。”

天魔像传来一声仿佛正闲散的发懒的声音:“吾儿,许久不见,为父甚想你啊。”

朱武紧紧抱着九祸,他对自己说,冷静,冷静,千万不要和这个怪物生气——什么许久未见!前段时间是谁默许了孤月下血池取出九祸元魂的!

几分钟前,他还和补剑缺等在产房门口。因为九祸的身体状况不好,她又坚持一定要生下这个圣魔元胎,朱武每隔几个时辰就给她输送一次真气护体。这还不到产期的,运功中九祸就阵痛了起来。

即将降临的新生命一点也没使得朱武有一点高兴,他在这段日子甚至恨不得把这个或许会把他妻子害死的孽子掐死(他还怀着一丝希望九祸并不会死),所以他守在产房门口,听到房间里面女性痛苦的喘气和看到产婆不停叫唤需要的热水,一盆盆的清水变成血红色。银鍠朱武突然间很想呕吐。

在婚礼房间所发生的事情一下子袭上心头,可是那又有什么呢,朱武捂着嘴不让自己真的吐出来了,和九祸受的苦流的血来说不算什么。而且,是我害她这样的。如果那时候不抱她的话。

“朱武,难道你晕血了?”补剑缺见朱武看到女侍端着血水出来就捂着嘴,问道。

“可能吧……。”朱武控制一下情绪,不要想太多就不会困扰。可是心底怕的要死。如果九祸没了怎么办?

补剑缺本想训斥一下诸如“堂堂战神还会晕血”这一类的话,他忍住了。有的时候啊,爱的太深,也是一种痛苦吧。

直到产房里传出产婆焦急的唤声“女后!女后你醒醒!”银鍠朱武终于猛地推门。

一阵洪亮的婴儿的哭泣声冲击着耳朵,滴着血的床单布满了视线。产婆迎上来:“恭喜朱皇是个男婴。”他只是去看他的妻子。

已经没有呼吸了。

不信。颈边的动脉也没有跳动。还是不信。心脏也不跳动了。

那婴孩的哭声撕心裂肺令人烦躁不安,抱着他的产婆注意到男婴虽然在哭着却一直注视着他父亲的方向。

“朱武……九祸已经……。”补剑缺还没说出“去了”就见银鍠朱武猛的抱起九祸的身体,冲出了产房。

“把她救活。”朱武对着魔界的魔神之像跪下。还有血池下的九祸的元灵不是吗?“你能让她活过来吧。”

“吾儿,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弃天帝的声音发笑。

朱武搂着妻子的身体不放。低头。“求你救活九祸。”

“哈哈哈哈哈哈。”弃天帝开怀的大笑了,有什么力量从朱武怀里拉扯九祸的身体,他和那股力量僵持了一下,放开了手。

“如果你不听伏婴师的安排。可别怪为父把她元魂打烂。”

……“是。”

“乖孩子。去杀遍中原吧。血就是为父的力量源泉。”

“是。”银鍠朱武站起来准备走。

“吾儿啊,听闻你堕胎后身体不是很好。要多加调理啊。”

关了血池的石门,只见伏婴师站在门边和补剑缺等他。看见补剑缺也在,银鍠朱武心里松了口气:还好里面发生的事有这个石门他们也是看不见听不着的。

突然间面对补剑缺有种自己是做了错事的小孩的错觉。伏婴师仍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他们一切都算好了的。九祸会怀上元胎八成也是伏婴师做了手脚吧。

感到命运被操纵,可却不得不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前走。银鍠朱武不喜欢这样但不得不这样。

“好吧。”他对伏婴师说:“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后面啊啊啊 !!!!

我等了这么久就为了看后面啊口胡!!

No title

后面个毛线球啊后面!!!你这个字母文爱好者

No title

抚摸之。更新会有的。(就是不知道多久而已)(挖鼻孔)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