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朱字母(已经连标题都舍去了= =|||)(当然是未完)

不止一次向各位抱怨已经写不出字母了……这种状况真他妈的像X无能……(掀桌)
难为青霉和太阳产图……可惜我现在貌似只能清水(不要啊!!!!!)
弃天帝一开始并不知道银鍠朱武是什么东西,他成天望着自己创造的魔界,目光绵长而空洞,神界空气中永远漂浮的金色的尘埃就像远古的梦,他那双宝石般的眼睛每日也就是扫来扫去,于是忽然有一天,他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声音。

“这什么东西啊。”弃天帝想他创造的子孙里终于有人可以穿透天魔神像的结界,拥有直接与他对话的力量,不晓得是不是叫兴奋,总之弃天帝美丽的头颅比平时快的微微朝那个世界看去。

他很失望,他以为会是一个力量卓越的子孙,谁知道看见的却是一只小跳蚤。小跳蚤手脚并用的爬上天魔像的头,正用力掰着其中一根犄角,红色的小跳蚤,穿着宽大的白色衣裳,披头散发着一头红毛,正噘着嘴在怪模怪样的神像上敲来踏去。

不过是一只幼魔啊……。弃天帝的兴趣一下子淡漠了下来,或许刚才他听错了吧。幼魔怎么可能拥有和他对话的力量。

“好烦。”有一个词进入了神的脑海里。同一时间,那红彤彤的幼魔一屁股坐在了天魔像的肩膀上,光着两只脚丫子,白嫩的小腿并拢着,白的泛红的小儿肉,鼓起的腮帮子,宛若羽毛勾动了一丝弃天帝的口腹之欲,幼魔把红毛脑袋埋在双臂见放在膝盖上。又是一句:

“好烦。”

弃天帝乐了。这小玩具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陪伴他。真好。

他的小玩具养尊处优,偏偏爱到处玩耍,小脚丫脏兮兮,于是他那个臭脾气的伴读不得不挨打,伏婴师家的小婴恶狠狠的瞪着他被伺候着洗脚的小主子,小主子经常是装作没看见——运动过后喝了茶水泛着水色的嘴唇向上撅起——他是故意的——金色的眼珠子玻璃球一般的转到一边——去看窗外的雀鸟去了,旁边伏婴家体弱的孩子伸出小手掌挨板子。“啪。啪。啪。”弃天帝微微笑,“啪啪啪啪啪。”银鍠家的少主,在佣人的侍候下梳头,一下两下,红色的头发,长长散开,铺满掌心……一定很柔软,能闻到生命的气息……他弃天帝到底有十几个世纪没有奔跑了?

小玩具回过头来,四周都张望了一遍,呵,尖尖的耳朵,他子孙的那种长长尖尖的耳朵,薄的柔嫩的肉片反射着阳光,动来动去。红毛的小兔子。“我是直接和你的意识对话的。银鍠朱武。”

银鍠家的少主,武艺开始突飞猛进。他开始长高,脸型也渐渐从肉团团的小儿脸变作少年尖削而清脆的脸庞。耳朵仍然长而尖,时不时因为声音来源而抽动一下。他年轻的身体也因为运动而变得结实而挺拔。他躲在树荫下睡觉,伏婴师家的小婴派去找他,银鍠家的少主看见了眼前那穿着蓝缎子的鞋,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草在他身下发出“沙沙”的声音,弃天帝想去抚摸那那些绿色上的他红色的发,想想都感到灵魂在战抖,掌心要有一定弧度,拢住那颗小脑壳,里面会有红的白的和他一样的脑浆,永远像被太阳晒红了一样的尊贵的肉体,弃天帝顺着那头发摸下去,脖颈的弧度很有韧性,血在微微起伏的血管里剧烈的随着咳嗽而流动。皮肤有粘腻的质感,手指被粘住了,滑下脊背的曲线停在腰侧,那是一具无论主人怎么练武晒太阳都会被训练有素的仆人养护好的身体。在发热。散发着血腥的、可怜兮兮的、汗津津的燥热气息。

