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纲不明因该没有插图的朱武女体欢乐文 3(补完了)

玄宗

“靠那个人妖竟然下手这么重到底曾经是不是女人啊。那个谁,给我拿点瓜子过来。”紫荆衣道长边用冰块袋子敷着黑眼圈边对路过的金鎏影说道。

“我要去背书。”金道长解释。

“背毛背啊你个书呆子书都可以背你了快去给我那瓜子不然小心我扁你啊!”
看着金鎏影几乎咬牙而去紫道长一手拿起茶杯,旁边一个师弟勤快的加了点热水:“最难以想象的是你们知道吗?赭红木啊!那个死人脸的赭红木啊!他脸红了啊哇哈哈哈哈哈!!!!”一拍大腿,旁边有个师弟给紫师兄打扇子:“不过是对胸部而已还那么小他竟然脸红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真是没见过世面。咳咳咳(喝口茶顺气)不过哎呀你别说,九祸那个死人妖和紫道爷我过招的时候你知道那只朱站在死人妖后面有多没面子嘛哇哈哈哈哈哈哈(仰天笑),死人妖还不停的说‘我的女人我的女人’,那只朱我看就没掩面泪奔了。后面还是一众魔兵魔将啊……她也没赶紧穿好衣服的自觉……”

“不过你还别说,”紫道长换了个手敷冰袋,一手接过金鎏影端上来的瓜子,“呸(这是吐瓜子的声音),你们还别说,虽然小了点,(紫道长讲到高兴处“啪”的一声踩上了自己坐的凳子,拈瓜子的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个葫芦形)还是很坚挺身材很好的呐!我们不是一直都说那只朱的脸看起来有点奇怪吗?不是媳妇脸,他变成女的后看起来比男的时候还顺眼来!!!哎就像刚刚说的,我们过招的时候她站在九祸后面,哇塞要多听话有多听话的感觉。老子要是不知道那只朱是鬼大王可说不定啧啧啧……。”

“荆衣。丈夫疼爱妻子而事事顺着妻子,逗自己妻子开心。干嘛说人家媳妇脸。”金鎏影道长本来要去背书。为“媳妇脸”这个称呼辩护。

“怎么?是男人应该要让老婆服服帖帖大家说是不是。你个书呆子有多远滚多远背书去吧。”紫道长鄙视的看了看金道长。“看什么?还瞪。走开走开别妨碍我紫道爷开讲。”金鎏影本着好男不和小人斗的观念吞了吞气走开了。

“呐我和你们说,就我紫道爷这么多年的经验。那九祸女后找找做情人也就罢了,真要娶来做老婆啧啧啧,真是要非比寻常的精力不可。”

“师兄!那只朱精力不错哦,儿子都有三个了。”师弟甲。

“呸你个淫民想到哪去了。紫道爷我说的是要顺着她的想法真不容易。唉你们到提醒我了……他们都变性了这对夫妻那么有精力晚上怎么办呢……。”

“小紫。你找女人的经验很多吗?”

“哇唬,葱你属猫的啊不声不响的……。”紫道长对着突然出现在背后的背后灵,玄宗总大师兄,葱……啊不好意思我打错了……苍,吼。

“小紫,朱武的胸部真的还过得去?”

紫道长想你他妈嘴也真毒……什么还过得去。“是啊。而且我想他还没意识到自己是女人了。”

“小紫,小军他真的对着变性的朱武脸红了?”

“是啊,我看他还在房间里温习形状大小吧。”

“小紫。明天发动对魔界的总攻击。”

“葱头你转换的也太快了吧老子刚下来啊!!!!!”

—————————————————————————————————————————————

魔界时间……反正是很晚了。

“你在墨迹什么。快点上床啊。”九祸眯了一小会了醒来看见对面书桌还有灯光道。

“额……今天公务较多,九娘你先睡吧。”银鍠朱武看着九祸平坦的胸部,只觉得悲伤泪流成河。

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胸部九王眯了眯眼睛。“怎么没见你平时有这么努力啊?”

