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死心吧没有插图的朱武女体文4(回学校待续)

“箫兄。”有只手拉住了他的衣袖。

“空谷兄!”因为这是他认为他看错了而没理那家伙,有点小火气。怎么可能吗~~~~我绝对是错觉。翻个身继续睡。

“萧无人你再不起床洗尿片做早饭老子就带儿子女儿回魔界了!”哇实在是太霹雳了!箫中
剑成功的把自己滚到了床下并磕到了头。

“怎么了?”床上冷醉迷迷糊糊被声音惊醒问。

“没事。我做恶梦了……。”箫中剑摸摸额角,妈呀……你不带这么显灵提醒我很久没给你烧香吧。爬回床上去的箫二少怔了一下,取出天之炎放在了枕头边。
银鍠朱武化作朱闻苍日在茶楼里吃早茶,天呐每天不用早起上班不用管老不死不用看见伏婴师的日子实在还是和以前一样爽!……当然,看不见九娘的心情就不如以前一样那么悲伤了。比如说吧,最近呕吐感明显加重了,搞得他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再比如说吧,运气时能感到身体里有另一个东西了,真的反映过来的那一瞬间,竟然是被原先是女人的九娘压倒的心情就崩溃的碎成了片片;还比如吧,穿上班服看不太出来,穿朱闻的衣服就很明显而且不知为何还越来越明显的B-cup……它们竟然还能再长大……。

想到这里,本来很好吃的蟹黄包在嘴里没了滋味,而且顿时一种呕吐感排山倒海而来。

“这位姑娘可是身体不适,在下略懂医术不妨让在下一看。”谁啊。就这么着就把爪子搭别人身上啦!现在是朱闻苍日的银鍠朱武一回头……恨……恨不逢……。

看眼前的人儿(我终于打出来了!)不言语,只是捂着嘴,一双红的发黑的眼球子死死的盯着他,天,那眼眶里还有因为想到悲惨处境而难受的泪水。恨不逢对自己说,不错不错。手脚过大没关系人家发育的好,眉毛飞的太入鬓角也没关系,人家女孩子长的英气,下巴方了一点没关系,现在玩的就是男生女相女生男相!咳,听人家叹气和干呕的声音……是女的吧。恨少还是忍不住确定了一下:有胸部——形状貌似还不错——而且没穿内衣。

现在是朱闻苍日的银鍠朱武见他还把爪子搭在她肩头,于是打掉那只爪,鼻子里出了口气转过头去继续吃包子。她现在有孕在身心情不好,下次再整他吧。哪想恨不逢靠着一副皮相,肆无忌惮的坐在了朱闻苍日身边,赔笑道:

“是在下逾越了,姑娘请赎罪。不知姑娘现在身体可好点了?”手就摸上了朱闻搭在桌上的左手。

朱闻苍日怒了,“啪”一个耳刮子扇了过去。“放尊重点。”

她这话说的不假,也不好意思说“老子是魔界战神银鍠朱武”,教训恨不逢尊重也是当然,只是那恨不逢自己摸着脸上的五指印,笑得甜蜜:“姑娘打得好,现在心情好了点没?”

朱闻苍日把他踢到万年牢的心都有了。这么一恶心,就真的恶心了,朱闻苍日弯腰欲呕,恨不逢变扶着她的腰拍着背,也亏朱闻在爆发前抬头看到了一顶大热天还使用的皮草大衣移动了过来。

“这位兄台,多谢你相助。”朱闻放下早茶钱就向皮草大衣移动。后面恨不逢果然也跟了过来,“姑娘既然萍水相逢不如一同出游……。”

“啊。朱闻……。”移动皮草大衣箫中剑远远就看见红彤彤的朱闻苍日快速朝他走来便打招呼。

“亲爱的,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朱闻苍日一下子窜到箫中剑面前。

“亲爱的?”恨不逢停住了脚步。“你是冷醉?冷醉不是传说中有一头银紫色的头发吗?”

“虾米!箫兄你和小醉成亲了?”

“……你见都没见过人家,不要小醉小醉的叫得那么亲热好吧?”箫中剑感到额头的血管开始筋了。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诶,碎花也是B CUP?伤心。
谁来踩踩恨少?最后再在脚底蹭两下。喵的,丫对眼前的人儿居然还挑三拣四,能摸到就不错了。

花月太王

口胡我已经再让它们长大了啊!

No title

后面的啊啊啊啊!!瓦要看后面!

No title

恨少穿越了……
一手掌握才最萌不长大也没关系的QvQ
不过要习惯穿内衣啊姑娘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