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梦 (吞黥H黑暗)07年8月

没用的东西。
不知是谁起的头,于是大家都一起这样叫起他来了。
“没用的东西。没用的东西。没用的东西。”
旋转在年幼的自己的世界中,咧着嘴笑着,各种各样的嘲笑的脸。
没用的东西。
不知是谁起的头,于是大家都一起这样叫起他来了。
“没用的东西。没用的东西。没用的东西。”
旋转在年幼的自己的世界中,咧着嘴笑着,各种各样的嘲笑的脸。
因为父亲是非常优秀的人,所以不可以给他丢脸。小小的孩子这样想着,不顾自己确实天生的残缺努力着,不顾身体不能承受的痛苦而努力着……。
“没用的东西。”
耳边有人低声笑。
轻佻的、看不起的、作践自己的笑声。
“不过是败在吾手下,也没什么好遗憾的。”眼前那魔眼角上吊,眯着,打量着被扑到的猎物的自己。
张扬的魔气使得他染上猩红的白衣飘扬了起来,和着他的红发,干净而美丽。纯粹的魔,连染上杀戮也高傲不可一世。
那双眼,尖细而上吊,微眯,视线斜看而下垂。嘴角边,0.2毫米的弧度清晰可见。
“吞佛童子,给吾一个速死吧。”
被朱厌刺中的腰迹麻痹着,能感觉到身体在一点点地死亡下去,先是腰部的伤口周围的肉,然后是身体,然后是心。
血流的停慢的。吞佛童子你是故意要折磨吾的吧。
虽然告诉自己你是可以的,但是其实,你还是一个没用的东西呢。
废物。他曾听见老魔们嘀咕,银煌黥武再怎么努力也是不及他爹的,连吞佛童子都比不上呢。
这个废物真的是朱武的孩子么?