心里默念了句平时你也没主动在我批公文的时候叫我睡觉啊(虽然我也从来没有坚持到这么晚)但还是赔笑道:“哎呀九娘我这不是正朝着努力前进么。”

“闭嘴!现在我是夫你是妻,给我过来躺下!”

“九娘……虽然现状是这样但我们还是……呐你看,我是男你是女……。”

“……你现在肚子里还怀着我九家的种识相点给我过来躺平。反正都有伏婴师给你批阅。过来。”九祸拍拍枕头。

想想是啊伏婴师不就是还有这个积极用处吗。而且确实困了。虽然感到心爱的九祸说话感觉很怪,但基于符合现实的情况下,银鍠朱武跺到床边开始宽衣解带。

沉默。

“哇九娘你干嘛!”惨叫声。“不要脱我裤子啊啊啊!!!”

“叫九爷啊九爷啊!谁叫你脱了衣服了我们是夫妻就应该实行夫妻之实啊!”

“那是以前啊以前啊我是男你是女啊你不能这样做啊九娘你力气怎么这么大啊哎呦不行啊……。”

“少罗嗦给我乖乖听话别动啊,难道只可以你是男的时候上我就不能我上你吗乖乖给我在那里躺平张开大腿!”九祸一听,本来只是觉得“很可爱”“早上没看清楚现在再仔细看看吧”的心理在脑门上的血管爆出来后升级变成了“妈的。广大妇女难道就理所当然被上被插然后挺着大肚子然后千辛万苦死去活来生孩子吗”

“不行啊啊啊啊不是啊九娘你误会了,嗯……好奇怪,……嗯,九娘你可不可以放手……唉不行……。”

“……我才该说奇怪吧……。”九祸从朱武B——cup的胸部里抬起头:“你这只朱看起来怎么变成女的后很美丽……。”

“没有啊我又是狮子头发型又是大叔脸胸部也不大九娘你就放过我吧!!!”银鍠朱武开始躲避(昨天之前还是)老婆摸到膝盖上的手:“九娘。这么晚了。睡了吧啊。你看这一天混乱的……。”心底:好奇怪啊没有胸部的九娘好奇怪啊眼神好凶恶好可怕啊!这个姿势也好奇怪啊!九娘的语气也好奇怪啊!美丽这个词更奇怪啊啊啊啊!!!

“都是老夫老妻了早就看习惯了!我说银鍠朱武你放开点啊反正你都有了还害羞啥给我听话点!”

“不行啊我是男的啊不可啊九娘啊啊啊啊啊……嗯……不行……好奇怪……九娘你怎么对女人的兴奋点这么熟悉……不要再弄了……。”

“确实很奇怪……原来男人兴奋的感觉是这样的早上来的太快我都没仔细感觉……嗯不错,怪不得你们都喜欢抱女人……。”

“也有男男的啊玄宗那群不都是搞同性恋的吗……女的也有女女的啊。嗯……我还是觉得九娘你啊……厉害……啊……太深了啊!不是说怀孕期间不能有床事的吗你以前怀孕都不让我碰的啊……啊太深了呜嗯……。”这是接受了现状决定自暴自弃的朱武。

“原来里面这么舒服啊果然女人很好很温暖啊。”进入模式的九祸大王满足的赞叹了一口气,捏了捏紧实的大腿:“那是我骗你的,傻朱武,在危险期来临前我们还可以玩很多次呢。”

“不要……嗯……啊……。”

门外。弃天帝泪流满面。



第二天.

