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二等星】1

改动了。其实写天地和写表弟表哥一样带感。
二等星 1

全身浸透在那个男人的烟味里。全身无知觉,烟草味拂过鼻腔,浓且呛,不过他并无不快,甚至欣喜——那种熟悉的味道。

勉强睁睛,还略为模糊的视野里第一个看见的是自己遮盖住白炽灯管的伤腿,他第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只是想着嚓这什么东西挡住视线了,看清楚后,然后才反应过来那个庞大的白色东西是自己左腿。已经打了钢板了。意识到这点之后,全身的疼痛感从皮肤底层泛滥上来。

在一股的烟味下。也不是很痛吗。

那个男人还没开口。他是很难得主动说话的没错。于是,勉强头偏转了一些,朝着烟雾飘来的方向,终于看到那个男人苍白的脸。

他偏着头,双眼正微眯着看着自己,边吸着手指间的卷烟。仍然带着他那黑色皮革手套;仍然穿着一身黑色;掺了略微金丝的纺织物的黑色领带上的仍然还是别着死国集团的标志——银色的小鸟图像;长长的黑发仍然束成马尾垂挂在椅背外——它们太长了,又黑且亮,沉甸甸,是天者喜欢的东西。

地者默默的吸着他的手卷烟,见他清醒也面无表情,苍白的嘴唇只是吞吐着烟雾。微张。微合。柔软。湿软……

阿修罗有很多话想说,比如我怎么还活着,又比如说您怎么在这里,又比如说……天者怎么还允许我活着。可他说不出,他现在仅仅只能动动嘴唇,就连震动声带发声都颇为费力,可是叫他说谢谢又很奇怪。对着让自己去杀人的人说谢谢?谢谢让他捡回这条命?奇怪的是他一点都没有为自己还生还而感到喜悦呢。

地者黑色的眼睛微眯,如果不是看到眼瞳的一丝亮光在闪烁阿修罗会以为他睡着了。地者把烟屁股随手向地上一丢,翘着的腿放下来,用鞋底按熄了。他这习惯阿修罗一直很囧,打扮的那么死硬派死高贵的人总是在公共场所乱丢烟头。还一副无所谓很自然的样子。这次还好还记得碾息火啊。

可是现在他却很享受,地者的头发摩擦着木质靠背椅,发出一阵轻微的沙沙声,在寂静的病房里听起来格外悦耳。

然后地者走了。

阿修罗心底很惋惜,毕竟能和他单独相处的时间很少很少,他身边除了天者,还总是会带着九翼妖姬和银月贪狼。正想着,九翼妖姬踩着她的高跟鞋咚咚咚跑进来,肩头的貂皮大披风衬托着她的脸越发小巧,她步伐虽欢快,人却一下子猛扑到阿修罗胸口,压的他的肺要吐血(阿修罗想他肯定还有内伤)。

九翼没关门,银月贪狼的声音也不无愉悦的在门口响起:“你这家伙命真大。都被打成马蜂窝了还没死,哈哈哈好了九翼你好好照顾他啊。我们走了。”

银月给地者披上一件看起来颇沉的呢大衣,男人只留给他一个黑色马尾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

“你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头做出那样的事……要不是地者……天呐……。”九翼从他濡湿的胸口抬起头来,“还好给你输血及时……你到底是怎么了……。”

是吗。是你救了我?


“他醒了,于是你就来引诱我,好让我放过他?”天者微笑,手却死死的固定着地者的头颅把床垫都摁下去了,逼迫他直视自己,他喜欢在他黑色的眼珠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喜欢看他因为自己的动作而急促呼吸的摸样。

下身被故意的大力撞击,快速而凶猛,每一次都仿佛会穿透他的身体一般剧烈的摩擦而且冲进去,这种仿佛宣誓所有权一般的性爱是这个男人没有安全感的潜意识行为。每一次每一次,他都会紧紧的抱住自己,用身体的连接来证明两人生理上的联系上升到……心理。