“你病的更重,也更虚弱了,吾儿啊。”弃天帝的手停在了肚脐上,轻轻按压着那个凹陷的小洞,下颚感受到的朱武的体温更高了,而那喘着气的孩子发红的小鼻子贴在神的咽喉处,若是被这发热的小玩具咬破喉咙,他也会发挥他创造神的耐心和好脾气让这烦躁不安、咳嗽、眼眶湿润的小东西付出他应有的代价。

其实,他心底确实有这么些期望。所以弃天帝一直把下颚搁在银鍠朱武的额头上,直到银鍠朱武因为被他压着而无法痛快的咳嗽而推开他。

“走开。”朱武说。一边扒拉着床边桌上的茶水,咕嘟咕嘟猛的喝下去,然后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猛咳,只咳的弃天帝伸出他创造世界的手去拍拍那红色的脑袋。

“吾儿,你被人间的病毒打败了吗?”起伏不定的胸脯上,乳头随着呼吸而在空气中晃动,那对被抚弄多多次的小东西,竟然因为热度而涨出了深桃红色的质感。

“滚滚滚!我要睡觉!”或许察觉到弃天帝的目光,银鍠朱武推开抚摸着自己头发的神一下子拉起被子把自己裹起来。他明明有喝下那些苦涩的汤药就是不想让自己再虚弱下去,他就知道这个老不死的回来烦他!
吼完,蜷在被子里咳起来,一个肩膀不小心在被子里滑了出来,白晃晃的。

“为何把父皇推开,你忘了昨日给你的教诲了?”朱武咬了咬下唇,被他咬的几乎要滴出血来,弃天帝看那个后脑勺一动不动,便去碰那个裸露在外的肩膀。

先是有一点抵抗,然后又一阵急速气喘后,弃天帝等待他平静下来,把那成长的可说非常完美的男人的身体摆正,或许是银鍠朱武学乖了,又或许是这次生病让他不愿去违抗弃天帝,总之,那张已经是成年人的脸上弃天帝看见紧咬牙关的嘴,脸部绷的紧紧的,带着高热的红色。银鍠朱武没有正眼看他,视线停留在了别处。

“好吧,那让父皇再给你检查检查。”弃天帝把盖在他身上的那层被子弹开,被子下朱武的双腿已经无意识的合拢了起来,这让弃天帝觉得,很可爱,包括现在他皱着的眉头。“乖一点。”神轻声在已经不是青年的男人耳边说着,那对早就幻化为人类模样的尖耳已经不见了,还能维持人类的姿态也就是说还有力气喽,神喜欢那副耳朵,可以想象如果嚼起来一定会香脆可口,不过好在他还记得耳朵是小玩具身体的一部分没有真的咬下来。低头看看,眉头皱的那么厉害,怪不得九祸对你爱理不理。

隔着那丝绸的裤子摸去,指尖在臀缝里向下滑,触摸到一个微微向里凹陷的地方。按一按,丝绸的衣服很贴肤的顺着指尖向臀缝里面陷下去。怀里的东西挣扎了一下,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蹲沙发
MOEMOE的私人玩具养成大好
朱武无论什么状态都依然很喜欢逞口快啊你个没觉悟的
不过为何会感染人间的病毒的,该不会是弃天给他吃了什么吧

No title

花月,好花月,如果这是清水的话你天天写清水也很好!
阿弃脑补得真厉害,于是教训娇宠的小少主(至少暂时)乖乖听(自己的)话就成了最大乐趣——是吧?是吧?

乃中间的跨度呀~~~~~(泪眼看)

No title

啊啊啊~~你在废柴了那么久之后终于愿意振作起来写H了么!!

No title

八千啊八千……弃总是神啊他是神啊!!!没有什么他搞不定的,区区小小感冒而已吗……

No title

茶。我个人还挺满意这次的时间跨度写法,说他脑补不如说我脑补吧!
捶胸。越写越想搞个来玩玩啊!!!

No title

……放心。此人会继续废材下去欧也~= =Y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