“咦主君,你面色怎么这么红润,你皮肤本来就是偏红皮,扑粉到这个程度刚好不要再深了。”华颜无道摸着下巴看了看,煞有介事的评论。

穿着连夜裁缝扎小了腰围的帝王服(新衣还没这么快),银鍠朱武知道脸红的原因:“咳,华颜别看了。去议事厅吧。”她腰好酸,而且,根本无法拒绝九祸的要求嘛……。

“呜……我单知道我单知道朱武九祸他们感情好经常滚床单,我不知道就算该了性别也会有。我昨儿早上听到朱武有了,高兴之余就想他们晚上不会又来吧,就趴在门外听。朱武真听话,九祸说什么他句句都听,她被九祸叫去睡觉,我门外想这下完了,我舔破窗户纸往里一看,之间九祸那妖孽把我那亲亲朱武往床上一按,只顾分开他大腿了。朱武是不会不顺着那妖孽的,我就哭了,果然做上了。我急了,想进门去把我家朱武抢走,想来想去说不定会添个外孙呢?可是她叫的那么动情,糟了,怕是进去了。再听下去;她竟然呻吟起来,我心肝肉儿都就接起来了,就算这样她还关心九祸不要做太多次身体不习惯……。”一个靠在墙角只是呜咽,伏婴师无奈远目的拍着那东西的背看着走进的银鍠朱武和华颜无道,一边往一边挪了挪,赫然是哭成泪人儿的弃天祖宗。

“不可啊主君你不能把老不死的砍了他还可以做做打手啊不可啊!!!”华颜无道在背后拖住要扬言要灭了弃天帝的不孝女……子。

“华颜你放开我!放开我!这老家伙天天白吃白喝养着他就算了竟然听我墙角!!!看我不灭了他!!!”其实,银鍠朱武心底更害怕的是这老家伙在这里哭了多久说了多久……真丢人啊。。。而一看到朱武过来了,弃天帝带着一脸的鼻涕眼泪就扑到女儿怀里:“乖女啊……难为你了啊……父皇错了。父王不该让你变成女的被九祸压……起码你是男人干那事还能居上位啊……乖女啊父皇错了啊……嗯果然很柔软……。”

“走开啊把他拎走啊伏婴师平时都是你管着他的!!!”因为双手被华颜无道拦住免得他殴打老年人只能被弃天把鼻涕眼泪蹭到胸部的朱武拿旁人开始撒气。

“岳父大人,你这是意图对女儿乱伦吗。”九祸一把把弃天帝拽开,把朱武拽到身边,坐在王位上,端起一杯茶吹凉它。

弃天帝指着他:“你欺负我的乖女!怀孕期间是不能XXOO的!”

九祸大王眯了眯眼睛。端着茶走下王位,走到弃天帝身前,“啪嚓”一下把茶杯拍到魔界老祖宗头上。

“妈的老年痴呆到哪个医院都不敢要他妈的老不死的吃白饭还敢在本王面前唧唧歪歪……。”九王踹了尸体两脚,扬了扬手示意下人把老人拖出去。一边断风尘抹了把汗。

“两位来了最好,属下要禀告的是玄宗全体妖道在葱头率领下都到魔城下了。噗……”

“朱武!你在干什么快点把衣服穿上!你还没有做女人的自觉嘛!要不要本王再让你体验下!”

“……不过是换个衣服而已……。总不能穿着沾着鼻涕的衣服去打架啊。”

“不准去。我去!”

“不行啊九娘你现在这样子要是出去了会被调戏的啊!”

“谁调戏谁啊!”这同时也是华颜无道和断风尘的心声。九王扶额:“你给我在这好好呆着,就算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颤抖抓:“不可啊九娘……那批道士全是搞男男同性恋的啊你出去绝对会被调戏的啊!”


苍仔细端详了下站在成墙头的九祸和朱武,道:“嗯……看起来气色不错。不错。……嗯小紫你确定他们改变性格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不然九祸那对豪乳怎么不穿露胸装了。”紫荆衣啐了一口唾沫。到底他还是被拖过来助兴了。想到九祸揍他的那几拳哦……。

“恩……。”苍道长仙风道骨一挥佛尘,一句话不说只是向城墙上的朱武袭来。九祸瞥见他掌法不太对头,他一个道士什么时候练过九阴白骨爪了?一下子欲把朱武拉开,哪知紫荆衣大喝一声:“死人妖,你的对手是爷!”攻将上来。朱武岂是常人也,朱皇即便变成女的了也还是朱皇,吸取前次因为胳膊短了造成的后果,银鍠朱武一个闪身逼开了苍道长的掌劲。只见这苍道长掌风赫赫,把银鍠朱武的发都震的飘飞了起来,墙下白雪飘赤云染等人大声给他们师兄助威:

“师兄师兄,法驾魔城,神功盖世,降妖除魔!”