吞佛童子看着血污中的黥武。自小便被看不起的孩子,美丽的红黑色的魔,都是属于暗的颜色。
有那么一丝的心动。
黑色是属于 他 的颜色……红色一如当时喷洒而出的鲜血。
黑暗遮蔽了眼睛,出现的是绽放到极致的红,唇上的触感鲜明而柔软。
吞佛童子一如往常一样动作优雅的吐出嘴中的鲜血。
“你干什么!”
“因为汝看起来好像还没有经历过情事,吾就让你不留遗憾的去死。”
“其实,没有了脸上那些带子的遮挡,汝其实看起来不错。其实吾不太喜欢与处子或者很久没做的人做呢。因为那里,会太紧不舒服呢。”说这露骨的话羞辱着黥武,挡下已身受重伤的黥武的攻击,吞佛童子轻松的挑断了他的手筋。
“阿!——”
与其说是惨叫,不如说是从咽喉深处发出的悲鸣。
带着长长的拖音,消失在吞佛童子的唇边。
随意放下那残破的双手,从手腕处流出的液体滴落在苍云山的黄土上,它们渐渐和腰部下方的土一样变成了,赭石色。
“黥武,这残败的样子真适合汝。”
你知道吗。你这样看起来很美。
像极了 他 。
“吞佛童子………。你……为何要这样做。”痛得连言语都快发不出,嘴唇抖动着,黥武质问。
“因为吾突然想上汝啊。”随手抓住无谓抵抗着的双脚,手刀化气一下子划过,放手。
“阿——。…………你……为何要背叛魔界……。”
“扑通”。“扑通”。双腿也毫无知觉了……。
解开银煌黥武的衣袋。笑。
“汝真是好奇心强烈的魔。不过,为什么吗?……吾也不知道呢。”
“魔者,也是你杀的?”
冰凉的武者之手抚上然坦露无疑的胸膛,那些浅粉色的肉疤,诉说着这个身体的主人曾经受到过的苦。
从颈部微弱的跳动的血管慢慢移动向下,肩胛骨、胸部、乳、小腹、腹股沟,绕了个圈回到了胸。
左胸。
黥武不只因为是否是因为疼痛,反而全部的神经都放在了表皮上,对吞佛的动作越发感觉细腻。
“魔者是一步莲华杀的。”手掌停留在左胸,用力向下按。
心脏感受到的压迫,到底是因为吞佛童子的力量还是气势?
感受到胸前的乳被按压揉捏,黥武似乎是现在才一下子明白了吞佛对他将要做的事。
仿佛看见一般,红发的魔一个随手卸下了他的下颚骨。
“在吾尽兴之前,汝还不能死。”
分开的双腿之间,垂下的东西老老实实的在那里。
捧在手上看着,“为什么汝有残缺,看不出有哪里残缺的。颜色很漂亮,汝真的是处子。”
没有声音回答他。身体的抖动不会骗人。
“汝如果不是这么想揭露吾,吾很乐意在舒服的床上做。”
如果不是一步莲华一直附身,我很想抱你……。抱着你,吻着你,进入你。
让你在我身下喘息,高潮。
舔噬这乳首,手下套弄着黥武的下身,吞佛甚至是温柔的在做着,手掌一紧一松的按压着,从根部滑到顶端,指尖轻按铃口,指甲的挂骚使得下身特别敏感。
腰腹的伤口和四肢的疼痛连着下身的快感一起在全身游走,吞佛童子,你就不能给我一个好死么!!
看着手中涨大的玩意,吞佛童子“呲”的笑了,“这幅模样都能硬起来。真得很强呢。”
从来没受到过如此压倒性侮辱的黥武,头脑已经开始发晕了。
手上的东西越涨越大,眼看就要控制不住出来。吞佛很好心得用扯下的布条快速缠住了柱身。
“这么短时间就泻,那岂不是没爽到。”
绕过双球,打了个结。
掏出自己的东西。撸弄两下,那物迅速涨大起来。
分开无力的双脚,对准这那针眼大的洞穴口就捅了进去。
没有经过人世没有经过事先润滑,下身也被撕裂的疼痛反而让几欲晕过去的黥武清醒了。吞佛毫不在乎他感受的抽插着,他也不需要考虑他的感受。
只是一时受到了蛊惑,因为像你,但是黥武不是你。
毕竟是男人,吞佛感受到紧致的内壁的火热,本来还不是很强烈的感觉一下子满满的溢上了心头。血更加唤起魔的本性,只是一昧的抽插,在这天地之间做着,丝毫没有怜惜没有担心。只是一下比一下的深入,把椿打入黥武的身体。
无法说话无法合拢嘴,任由这延水流出的黥武茫然的看着红发上的天空。
痛,好痛。父亲,孩儿好痛阿。
像女人一样被人插着,连死了身子也不干净了。
想射出的欲望纠结着,久久不能得到舒解,身后被重重的撞击着,吞佛童子看着银煌黥武破败的样子,身体深处的施虐感更加的涌了出来。
“其实哦,汝不是银煌朱武的儿子。”
夹住身下那话儿的肉穴,缩的紧紧地了。
“可怜汝一直被蒙在鼓里。真可怜呐。哈。”如愿的得到了更高的快感,吞佛童子更快速的动着腰部。而黥武被缚住的阳物已被勒出了道道的深痕。
“可怜呐可怜呐。”笑着的吞佛,洒在身上的红发一道一道的在心上划出血痕。
“女后都知道的。可怜呐。”
手上化出主厌。刀刃强烈的反光也无法刺激黥武失焦的双眼了。
“也该让你无憾的去死了。”
朱厌扎进心脏的时候,也没什么感觉。人之将死,真的什么都不会在乎嘛?
黥武整个身体抽搐着,身下的肉穴收了又收,着实让吞佛几下之后没控制住一个猛力射在了里面。
朱厌牢牢的把黥武的身体订在了苍云山的地上。
长呼了一口气,拔出自己的东西,这才解开了被束缚的黥武的阳物,那东西抽动了两下,无力的喷出了浊白的精。
“可怜的人。”丢掉布条,红发的魔只是冷漠的穿好衣物,把朱厌拔出。
“作为一个残缺的魔来说,你做的已够了。”红色的冰冷的焰,包围了那未能和上双眼的尸体。

如果可以,我希望接受七佛灭罪箴言,忘记谁是父亲,谁又是我。
原来,我真的是没用的东西。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HEI~
不赖嘛~

奇怪……我在这种BLOG留过言的,直接显我ID是这个……
这个一页只有五贴……
。。。很好终于定下来了。
自我介紹

花月太王

Author:花月太王
据说是建筑大队施工现场,自己摔坑里请自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