太过狂暴的抽插总是伴随着天者的喃喃自语、情不自禁的会动手来卡住他的脖子、而且完事后也常常会像章鱼一样还缠在他身上让他的腰无法放松。

但他也不讨厌天者所给予的性爱。或者说,起码比一些糟糕的回忆好多了。爱吗?谁知道呢?但千万要小心防范他不会又来掐他的脖子,虽然这动作让两人都很讨厌。有的时候天者就是忍不住。

“我也不想这么做。”天者曾经检讨过:“可是一兴奋,就会忍不住。”

地者是多么无语啊。还好天者对他从来只有兴奋,没有暴怒。

他也无法和别人做爱。或者去爱别人。

比如说阿修罗,他们组织最引以为傲的干部、杀手、养子,本来那天他们都很高兴又收了块地,那孩子确不知为何吻了他。在天者面前。

天者瞬间就操起办公室办公桌上的液晶电脑屏幕砸向阿修罗的脑袋——因为那是离他手最近也最大的物体他操起来顺手,随即他翻过办工桌利落的踹翻脖子上还套着液晶屏的阿修罗的腿,然后抡起办公室的落地灯砸他全身,速度太快太突然阿修罗根本没反应过来。

所有人都吓蒙了。除了地者。他看着阿修罗的四肢在天者的重击下扭曲,直到……

天者掏出把枪。


地者抓住天者的手,他已经随便向那具身体上开了4枪泄愤正要爆头,地者对他说,在我找到代替他工作的人之前,留他条命。

要摆平神经质的天者很麻烦。虽然处理死人并不麻烦。

他们都看到天者把手枪抵在地者下巴上。

地者给九翼和银月使眼色让他们赶紧带着阿修罗的肉体消失。

阿修罗大逆不道在他们组织的神面前碰了神的情人,他自己的养父。


天者把枪管抵住地者的下颚,他把那个全身黑色的男人逼到巨大的办公桌前。

“你不能离开我。”他咬上地者的脖子,扭曲的声音从皮肤和牙齿间传来。

“我不会离开你。”地者看着天花板道,环住天者前舂的身体。

“我们会创造自己的国度。”


“来,张嘴~。”九翼妖姬欢快的侧着脑袋,手持汤勺:“哎呀果然还是牛奶稀饭最香了~来张嘴嘛。”基于阿修罗血案现场的目击者之一,姑娘欢乐的尽着照顾“被打成马蜂窝既全身大部分粉碎性骨折”的病人的乐趣。

充满着母爱的动作和散发着“好新奇 ”的眼神让病人猛然间感到害怕。

作为最大的养子他不是没见过这丫头玩弄芭比娃娃的童年啊啊啊!!!

看着养兄的眼神,九翼妖姬嘟了嘟嘴:“什么嘛……听说是地者做的呢……。”

怀疑的眼神。他怎么可能!……其实活过来后他一直在想为什么天者地者没把他分尸。会不会是派九翼来暗算他的,要不然怎么这丫头尽是在妨碍他康复,甚至还拿错点滴药水,是故意让他死的吗!是天者派你来的吧!是他派你来虐我的吧!!

“切,你尝尝看不就知道了。”

好吧………………你这丫头果然是某人派来虐我的吧!!!!还是演技派的!

“你还真以为天者会让地者再靠近你啊。你这混蛋。竟然那样做。”九翼妖姬微笑微笑的把陶瓷勺塞在阿修罗嘴里用力往里捅,“竟然对养父做出那样的事还当着天者的面能给你活命就不错了还给我抱着无无妄的想法,给我去死到银河系以外一百次啊。”

“地者的命令是要你赶紧好,天者的命令是让你不好过。我知道你不会对女人下手,我呢,呵呵呵呵……。”

她低下头来,刘海垂在他脸边:“我不能忍受对组织有异议的家伙。”

不要忘了你的过去。她的絮语徘徊在阿修罗耳边。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まとめ【天地【二等星】1】

改?了。其?写天地和写表弟表哥一??感。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