银鍠朱武笑道:“还降妖除魔呢,你们宗主上次被我打的还不够残了,还是省省力气回去念经做法吧。”

苍一边站定,一边心想怎么云染也出来了,这次有没有什么男男艳事好给她看的这孩子……。“念经做法的是和尚。”他打量眼前的一干妖魔鬼怪的大王,真的是变成女的了吗?好像个子矮了?又好像哪里都不太对劲?衣服太多了看不太出来,摸摸下巴,脸也没什么变化啊,难道荆衣框我……其实……朱武只有A?

“我管你是妖僧还是妖道。朱武快给我灭了他们!”九祸一边化解紫荆衣的攻击,一边朝朱武这边下命令。
紫荆衣被揍的无法还手气急败坏喊援手:“金鎏影你傻了还是瞎了!过来一起收拾人妖!”

金鎏影退到赭杉军的阴影中。“九祸是女的。我不和女人动手。”

“他现在是男的啊男的啊!噗……”紫道长被九祸一个拳头打掉一颗牙。“荆衣。”赭杉军看情况不对冲了上去,九祸一看。好啊你个倒扣茶碗的妖道……就是你把朱武的胸部给摸了还他出丑。顿时一个“排山倒海!”把赭杉军紫荆衣给轰到了一边去。赭杉军被轰散了发,于是观战的伏婴师感到棉被一紧。

“小婴,这道士散了头发好像乖女是不?”伏婴师一边承受着弃天帝压身的重量一边骂“你才是小婴!你全家都是小婴!!!”一边道:“脸型没有主君的完美。”

“哪里哪里,小婴你这就不知道了,你表哥小时候啊~就是那样呆滞的表情和团团脸!”沉浸在了回忆里,弃天帝趴在伏婴师身上两手捧着脸颊微笑。

战场上的所有人猛然间都打了一个冷战。

“卧草泥马勒隔壁的!!!那个狮子头什么时候呆滞过什么时候团团过明明就是破坏狂多动症坏心眼仗势欺人大喊大叫嚣张跋扈的臭屁孩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伏婴师的心:“是属下多言了。”心:“不过朱武要是有赭杉军一半老实也就好多了……。”

“赭杉。”苍道长回头一看,紫荆衣和赭杉军都生生吐出一口血来,这边银鍠朱武提气而来……

“师兄!”在5弦悲痛欲绝的叫声中,在总目睽睽之下,苍侧了一下肩膀,试图抓住朱武的肩膀,可是朱皇也不是盖的啊,立即回身挥掌而去,然后苍道长的脚尖动了一下,然后,朱皇,被绊倒了。

结果是银鍠朱武和苍在地上滚了几圈,苍道长的手,放在作为人来说叫胸前的部位——当然不是他自己的。

“果然弹性很好形状和手啊,”苍眯着的眼睛无数倍的放大在银鍠朱武眼前。

“你这个妖僧不要色迷迷的盯着我……老婆看啊!”九王生气了,后果很严重,真个魔界摇了三摇之后……火焰魔城喷发了。

“放开我!”朱武受不了苍从胸口的手要摸下去的冲动一脚把苍踹翻在地上用力踹,“我叫你摸我叫你摸我叫你摸!”而反观六弦之首,只是冲着紫荆衣喊了一声:“这就是B?比云染的还小啊。”

眼看银鍠朱武画出了银邪就要往苍的身上扎下去了,五弦和墨尘音一看不好要出人名了一哄而上准备抢人,朱武正在气头上,每个人都嫌B小了吗小了吗小了吗!!!于是魔界又摇了三摇,飞沙走石,功力在玄宗仅次于苍的四奇之首赭杉军尚能稳住身形,在魔界一片“插死他!插死他!插死他!”的呐喊声中成功来到了银鍠朱武的后背,本欲拍掌而去,但手掌一伸出……那柔软的质感仿佛还轻轻聚拢在手掌心。

那是他的胸部啊。。。。。。

就这一动念,九祸的掌风到来。

“噗”苍吐出一口血来。他被压的而已。

“九娘你不要突然来一掌哎呦硌死人了我的腰还疼呢……。”挣扎着从某人的肋骨里爬起来。

“罪过啊罪过啊罪过啊……。”赭杉军把脸从鬼大王的胸前慢慢抬起,紧闭着眼睛想站起来,失败了,于是他再次跌倒重重的砸在了鬼大王的小腹上……或许……可以说是两腿之间的位置……。

“嘶!!!!!”这是全场包括苍包括九王的抽气声。
———————————————————————————————————————————

这一战。虽然玄宗高层伤亡惨重,但还是取得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胜利,并且,赤云染道姑从此不再自卑。同时魔界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全票通过“在生下魔子前严禁朱皇出战”的议案。

“我也要抱抱~~~”弃天帝咬着被抛弃的“爸爸的心爱礼物”一条桃红色蕾丝边内裤,一边冲进银鍠朱武被禁足的房间。

“啊!!!!!!!”异度魔界伟大的魔皇凄厉的尖叫响起,一张写着:反正都是休假,我出去溜溜。的字条从桌子上飘落。“乖女又离家出走了啦小婴!!!”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我哭了。难道就我一个人认为断风尘是渣攻么……(挥泪奔天涯)

因该没问题吧。你信不信也有很多人期待着断娘子?

No title

认真看太王
没错,就你一个人~
灭HIAHIAHIAHIA~~~~~~~~~~~

No title

哼。我相信广大淫民还没待发掘而已。哼哼哼

No title

就算他曾经有渣攻潜力,那也是过去了………………

摇花月啥时候把后面生出来呀~那个看上去像九朱xx前奏的半截好勾人(喂)

No title

我只是来…………墙裂排楼上的!!
后面是那啥吧~是那啥吧啊啊啊~~~= =+

No title

我只是看到。断字。- -
。。。。。。。。。。。。。。。。。。。。
。。。。。。。。。。。。。。。。。。。。。。。。。。。。
。。。。。。。。。。。。。。。。。。。。。。。。。。。。。。。。。
八千SAMA请千万写下去吧。。。。。。。

No title

最近大家真是逆轉的……很嗨

那啥,蔥頭……乃轉的確實太快了(不要以為廣大淫民不知道你這顆蔥內心的想法,大家早就看透你了!)

於是我萌了超級爺們的紫道長(喂)

No title

啊忘了说了。。
亲爱的你写的紫道爷好萌>_<
= =可惜我熊熊萌上的是ALL紫。。

No title

大家不要急,待小的冬眠下,既可献上新鲜热辣的乳猪豪华套餐、

No title

于是下面可以看到女体碎花吗?~~~(星星眼~~)口胡,还没更新。

No title

啊啊捧脸~~~
H啊H啊H啊你竟然写H了!>_<
亲爱的我爱死你了来MUA一口!!!!
九王好帅太帅了>_<
拇指!太王GJ!

No title

我还在考虑是放碎花女体还是继续朱大王女体。因为你知道我爱朱大王的裙子吗……

No title

好花月,班长这块豆腐真是香滑爽嫩,感觉他吃得好嗨呀
而另一位班长,我说这种行为不小心会造成小产的好可怕~~~(+3:我觉得你比较可怕= =)

我也想看(D CUP)的女体碎花(喂喂)

No title

0-0碎花是毛?
=v=这边不介意继续朱大王女体,HHHHHHHHH
朱大王的小白裙子确实很适合女体,尤其是裙摆那么宽大,掀起裙子就可以@#%!,还可以让女后强迫他里面什么都不穿只穿一条裙子办公,夫妻嘛这是情趣XD
捂脸,不小心邪恶了。。啊啊好丢人,人家明明是纯真正直的啊啊!!
捂脸小碎步奔走~~

No title

先回发酵菌。
是啊是啊,B形状做么和手啊不是~~~
所以嘛,坚决不能再让待产期的再出来了,一个月之内……应该没问题吧?

No title

九大王太帅了,四处奔波就为护爱妻啊~
打得好打得妙打得葱头哇哇叫(殴)
忽然觉得碎花的衣服比较适合待产呢,于是请碎花出场吧=v=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